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海外评论十六届三中全会(1)(10-2-03) - 2003-10-02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计划十月十一号到十四号召开。根据各方消息,这次会议将就中国经济发展战略做出重大调整,并就修改宪法提出具体方案。但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认为,十六届三中全会的重要性无法与十一届三中全会相比,经济决策也难有实质性变化。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将可能做四件事:一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向全会做报告,二是讨论修改宪法,三是研究如何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四是提出东北大开发问题。除了政治局常委会报告外,其它几件都是围绕如何推动经济发展问题。星岛日报报导说,全会将对未来经济发展战略进行重大调整,将发展重心从东部沿海地区转向西部和东北地区。

*中国有人期望很大*

中国国内媒体和部份分析人士对这次会议期望很高,认为将会在中国经济发展中产生重大影响。路透社引用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一位经济学家的话说,这次会议不会只是重复过去的一些说法,还会提出一些新思路和新战略,解决贫富悬殊的问题。

一篇刊登在人民日报网站人民网上的长篇文章甚至称这次会议的重要性和历史影响将可以与著名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相比。文章认为,政治局常委会向中央全会做报告就是向中央委员会“述职”,这是落实党内“集体领导”,扩大党内民主的重要一步。文章说,中国经济改革已经走到一个关键路口,会议对市场经济体制和今后发展战略进行集中探讨和研究,将会对今后经济平衡发展产生重大作用。

文章还表示,从一九八二年颁布新宪法之后,修宪虽然进行过三次,但其间中国经济和政治环境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再次修宪十分必要。修宪不仅对加强法制意义重大,而且对明确私有财产法律地位以及进一步推动经济改革意义都非同小可。所以,文章认为,这次会议将是一次具有里程碑性质的会议。

*海外认为不会有实质改革*

但海外中国政治和经济观察人士对十六届三中全会的看法都显得比较冷静,期待也不太高。

华盛顿伍德罗・威尔逊中心研究员李成认为,这次会议不会出现突破性变化,虽然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述职,接受监督是个积极发展,但国家一些基本权力结构还没有理顺,这次会议讨论修宪问题也不会出现根本性的变化。李成说:“在目前情况下,还是很难做出一些变化的。因为党、国家、军队之间关系始终是没有理清楚,一会儿是党指挥枪,现在江泽民还保留军委主席的职务,好像在遥控。党内讨论是宪法大还是党大,这个讨论在彭真的时候就开始了。还是不了了之。这次修改可能会有一些进步,但不会根本改变,包括执政党作用,在很多方面还会是模糊的。”

中共在一九七八年举行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开启了中国经济腾飞的历史进程。所以人们常常把那次会议作为毛泽东时代的终结和邓小平时代的开始,看成是中国历史发展一个转折点。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公共政府学副教授万明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十六届三中全会无论如何都很难说具有十一届三中全会那样的历史转折意义。万明认为,政治局向中委会述职只是党内工作作风的改进,还谈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改革。万明说:“从根本上改变需要一个政治改革。我们说的政治改革指的不光是说体制内的改革,它是党内民主也好,我们说的是党外民主。从这个意义上讲,工作作风的改变,当然是一个进步,但从历史意义上说,远远不如十一届三中全会。”

*高层修宪和全民修宪*

关于修宪问题,海外观察人士都注意到中国知识界关于修宪的讨论在前一个阶段已经受到中共当局封杀。旅美大陆经济学家何清涟表示,修改宪法本来是全国人民的大事,但当局却把有关讨论限于党内,这已经不对了。最近,连党内讨论也遭到封杀。何清涟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无法指望修宪会取得任何突破。她说:“大家都知道,最近中共关闭了四个党内宪政论坛。说是不能通过讨论宪政给中央领导施加太多的压力。这就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宪政要由官方说了算。不是按照国际标准来。第二,修宪是中共高层的事,民间或者非官方不准参与。行动本身就说明他们会修出一部什么宪法来。”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还要对目前中国经济发展战略做出重大调整,讨论西部大开发和东北大开发等重要经济问题。中外媒体和专家对这些问题有什么看法,请看明天的报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