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联军抢救伊拉克南部沼泽地(11-8-03) - 2003-11-08


在伊拉克的联军临时权力机构官员开始了一项巨大的工作项目,争取恢复萨达姆蓄意破坏的伊拉克南部沼泽地。记者前往一个破坏最严重的地区。她报道说,重建工作可能会持续几十年。

现年三十岁的法亚德说,他记得曾经有一段时间不管他到村子里的哪个地方,都得划独木舟,经过高达3米的茂密的芦苇。法亚德说他在这里亲眼看到了大自然赋予人们所有的美好事物,比如珍稀鸟类、鱼类和植物。这些东西曾经一度使这个地区的伊拉克人自给自足,生活富裕。

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在巴格达以南大约400公里、靠近阿马拉市的奥达沼泽还水源充足。这片沼泽地坐卧在底格里斯河西岸附近,这条河几千年来一直是这块沼泽地的水源。这个占地四千公顷的沼泽地只是南部沼泽地的一小部分。根据一份1973年的调查,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汇合处附近,生机勃勃的湿地覆盖了将近两万平方公里。这片湿地曾经是中东地区最大的湿地,伊拉克市场上三分之二的鱼是这里提供的。这片湿地同时也是数以百万计的候鸟和像条纹鬣狗及灰狼的奇珍异兽的家园。

有些专门研究圣经的学者说,正是这片湿地激发出了人们在描写伊甸乐园时的想象力。

*萨达姆命令将水从沼泽地引开*

但是当萨达姆在1978年取得伊拉克政权后,他只看到住在这片沼泽地上的什叶派穆斯林会给他带来的日益增加的政治威胁。于是,他命令工程师修建了一个复杂的堤坝和运河系统,把水从沼泽地引开。等沼泽地的水完全被放干以后,萨达姆又修建了一个公路网,让坦克和装甲车能够在这个地区巡逻,镇压任何抵抗势力。

伊拉克水利部长的顾问,同时也是新成立的沼泽地重建中心负责人贾纳比说,萨达姆挖了另一条河,摧毁了靠近阿马拉镇和邻镇纳沙里亚的中部湿地。他说:“这条河宽两公里,拦截住所有原来流入中部沼泽地的河水,然后把这些河水导入波斯湾。”

奥达沼泽地的许多部分都已经干枯。当地的运河只有足够的水提供村民饮用和灌溉小麦和大麦的小块耕地。村民说,农耕是他们生存的唯一方式。32岁的农民沙巴・阿布杜尔・侯赛因说,自从萨达姆政权4月份垮台以来,他一直在等待出现一股大潮水,再把这块土地淹没。侯赛因说,在湿地被放干之前,他是个渔民。现在他还有一条独木舟放在只有一个房间的泥砖房后头。他和妻子及6个小孩就住在这个泥砖房里。侯赛因说:“湿地重建后,他就可以不必靠当农民在田里辛苦工作过活了。他可以重新捕鱼和养牛。他说,他欢迎任何改善和转变。”

*美意提供百万美元帮助恢复工程*

在巴格达的水利部,贾纳比说,国际捐助人已经开始打开钱包,支持水利部为了重建伊拉克湿地所做的努力。特别是美国和意大利保证将提供几百万美元资助多项恢复项目。

通过协助当地居民拆除壕沟和堤坝,水利部已经在过去5个月在靠近纳斯里亚的湿地重新注入大约10%的水。但是往后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贾纳比说,需要多达200亿立方米的水,或相当于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总年流量三分之一的水,才能把这些湿地恢复成原来的状态。由于在伊拉克90%的水都已经被用来灌溉农田,贾纳比说,他认为可能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找到足够的水把湿地注满。他说:“我们非常清楚人们认为把水注满湿地这件事会很快完成,一切都会恢复到上个世纪70年代的状态。因此无论我到哪里,我都会争取让人们把期望降低。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很多。我们必须和叙利亚人和土耳其人谈判,这样伊拉克人才能保留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应得的河水。同时他们也应该知道,我们的水不只用于沼泽地。伊拉克的经济需要水,农业、工业、饮水都需要这些河水。要分轻重缓急。”

法亚德一边摆弄着一支从奥达沼泽底拔起来的干裂的芦苇,一边说,这里的人只有两个选择:不是逃到城里,在不熟悉和冷漠的环境里冒险,就是留下来,期望水门会很快打开。法亚德说:“在这里,只有水是重要的。没有水,我们就会死。有水,我们就能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