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胡锦涛政治改革意向分析(10-8-03) - 2003-10-08


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最近有关要继续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扩大民主和法制的讲话,引起西方观察人士的关注。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胡锦涛支持政治改革的迹象,但他所关注的是如何改善现有体制的运作,而不是改变体制本身。

胡锦涛国庆前夕在政治局举行的学习活动上呼吁加强民主,扩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保证人民群众依法进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

*改善运作维护体制*

美国《纽约时报》报导说,这是胡锦涛就任中共总书记以来呼吁加快政治改革的最为大胆的讲话,提高了人们对胡锦涛可能支持在一党专政的中国引进政治多元化的期待。北京的政治观察人士认为,胡锦涛的讲话清楚表明,他是主张进行政治改革的。但是,他的注意力集中于如何改善现有体制的运作,而不是改变体制本身。

北京的独立撰稿人刘晓波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胡锦涛提出加快民主进程,只是一种政治权术而已。他说:��我觉得,这种提法可能在某些方面,在词句上有不同于过去的地方,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感觉不到究竟它在发生什么变化。�

刘晓波说,即便是中国官方以及官方智囊目前积极倡导的政治改革行政化以及政治改革法制化,都很难实现,因为政治改革行政化的核心问题是党政分开,而这是不可能做到的。政治改革法制化则必须促进司法独立,而目前没有任何徵兆显示他们将这样做。

*倡导政改是亲民手段*

刘晓波认为,这不过是胡锦涛和温家宝新一届领导人为巩固权力而采取的亲民手段。他说:�胡温党内基础比较薄弱,虽然是邓小平隔代钦定的,但是邓小平毕竟去世了,没有人能够在党内成为他们特别硬的后台。所以,他刚上来,采取巩固自己权力这样一种政治谋略。在他党内基础薄弱的情况下,他寻求支持的时候,特别是在江泽民还留任中央军委主席的情况下,他寻求自己权力的合法性和支持,就只能在很大部份上面向社会,面向公众,面向知识精英,以这种亲民式的手段来获取自己的民意支持和民意合法性。�

刚刚从北京回到华盛顿的《远东经济评论》驻京记者苏姗�劳伦斯在一个研讨会上说,胡锦涛在推动变革方面非常慎重。

Lawrence:He's very attuned to the dangers of looking like the party is a ...

劳伦斯说:�他非常注意共产党看上去是一个只代表富人而不是工农的党的危险。事实上,我不认为胡锦涛觉得江泽民的执政纲领存在严重的问题,但我认为,他觉得这个方针有公关方面的问题。所以,他上台后非常强调他来自人民,而且支持处于弱势、受压制的人。�

*新领导层注重平衡发展*

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院中国研究主任兰普顿认为,中国的新领导人知道他们所面临的挑战,并因此提出了一个执政方针。

Lampton :I think this leadership stands for a more balanced development...

兰普顿说:�我认为,这一届领导代表了更平衡的发展,与此相对应的是,人们普遍认为,中国以前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是不平衡的。我认为,人们把他们看成是代表我们称之为�程序性�的公正的东西以及更大的透明度和官员更大的责任。�

胡锦涛有关加强民主的讲话没有说明他具体指的是什么。但是,关心政治的人期待他扩大选举在党内的作用,也就是说,更多的候选人可以竞争职位,而且普通党员可以参与决定谁得到提拔。胡锦涛还可能考虑允许民众选择乡镇领导干部,扩大在村一级进行了多年的地方选举。

*既得利益集团难以触动*

但是,独立撰稿人刘晓波说,乡镇选举本来可以象村委会选举一样,在试点之后进行推广,但由于它直接牵涉到县、镇、乡级这些权贵的既得利益,而且涉及到共产党的基层政权机构,因此阻力非常大。村民自治委员会的选举可以推行下去,就是因为它不是党的政权机构。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裴敏欣认为,为了避免执政危机,中国的新领导人将不得不采取更大的政治改革步伐,但这可能意味着打破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这是中国领导人一直拒绝做的事。

*希望在于民众觉醒*

刘晓波说,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还表现在不仅禁止任何批评意见,而且还要垄断他们的善政和政绩。他说:�反正是坏事他做了,他把它给镇压住了。一些好事,也只能他说,你不能说。比如说,反腐败这件事。高层的干部就可以讲,但是民间人士要是出来揭露谁腐败,就很可能倒霉。比如沈阳揭露慕马案的那个老人就判了两年劳教,揭露前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普通干部也给劳教了两年。而修宪这个事,胡锦涛可以谈,吴邦国可以谈,但是民间开两个讨论会就不行。�

刘晓波说,他观察中国一向不是看中南海,而是看普通民众。他认为,民间自下而上的推动和觉醒才是中国的希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