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湖南众村民中毒事件调查报导(10-28-03) - 2003-10-28


湖南省九月曾发生大规模砒霜中毒事件,150多人病倒,其中一些人的病情如何仍不得而知。这一事件事隔一个多月后才公诸于众。湖南省政府星期二对本台表示,他们将对有关人员追究责任。

今年9月19号,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桃川镇大地坪村130多名村民在中午用餐后,开始陆续出现不同程度的身体不适症状,包括肢体发麻,眼睛充血,发烧,呕吐,烧心等消化道症状。在人们不约而同地到桃川镇人民医院看病检查时才得知,他们体内含砷量异常,有些人严重超标。砷,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砒霜。有关人员对本台说,有80多人到医院看病,其中大部份住院接受排砷治疗。

*砷厂废料渗入水井*

砒霜是剧毒品,一旦误服,哪怕只有5毫克,也可以致人死命。经查,这些村民都曾饮用了钟家附近一口井里的水。就在距离这口井一箭之遥的地方,有一家去年底重新开工的私营“砷制品厂”。 工厂排放的未经有效处理的废渣对周围环境造成污染,因为下雨导致江永县砷制品厂的废弃物渗透到水井中,人们饮用�砷量严重超标的井水后中毒�? 据本台了解,事发后,永州市和江永县有关领导虽然采取了相应措施,对中毒者进行医治,封闭有关水井,并责令这家“砷制品厂”停产整顿。但是,当地有关领导认为,这次大规模中毒事件并没有造成人员死亡,因此一直没有按照中国在萨斯病疫情爆发后于今年5月12号公布并施行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的有关规定,在两小时内及时向省卫生防疫部门报告。

*县市政府缓报中毒事件*

湖南省卫生厅的有关部门在本台追问下,开始对这一大规模工业污染中毒事件进行调查。湖南省卫生厅卫生法制与监督处的黄劲松处长对本台说,经调查初步认定,永州市和江永县两级政府缓报了这一大规模突发中毒事件。黄劲松说:“现在从我们调查来看,报肯定是迟报,我们肯定要对有关人员处理。永州市和江永县都有迟报,两个都有迟报。我们认为,他们迟报的原因是对国家新的法律法规学习和领会的不是很清楚,还是按照过去那种比较保守的工作方式和思维模式在工作。我们的结论是要通报全省,对有关的人员要追究责任。”

黄劲松处长说,在省里的过问下,永州市和江永县两级政府组织了一个专门的班子,处理并彻底查处这一事件,关闭工厂并追究工厂法人的有关责任。

*追求利润 罔顾污染*

永州市江永县桃川镇大地坪村位于湖南省南部,在湘粤桂三省结合部,是一个偏僻的山村。1999年,一个个体户在当地有关部门的默许下,兴建了一个砒霜厂。后来,由于这家土法上马的工厂给周围环境造成严重污染,遭到农民强烈反对,在中国国家环保局的干预下,被取缔关闭。然而,由于当地政府指望高利润的砒霜厂给县里每年上缴100多万元的利润,又于去年同意在原来的地点兴建了这家砒霜厂。湖南省环保局开发监督处的朱处长说,这家工厂的经营许可证是合法的。

本台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就在9月19号发生大规模食物中毒的当天,砒霜厂从外地雇来的几十名民工因饮用同一口井中的水而中毒住院。但是,工厂老板却不让他们说是砒霜中毒,而谎称是食用了一种蔬菜后中毒。老板把他们送进医院治疗,随后全部悄悄送回原籍。目前这些人的健康状况无从得知。

*干部老板勾结 不管百姓死活*

这家砷制品厂周围大约住着两、三千村民。他们对这家砒霜工厂带来的环境污染怨声载道。这次因砒霜中毒住了几天医院的钟友才说, 从工厂开工以来,他们就不得不忍受工厂给他们带来的污染影响。他说:“一下雨,一阴天,那个乌烟一罩下来,特别难闻,好难闻。熬砒霜那个地方的树木啊,草啊一概没有了,那个山上的石头都是白的。”

一位名叫房钧志的女村民说,她丈夫和儿子那天都中毒了。她说,更让她气愤的是,村干部和砒霜厂老板相互勾结,不顾村民的死活。房钧志说:“我们这里的村干部,全部给钱买通了,所以我们这些老百姓就没有办法告他们。这段时间我们是很着急了,现在还没有补偿我们这些人。现在又开始在那里熬(砒霜)了,在那里搞了。”

*村民盼关闭砒霜厂*

这家砒霜厂还严重污染附近的稻田,导致临近的兰溪瑶族乡黄家村将近200亩稻田今年的收成锐减,几十亩地绝收。村长欧阳对本台说,直到这次大规模中毒事件发生后,工厂老板才不再拖延,给了他们一些赔偿。但是,他说,他们宁愿不要任何赔偿,也希望工厂关闭。他说:“最希望就是工厂关掉啊。上次我们让他们补偿的时候,我们说,你不补偿也算了,只要你关闭工厂,那点钱我们不稀罕啊。”

截止发稿时,本台从湖南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那里了解到,这次大规模食物中毒总共涉及并影响了156人,一些在外地的人还在联系中,他们的病情如何还不清楚。在已知病情的病人当中,时隔一个多月之后,目前还有3人尿液中砒霜含量超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