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学者论中国农村规模经营可行性(11-4-03) - 2003-11-04


中国新领导层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中做出一些保证,其中包括允许转让土地经营权,以及允许逐步发展适度规模经营。

*规模经营农村经济发展出路*

中国加入世贸后一直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农业在大量涌入外国农产品冲击下无力竞争。一些农业专家认为,虽然中国目前仍然要长期坚持土地家庭承包经营,把它作为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核心稳定下来,但是中国农业要想提高效率,提高国际竞争力,就必须逐步发展实行较大规模的经营,也就是允许一部分农民经营更多的土地。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经济学教授王一江长期研究农业所有权问题。他说,世界农业历史证明,取得效率的途径之一就是扩大经营规模。他说:“在世界农业发展的历史上,通过规模经济取得经济效益的例子是很多的。尤其是在北美,澳大利亚等新大陆国家,他们地广人稀,大力发展农业机械,使用现代化手段,都是靠规模经济来获得农业效益的。”

*解决农村过剩劳力当务之急*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经济系徐滇庆教授说,现在提出逐步发展规模经营的口号符合发展规律,给农民以选择自由。而规模经营就是实行农业机械化、节省劳动力、提高效率。不过他认为,中国农村现在大量减少农业生产的劳动力,产量一点不会受影响。中国农业面临的问题不是规模经营,而是如何给农村剩余人口找饭碗。他说:“大家都知道把土地割成很小的一块一块的,对农业机械的耕种是不利的,但是问题在于农村低估有一亿四千万,高估有两亿二千万剩余劳动力,每年差不多有一千万到两千万的劳动力在农村产生。”

徐滇庆教授说,中国江南地区有很多一家八口人耕种半亩地的情况,他们缺的是钱,多的是劳力。他认为应当大力发展农村中小型企业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问题,而不是盲目引进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

明尼苏达大学王一江教授也认为,中国是一个土地资源比较稀缺的国家,规模经营这条路未必适合中国,而且这也不见得就是农业成功发展的唯一途径。他说:“世界上也有很多国家长期以来土地比较稀有,已经形成了一种精耕密做,精耕细做,靠大量劳力化肥的投入,在有限的土地上形成更高的效益,也有这样的经营模式,比如在日本和西欧大多数地方就是这种经营模式。”

*消除城乡差别解决声誉劳力问题*

美国威尔森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员、纽约市立大学夏明教授说,中国经济如果想继续发展,就必然要提高农业效率,允许农民转让土地经营权,允许土地兼并。为了解决由此引发的农村剩余劳动力问题,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对此提出的举措是消除城乡差别。他说:“它现在就是要打破城乡樊篱,允许农民进城,而且城市应该允许农民享受当地社会服务和应有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会把隔离城乡的户口制度破除掉。它就提出了一个全国的统一劳动力市场,允许农民城市化的过程进入城市,通过城市把农民消化掉。”

夏明教授说,这意味着根本改革户籍制度,给予千千万万中国农民平等的政治和经济权利。这不仅会使中国社会充满活力,也会充满很多不安因素。

*放松对农业管制最好出路*

明尼苏达大学王一江教授说,从技术角度看,政府没有必要谈农业要进行某种规模的经营,放松对农业管制是对农业最好的促进。王一江说,虽然中国政府在允许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方面是积极的,但在土地所有权方面却依然没有获得突破。当农民只有经营权,而没有所有权时,就不会对土地进行长期的投入和保护。与此同时,各级政府还可以代表国家行使土地所有者的权利,造成土地资源的浪费和流失,中国农业的长期发展仍然会障碍重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