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歧视使河南艾滋病人隐瞒病情(03年11月28日) - 2003-11-28


从90年代初中国华中地区开始卖血采血到现在已经过去10年,不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现在都到了发病期,但是对患者的歧视却造成不少病人隐瞒病情。另外,有的感染者说,当初去卖血是受了当地电视台广告宣传的鼓动。

*河南艾滋防治严峻*

12月1号是联合国确立的“世界艾滋病日”。中新社27号发表题为“河南艾滋病防治形势严峻” 的报道。报道说,据卫生部门公布,“自1995年3月河南发现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至今,河南累计确认并报告HIV感染者6,524例,其中现症病人1,940例。主要是由于1995年以前,一些地方和血液制品企业擅自在河南省设立采血站点,非法采血,引起交叉感染造成HIV在河南的传播。”

*实际数字远远高出*

不过,据一些艾滋病工作者估计,中国因为卖血而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数要比政府公布的多得多,中国民间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曾经走访华中地区,他认为仅河南一个省的艾滋病感染者可能就不下百万。

*许多人不愿检查*

河南商丘地区睢县的赵振说,睢县比较闭塞,当地对艾滋病人的歧视特别严重,很多人都不愿意去检查,但是还是可以通过两种办法得知自己是不是感染了艾滋病病毒。赵振说:“有两个方面,第一是只要他以前卖过血,第二就是发现自己身体不适,出现艾滋病症状,包括经常感冒,吃普通抗菌素药物不管用,还有发烧、拉肚子、起疱疹。”

*感染者发病期已至*

赵振说,从90年代初当地盛行卖血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0年,大部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现在都到了发病期,现在整个睢县可以说几乎每天都有人死于艾滋病。赵振说:“死人情况呈不规则性,像我们村吧,在几天之内曾经死过7个人,就在几天之内就死了7个,但是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一个人没死。”

*乡民组织自救*

赵振说,他和周围一些人自发组织了“爱心互助组”。最近两年,他们努力说服了当地383人去县卫生局进行艾滋病病毒检测。他说:“我们曾经劝说了3百多人去进行检测,就是消除他们的顾虑、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让他们去检测。结果是,我们说服了383人去检测,结果这383人一经化验,全都是感染者。”

*政府发放免费药物*

赵振说,今年政府开始发放免费艾滋病药物,他们互助组现在就争取让这些已经发现感染的人去领药。赵振说:“鼓动一个人去领药,等于救了好几个人的命,因为他们要是死了,像我们这儿每家至少有2个孩子,他死了以后,意味着将产生2个孤儿,并且还会有2个老人(没有人照顾)。”

河南省商丘地区的一名女患者通过电话对本台说,她和丈夫都因为卖血染上了艾滋病,她已经发病,但是自从开始吃药,症状减轻,体重也增加了。她说:“刚开始的时候,天天我们在家是哭哭啼啼的,天天哭,我刚开始的时候是每天都哭,心情特别不好,后来在佑安医院治疗了一个月,心情一天比一天好。”

*民间活动人士相助*

这名患者透露,她之所以能到北京佑安医院治疗多亏了民间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的介绍。

记者问: “有的患者,如果得不到万延海先生的帮助,也没有其他人的救助,他们的命运是不是会悲惨一些?”

女患者说:“我觉得,如果没有的话,他们可能就活不到今天了吧,这是我的想法。”

据介绍,这名患者所在的东关村总共有9百多人,其中2百多人因为95年以前卖血而染病,这2年已经死去60多人,现有的感染者还剩1百30多人,其中有80人已经发病。

*为挣钱村民普遍卖血*

一位现年36岁的患者说,当初家里穷,为了结婚娶媳妇就去卖血,后来媳妇娶进门了,送彩礼和操办婚事又欠了债,所以结婚以后还得继续卖血。这样从1991年到1994年他总共卖了3年血,前后加起来有3百多次,每次挣4、50块钱,3年卖血挣了1万元人民币。他说,当时村里经常看到睢县电视台鼓励卖血的广告宣传。他说:“我们村里当时在电视上都能看到大力的广告宣传,说献血有助于新陈代谢、能不得高血压,有的还说献血以后得疾病得的很少,再说,我每天在家挣不到钱,于是就随着大家去血站献血了。”

这位河南艾滋病人说,1999年,他所在的东关村短短几天里突然死了好几个人,死的人全都卖过血,于是大家很恐慌,都去检查,结果很多人、包括他自己发现都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他说,他当时害怕极了,让爱人和两个孩子都去县医院检查,后来还不放心,又到郑州医院和北京地坛医院复查,所幸家人都没有染病。

记者问:“您现在是不是放心了?”

男患者说:“现在我的心情比以前强了,我觉得我自己死也就死了,不要连累了我的家人。”

不过,他承认,当初卖血是为了娶媳妇,结婚以后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妻子一度和他闹过离婚,后来总算平息下来,现在一家人全靠他妻子一人打工挣钱。

*宣传防治知识*

这位艾滋病病人说,今年以来,县卫生局也开始分发关于艾滋病宣传材料,其中也包括介绍如果家里有1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应当怎样保持夫妻生活。他说:“我们这里卫生局来的医生倒是在公共场合也讲过这个事情,我们卫生局发药的时候,隔3个月也发一次安全套。”

这位36岁的艾滋病人说,他和周围几个人化验查出来的比较早,所以早就开始留心有关知识,现在还帮助县卫生局向村子里的其他患者发宣传品,而且县卫生局也比以前更关心艾滋病病人了。他说:“我当然希望政府对我们全村艾滋病病人给予帮助,给予大力的支持,让我们再多活几年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