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学者议员研讨国会与贸易(03年11月23日) - 2003-11-23


美国总统的贸易代表通常代表国家与外国进行谈判。可是他们与外国所达成的协议必须经过国会批准才能生效。

*下放对外贸易谈判权*

贸易对一个国家的经济与生存都十分重要。在美国,两百多年前的革命战争很大一部份原因就是为了贸易及关税等问题而发生的。美国独立宣言在提到英王乔治三世如何亏待殖民地的居民时是这样说的:“...他切断了我们与世界各地的贸易。他没有得到我们的准许就向我们强行征税...”

根据美国宪法的规定,美国国会有管理对外贸易与制订关税的权力。但是国际贸易越来越复杂,范围牵涉越来越广泛,早已超出了国会议员的负担,因此国会不得不把对外贸易的谈判权授予行政单位,但是国会仍然保留着最后的批准权。一群学者与国会议员为了增进社会大众对政府施政的了解而在华盛顿的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举办了一场题为[国会与贸易政策]的研讨会。

*国会保留最后批准权*

专家们向与会人士解释了一些有关制订贸易政策的问题。专家之一是国会众议院贸易小组委员会的资深成员莱文众议员。他说,20世纪中叶以前,贸易政策只是关税政策。莱文众议员说:“二战以前,贸易是由国会主导的。这是很合理的,因为当时主要的问题是关税。所以贸易政策就是关税政策。”

二战结束以来,人类的生活方式及各国的经济发展发生了很大变化,因此国际贸易变得越来越复杂以至于美国国会无力负担国际间的双边谈判与多边谈判。讨论会主席沃尔福斯伯格说,于是国会不得不把与外国谈判贸易的权力授予了行政部门,不过国会仍然保留最后的批准权。沃尔福斯伯格说:“国会把贸易政策的制订权交给了总统,使总统有权对关税进行上下50%的调整。这是美国贸易政策上的一个新的转折点。从那个时候起,国会便把越来越多的权力授予了总统。”

*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法*

过去这些年来,美国国会又批准了一些贸易政策。其中最重要的有1988年通过的综合贸易与竞争法。这项法律除了包括促进全面竞争和增加生产能力的策略外,还包括了贸易谈判目标和快速审批权等内容。根据快速审批权的规定,国会可以投票批准或推翻贸易协议,但是不可以对这些协议进行修改。

在国际贸易上,21世纪还有很多新的挑战,工人安全与保护环境是最重要的问题。其他如富有与贫穷国家的差别在道德上是不能接受的,在政治上是十分危险的。此外,推动国际贸易的新兴科技也可能导致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或恐怖主义。这些都是美国国会在审议贸易法规方面现在和今后都必须考虑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