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克什米尔精神病患者剧增(11-4-03) - 2003-11-04


自从克什米尔1989年出现分离主义暴乱以来,寻求治疗精神疾病的人数急剧上升。印度和巴基斯坦都声称拥有这个备受争议的地区。克什米尔冲突已经导致六万多人丧生,给更多人带来无法估计的痛苦。有关方面目前正设法帮助人们应对战争带来的压力和焦虑。

*武装冲突导致精神失常*

克什米尔夏季首都斯利那加的雷纳瓦里精神病院很忙碌,它是该地区很少几家精神病院之一。很多精神病症是克什米尔分离主义冲突引起的。

扎耶德・瓦尼是这家精神病院的住院部医生,他目前在研究自1989年开战以来克什米尔精神病症的广泛性。他说:“在冲突前的九十年代,大约1700名病人来这里看过病。但在去年,就是2002年,我们有大约4800名病人。你看,精神病人成倍增多。来这里的病人大多数是因为得了精神抑郁,焦虑症和创伤后压力症。”

*恐怖记忆挥之不去*

瓦尼医生说,创伤后压力症是比较严重的精神健康问题。他说,那些有过濒临死亡的经历、或者曾看到别人被威胁或被杀的人可能由于各种不同的因素而勾起回忆。这些因素包括枪响、尖叫甚至敲门声。瓦尼说:“每当和那事有关的因素出现时,他们就会发抖、出汗或出现所有这些症状。一次又一次,就象看电影一样,他们会做恶梦。”

在克什米尔,人们有做恶梦的理由。穆斯林分离分子和印度安全部队的战斗已经导致超过六万人丧生,其中很多是平民。双方都想控制大约有四分之三在印度境内的克什米尔。

上个月,25岁的希达・拉希德正在她就职的电脑学校里,两名激进分子袭击了街对面的政府办公室。他们逃到拉希德学校所在的购物大楼前,杀死了两名印度士兵,并和保安力量僵持起来。拉希德说:“我只是很困惑,我一直都很困惑,从始至终我就象这样把手放在胸口上。”僵持六个小时后,警察帮助拉希德和其他人逃出来。包围24小时后,警方击毙了激进分子。

拉希德女士感到,更多的坏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她说:“任何事情都会在任何时候发生,在克什米尔尤其如此,所以我应当对此有所准备。我正在为自己做好准备。我在心智两方面都在做好准备......我不会忘记那一幕,永远不会。”

*心理咨询胜于药物*

国际非政府组织“医生无国界”在雷纳瓦里医院开设了一个咨询中心。这个中心帮助人们克服由于持续不断的冲突所造成的长期缺乏安全感和压抑的心情。

心理医生奥林表示,心理咨询医生必须帮助患者克服一个障碍,那就是患者认为创伤后压力症和其它精神方面的疾病最好用药物来治疗。他说:“他们习惯于接受药物治疗,在这里,一个好的医生通常被认为是开出药方的人。因此,如果医生没有给病人开药,人们就会感到很奇怪。其实,如果医生花时间向人们解释他们所受的痛苦来自何方,并和患者一起努力加强他们的应对机能,实际上他们都比较愿意接受。”

同时,医生尽量提高外界对这个地区创伤后压力症和其它病症的关注程度。这样,克什米尔人就不会继续默默承受痛苦。由于战争冲突结束还遥遥无期,成千上万的人还会饱受战争所造成的创伤和焦虑症的折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