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印地安人不愿捐赠器官 - 2003-11-18


医学研究表明,人体器官移植如果在同一种族的器官捐赠者和接受者之间进行,手术成功的机率就会大大增加。因此,在美国中部的南达科他州,医疗保健领域里的活动人士号召在那里的印地安人保留地上生活的印地安人,同意在他们去世以后捐赠自己的器官。保留地上的印第安人中糖尿病、心脏病以及其他一些慢性病的发病率很高,因此对捐赠器官的需求也很大,但是同意捐赠的人却寥寥无几。很多拉克塔部族的印地安人由于信仰等原因,不愿意在死后捐赠器官。

67岁的维克多-朗内尔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他虚弱的肾脏每个星期要接受三次透析检查。这位拉克塔族的印第安艺术家说,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能获得一个移植肾脏。朗内尔说:“我刚刚在梅奥诊所接受了一系列检查,以便确定我的身体是否能够承受器官移植。检查还有最后一项没有完成。等全部做完以后,他们就会把我的名字列入等待接受器官移植的人名单上。”

但是,即使朗内尔的名字最终被列在名单上,他要经受的考验也远远没有结束。因为在他之前,已经有大约1400名印地安人在美国全国器官移植名单上登了记。名单很长,而等待的时间则更长。每年,同意捐赠包括眼球在内等器官和组织的印地安人不足12人。这个数字远远低于其他族裔。据器官移植方面的专家说,有43%的白人、31%的拉美裔人还有22%的黑人表示,他们愿意在死后捐赠器官。南达科他州莱恩斯眼库的主任克里斯-贝利兹说,这种差别的根源,在于拉克塔部族的传统信仰。贝利兹说:“我了解到拉克塔族的信仰中有一条认为,人在死后,要把肉体完整无缺地带入精神世界。也就是说,如果他们捐赠器官的话,他们的身体就不会完整,他们的灵魂也就不会得到安宁。”

*下一代正逐步改变观点*

贝利兹女士说,尽管她尊重拉克塔族的信仰,但她还是劝说这个部族的成员同意捐赠器官。在美国政府资助下,她派遣了一名眼库的代表前往南达科他州的三个印第安人保留地和当地居民探讨器官捐赠的问题。实际上,这种讨论已经在很多家庭里展开了。夏延河流域的苏部落成员凯西-迪谢努是一名护士。她说,她以前一直因为信仰方面的原因反对器官捐赠,直到有一天,她11岁的女儿告诉她说,自己也想捐赠器官:“我女儿说,‘可是妈妈,我们必须帮助别人啊。’我说,‘是的,可是万一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怎么能够忍心告诉别人去把你的心脏拿走呢?’过了很长时间,我才想清楚,其实,在我们拉克塔部族里,奉献本来就是我们文化的一部份。为别人奉献,为我们的亲人奉献;而在我们的眼里,我们都是亲人。”

卡罗尔-罗伯逊是费朗德罗-桑特部族的苏部落长老。她说,许多美国印地安人已经在战场上把身体的一部份捐献给国家了。罗伯逊说:“你知道吗,我们印第安人士兵在欧洲和越南战场上为国家捐出了身体的一部份;回来的时候,他们是肢体不全,遍体鳞伤的斗士。但是我们并不认为他们的灵魂和肉体没有一同进入精神世界。当灵魂归去的时候,我们就完整了。”

*相信灵魂跟着肉体走*

罗伯逊女士在1993年接受了角膜移植手术。她说,手术改善了她的视力,让她学会了使用电脑,并且可以更加安全地开车。但是她和凯西-迪谢努说,劝说别人分享这种“生命的礼物”仍然颇具挑战性,因为许多部落的精神领袖反对这种做法。不过他们也不全是这样。雷克-托达是松树岭印地安人保留地上拉克塔部族的药师。他说,他支持那些通过妥善的途径进行的器官捐赠:“我会在灵魂得到尊重的基础上赞同器官移植。我们觉得,人的灵魂是跟随着肉体走的。所以如果我把肾脏捐给别人,那么我的灵魂也会随之而去。”

托达说,他相信接受器官的人应该和捐赠人的家属保持联系。在承认印地安人的信仰的同时鼓励他们捐赠器官,这就需要医疗保健人士有足够的耐心,同时也要十分敏感。但是,随着糖尿病和心脏病在印地安人口中不断肆虐,可能规劝人们改变传统看法的最好理由,就是告诉他们捐赠器官可以使在保留地上生活的人寿命更长,生活更美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