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中关系三十年来最好时期(11-5-03) - 2003-11-05


在日本名古屋最近召开“激动的世界与中国”研讨会上,有学者指出,中国的外交,特别是中美、中日外交都与中国政治有密切关系,也影响世界和东亚局势。

来自美国、英国、中国、日本、新加坡和台湾、香港的超过四十名学者,十一月一号在研讨会政治部份中,用了至少一半时间讨论中国外交与中国政治互动关系。

*中国外交关系九一一后演变*

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在基调演讲中,引述美国国务卿鲍威尔说,目前中美关系是过去三十年来最好的时期。时殷弘说,这既是中国一九九九年以来形成的外交大战略和对美政策的优化,也是国际局势变化造成的。

他说,九一一事件后,中国对美外交经历了三阶段。第一是九一一到台湾国防部长汤曜明访美,中国政府内外对美国国家战略的优先是否变化、美国反恐战争的目的以及国际力量格局和中国地缘战略、安全环境演变,有过广泛的困惑和激烈争论,政府也因此有过一些自相矛盾的行动。第二阶段是汤曜明访美到去年中共北戴河会议,中国认为美国在阿富汗战争是加剧霸权,不满美国指中国利用反恐迫害少数民族,更愤怒美国总统布什表示协防台湾、加强与台湾的军事关系。第三阶段是北戴河会议后,伴随中美双方退让,中美关系迅速改善至今。

*中国外交两难地步*

时殷弘说,特别是中共十六大,中国下决心对西方国家坚持温和、审慎、乐观和求实的政策,优化外交战略,以换取加速中国军事全面现代化和防止台湾独立两个国策目标。不过时殷弘说,中国外交也存在战略两难。他说:“伊拉克战争后,中国还是面对战略平衡的艰难,而且未来的某些国际形势,特别是有关台湾问题,很可能恶化,以致对中国坚持温和的对美方针带来困难。另外,在多变的国际形势中,怎样培育和巩固对中国外交战略所需的国内舆论、共识,是非常大的难题”。

*中国民族主义情绪拖外交后腿*

爱知大学现代中国学系教授砂山幸雄说,时殷弘说的中国外交内外两难,是中国政府自食其果。他说,“苏联解体后,中共用爱国主义教育巩固权力从社会主义到国家主义演变的正统性,国内的八九年天安门事件、香港回归、申办奥运等都演变成爱国主义教育,国际上美国对中国的强硬政策、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领土纠纷、南斯拉夫大使馆被误炸等,一再作为爱国教育契机。现在中国政府有了适应急剧的国际局势变化的战略和国策目标、并不能完全控制言论时,电脑网络上激进的民族主义情绪和爱国心,拖了国策的后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