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专家评胡锦涛访问澳新(10-25-03) - 2003-10-25


专家认为胡锦涛主席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访问打开了中国外交新的一页,体现中国第四代领导人的新姿态。

*访问新西兰重点在商贸*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今天已经离开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抵达邻国新西兰继续访问。尽管胡锦涛的访问正好遇到了周末,而且又是新西兰国内的劳动节长假,但是他的访问仍然被惠灵顿看作是十分重要的。胡锦涛预计将会目睹中国与新西兰有关官员签署每年价值至少4千万新元肉类进口协议。目前,中国是新西兰第四大出口市场。中国也是新西兰乳制品和其他动物制品的潜在市场。和访问澳大利亚一样,胡锦涛主席这次对新西兰的访问将会把焦点集中在经贸交流之上,他将于明天在新西兰第一大城市奥克兰会晤新西兰总理克拉克女士。

*务实外交=经贸外交*

专家们认为,这次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澳新两国的访问突出显示出中国的近来在外交政策上务实外交的新方向,或者可以更为准确一点形容为是经贸外交。

澳大利亚阿德来得大学国际关系与政治系讲师、中国问题专家陈杰博士认为,中国外交越来越强调中国的经贸实力。他说:“事实上这也是中国国际影响不断增长的一个主要源泉。中国领导人其实对这一点是越看越清楚。只是胡锦涛上台以后,这一点就更加地明显。这是总的一种考虑。但是事实上涉及到澳大利亚,中国确实有务实方面的考虑。因为中国这个13亿人口经济以每年9%的速度在增长,这个能源短缺事实上就是一个不断被发现的那么一个瓶颈。在亚太国家当中,谁能向中国提供最丰富的矿产资源和服务行业的支持呢?事实上就是澳大利亚了。”

*澳大利亚也需要中国*

就在这个星期五,澳大利亚与中国一共签署了8个协议,其中涉及到总值为300亿澳元的又一大笔天然气购买协议,以及双边贸易自由化框架性协议。陈杰博士也指出,中国与澳大利亚加强经贸联系与合作对于以前向经济起飞的日本、南韩提供原材料发展起来的澳大利亚也将意味着更为持久地从中获利。他说,澳大利亚目前在安全与防御上似乎希望依靠美国的帮助,而在经济繁荣发展上则转向了人口大国中国。

陈杰博士说:“美澳之间的关系是比较成熟的。现在主要是偏重战略上的关系。签订双边的自由贸易协议也谈了很旧了。但是事实上美国对农产品的保护政策,使得澳大利亚得不到甜头。但是胡锦涛为澳大利亚带来了一个13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好象还在不断加码,天然气合作,还有铝矿合作,还有教育合作,留学生自费留学,互相承认学位,还有这股旅游项目。所以澳大利亚基本上这样认为,澳中关系的互补性是非常明显的。中国作为一个军事强国,战略强国这不是眼前的事情。所以暂时不用考虑那么多。现在甚至在将来20年之内,澳中关系最主要的还是一个经济贸易上的问题。”

*胡锦涛讲话提出新框架*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访问学者,前澳大利亚外交官布鲁尼沃斯基博士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指出,胡锦涛在澳大利亚联邦国会的演讲从双边关系层面上提出了一个新观点。她说:“仔细分析一下胡锦涛(对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所发表的)讲话中看,他希望提出一个新关系框架。这种提议也许不意味着中国在政治上会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开放,或是包容澳大利亚的西方民主开放的体制,而是希望增强相互之间的交流,商讨各自在国际事务上的看法,不再刻意强调自己的立场。”

布鲁尼沃斯基博士说尽管胡锦涛主席谈到了民主的重要性,但是胡锦涛更加强调澳中两国要尊重对方对民主的不同定义。 她说:“胡锦涛对民主有一定的认识,他希望民主能在中国实现,他也认为澳大利亚也有权对民主有不同的认知。但是他强调这种对民主的不同理解不应该阻碍两国关系的发展。他就此重复了很多遍。”

*胡锦涛亲笔信“请”走异议人士*

全国澳大利亚发行的《澳大利亚人报》刊登文章指出,星期五,胡锦涛主席在国会发表讲话前半个小时,中国外交部长李肇兴就拿着胡锦涛的亲笔信,要求澳大利亚国会众议院议长将绿党邀请的两名流亡藏人及中国民主阵线的一位异见人士“请”出议会大厅,以避免出现干扰胡锦涛发言的现象,否则中国国家主席拒绝向参众两院演讲。结果在不到半个小时的紧张疏通之下,这三人被“请”到了被玻璃窗封闭的参观席上。

陈杰博士就认为,这就体现了带有中国特色的民主体制。他说:“你如果说是中国领导人完全接受西方的做法你就应该进去,他抗议,你就跟他幽默两句,就象布什总统说的我很热爱言论自由,你有不同意见你尽管说。中国领导人就做不到这一点。或者说他不希望做到这一点。所以才导致说在开讲以前先要把与会者名单先看一下,就把那些不友好的人排除在外,我们这个领导人才能进来讲话。不过,中国领导人会迟早认识到,事先这样关照,把人驱逐出去事实上这个效果,宣传效果还不如说让人家在里面。”

当然,陈杰博士也指出,看中国领导人不能以西方的观点来衡量。他说:“我完全同意这样的说法。中国的领导人以及中国的政策是否有变化我们不能用西方的标准。中国领导人的变化是由中国特殊的国情总是比较缓慢。胡锦涛他之所以能来澳大利亚议会发表讲话,作为第一个中国领导人这样做了,这本身就是有个人风范与以前领导人不一样的这样一种迹象。既然是中国领导人你也不能指望他一步跨得很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