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易社强评论:赤贫与挥霍(10-25-03) - 2003-10-25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易社强最近刚刚从中国访问归来,他为美国之音撰写了一系列评论文章。今天我们播出《赤贫与挥霍》。文章的观点只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下面就是易社强文章的全文:

1980年代时期,一场地震和泥石流袭击了中国一个偏远的地方。当地的人民解放军一听到消息就赶去抢救,甚至连军装都没来得及脱下。但是,当地老百姓在看到这些解放军的时候,居然尖叫着“国民党回来喽”,同时赶紧逃命。

如果国民党真的回来了,他们将会发现,目前中国的一些景象十分熟悉:比如说,农村人盲流涌进城市去寻找工作机会,他们住在篷子里,蹲在路边等待工作,在火车站乞讨、扒窃。童工们从早干到晚只为了一点点工资;妓女们在“美容院”、“按摩院”和“茶室”里招揽客人;官员们和地方恶霸联手,对倒霉的农民任意苛税。而在另外一个极端,暴发户和腐败官员则想尽一切办法来挥霍他们的钱财。

在云南的访问期间,我看到了许多这两种极端的例子。在靠近越南边界的一所学校里,我发现那里的许多家庭居然连一天五毛钱都拿不出来让孩子上学。孩子们的衣服又脏又破。

当我回到昆明时,朋友送票给我去欣赏上海爵士乐团的演奏。音乐会在一个五星级大酒店的夜总会里。当观众们等候演奏开始的时候,一位身着红色长裙的苗条女高音唱了几首中国歌。接着是五六个袒胸露背,穿着“迷你”短裙的妖艳的舞女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婆娑起舞。

整个晚上,我们都被扫射到观众席上的五彩灯弄得头晕目眩,本来很不错的爵士音乐却被电视大屏幕上的色情画面不断地骚扰。这些类似色情电影上的镜头,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半裸体的苗条西方女子的胸部和臀部。

更有绵上添花的是,在观众席里,不断有人送上啤酒、各式饮料、水果和点心。我的注意力又被一些奇怪的叫声所吸引了,转头一看,一些年轻和中年男的在和几位年轻女的大玩猜拳喝酒的游戏。当我去洗手间时,有一名穿着闪闪发亮的服装的妖娆女子对我轻声说了声“Hello!”。

这场精彩的爵士音乐会被这目眩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响、不断播放的色情画面以及一些自以为得意却没有起码的教养的观众给糟蹋了。整个气氛对在座的爵士乐爱好者来说简直是一种冒犯,真不可想象来访的上海爵士音乐家们是作何感想。这场所谓的“时髦”的音乐会,不仅没有结合中、西艺术的精华,在低级庸俗方面,倒是远远超过了世界水平。这样毫无意义的挥霍与那些一天拿不出五毛钱让孩子们上学的情景相比,根本就是两个世界。

刊者注:以上是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易社强的一篇评论文章《赤贫与挥霍》。文章的观点只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