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振兴东北的风险与挑战(2) (10-9-03) - 2003-10-09


北京把“振兴东北”的口号喊了出来,但如何振兴,却是个难题。

中国经济学家扬帆提出,要振兴东北,首先就应该由中央对东北做出历史性补偿。他认为,这不仅是对东北过去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为中国的经济建设做出的贡献和牺牲给予应有的回报,更是对东北落伍的、但对振兴具有关键作用的装备工业进行技术设备提升所必要的。扬帆认为,这个问题说到底是一个钱字,中央应当对东北进行大投资。

**给政策和给钱**

但是根据目前所了解的情况,中央似乎并没有这个打算。美国电视新闻网引用北京一位政府经济学家的话说,中央政府将放宽政策,引进市场机制,不会象西部大开发那样进行大规模的政府基础设施投资。

没有钱,光靠政策行不行?社科院研究员扬帆认为,东北已经错过了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因而大大落伍了。现在中国的市场经济体系已经基本形成,出口导向的经济模式必然把资本引向沿海地区。东北地区和中西部离开政府扶持,光靠市场机制解决不了问题。

**振兴东北要靠市场机制**

华盛顿的国际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丹尼尔・罗森不赞同扬帆的看法。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引进市场机制是振兴东北的唯一途径。罗森博士说:“问题是政府计划控制东北投资就是这个地区今天不发达的原因。所以很难理解如何才能通过扩大政府对经济的控制来解决原本就是由政府控制所引起的问题。”

在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中国地区经济的罗森教授强调说,只有通过市场机制才能够实现振兴东北的目标。有关方面需要采取多方面的改革措施,引进市场机制,确保市场经济机制健康运行。所以罗森认为,政策是第一位的,调整政策的目的是为了引进市场机制。

**抛掉爷们心态 培养商业头脑**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发展研究部研究员高辉清也是市场机制的拥护者。他在最近发表的《振兴东北要靠市场力量》的文章中说,市场机制具有把各种经济体发展高度拉平的趋势。如果把市场机制引进东北可能会拉近东北与沿海的发展差距。但是,高辉清指出,市场机制的顺利形成需要有个前提,就是市场观念在人们头脑中得到普及,而这一点却是东北现存的大弱势。

高辉清的文章说,在计划经济时代,国家大量投资东北,建立了大庆、一汽、鞍钢等一大批工业基地,铸造了东北人的自豪感。现在这种自豪感虽然荡然无存,但要他们立刻向别人学习,还比较困难。另外是东北的文化传统。东北男人硬朗,自称“东北爷们”,因而放不下身段,象温州人、深圳人那样做生意。高辉清认为,振兴东北的最大障碍也许不是物质,而是意识。

东北传统工业的衰落是相当严重的。中国官方的调查显示,虽然经过“六五”时期以来的技术改造,东北工业企业工艺装备属于20世纪九十年代初水平的只有百分之15左右,百分之60还处于70-80年代的水平,另外还有百分之15依然停留在50-60年代。

**发展轻工带动重工**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经济学家茅于轼认为,老工业基地的衰落具有结构效应,它不仅包括产业结构、产品结构和企业组织结构,还包括所有制结构和空间布局结构。要在没有大量资本投入,或者完全依靠市场力量的情况下在短期全面解决这些问题可能性并不大。茅于轼说:“一种可能就是重工业要技术改造,变成现代化的重工业。但是重工业的现代化是很难的。不象轻工业比较容易。这个要投入大量的钱。要引进外资,引进国外的技术。这一步不太容易走。还有一种方式是另外再发展轻工业,在重工业的旁边发展轻工业。这应该是一条路子。”

中国经济学家茅于轼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轻工业发展起来后不仅会给重工业的发展提供资金,而且会给重工业的发展提供需求。茅于轼认为,以轻工带动重工的的可行性是比较大的。但是,茅于轼也认为,东北政府官员上上下下的商业头脑不够,要培养起来也不是短时间的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