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日本国际研讨会论中日关系(11-6-03) - 2003-11-06


中国民间今年以来在触及中日关系时,显示了日益瞩目的民族感情;中国政府一边继续抵制日本首相访华,一边在温和的外交大战略和激动的民情中迷惑。在日本名古屋最近举行的《激动的世界与中国》国际研讨会上,中日关系成为讲台上下的焦点之一。

*历史问题成为双边关系障碍*

主持这次研讨会的名古屋大学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加加美光行说,中日之间纠纷不断,是中日建交时先天不良。他说:“72年中日政府宣布关系正常化时,中国自动放弃了要求战争赔偿权,这一点没通过一个重要手续,就是让百姓自由讨论。虽然有很多人可能不同意,但如果有讨论的话,就容易谅解”。

加加美说,从中国百姓最近在电脑网络上表达的意见来看,历史问题造成了非冷静情绪。但回顾中日80年代起的纠纷,不难发现中国的抗议很少有效。

扶桑社前年还出版了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教科书,结果是因只有11家学校采用才不了了之;钓鱼岛问题已成领土纠纷的“慢性病”;靖国神社问题,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最近在竞选演讲中仍宣称继续参拜。

*中国的抗议有时是干涉内政*

旁听研讨会的名古屋大学讲师柴田哲雄说,中国的抗议有时是干涉他国内政。他说:“比如中国政府强迫泰国政府镇压法轮功大会、现在中国政府强迫日本政府不让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访日。给谁签证,是日本政府的主权,但是中国政府像对国内问题一样干涉”。

柴田说,日本侵略中国,应该赔偿,而不是经济援助,这是双方外交的失败。对中国的抗议,日本并非都不理解,例如加加美和柴田都说不赞成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但在日本,越来越少人支持中国。如果小泉未来4年执政期持续参拜靖国神社,以后的首相继承的话,中国又怎样面对这一难题?

*中国对日政策可能有更高的视点*

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说,中国对日政策可能有更高的视点。时殷弘说:“可以预料,中国政府会坚持两条,第一是以史为鉴,但是中国政府很清楚,中日关系中还有台湾问题、其他战略、中日经济关系等,所以中国政府不会因为一个具体的历史问题而过份妨碍中日政治、经济关系”。

时殷弘与《人民日报》前评论员马立诚因主张不必再纠缠历史问题、以中国的整体外交战略对日新思考,使他们过去一年在中国电脑网络上遭遇了激烈谴责。

他们说,也许对日政策从来都是中国对西方战略的一步棋,但在难以控制舆论时,从未尝试令国民理解国家战略,中国政府才痛感曲高和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