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艾滋病毒携带者生存问题(03年11月30日) - 2003-11-30


20年前,大多数携带人类免疫缺乏病毒--即艾滋病病毒的人都迅速转化为与艾滋病相关的疾病。而今天,改善了的医疗保健意味着美国更多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寿命更加接近正常人的寿命。许多健康方面的专家希望,随着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和治疗方式在非洲日益普及,美国的这种情况不久也会在非洲出现。但是艾滋病专家认为,不论新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控制病情多么有效,预防仍然是最重要的环节。

*药物延长寿命*

从史蒂芬有力的握手和炯炯有神的眼睛来看,他比45岁的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另外,这位住在丹佛市的人看上去不象是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就是艾滋病病毒的携带者。史蒂芬说:“已经17年了,这很少见。因为我了解到从统计的角度看, 在我成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那个时期,这种病人的平均寿命只有11个月。也就是说从确诊那天到病逝只有11个月。 ”

是疗效更好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挽救了史蒂芬的生命。史蒂芬说,现在美国许多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生存期都延长了,他们的死亡原因都是“正常的”老年疾病。史蒂芬说:“我们看到许多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最后死于心脏病 ,人们知道这是每个人都有可能得的普通疾病。”

为了控制他的病情,史蒂芬已经成为治疗艾滋病病毒感染的专家。他是学校和卫生诊所受欢迎的演讲人。史蒂芬在那些场所向人们讲述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如何生存,为什么艾滋病病毒不会通过握手和打喷嚏传播,史蒂芬还向人们讲解艾滋病病毒可以通过没有保护措施的性行为传播,吸毒的人如果共用注射针头也可以感染艾滋病病毒。

*有人掉以轻心*

史蒂芬的听众当中仍然有人对此不以为然 ,说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可能性这么低,即使他们真的有什么危险行为,艾滋病也永远不会找到他们身上。另外,持这种态度的人认为,如果他们真地感染艾滋病,他们就服用药物。所以,如果当有人问史蒂芬治疗艾滋病的药物是否有副作用时,史蒂芬总是有现成的回答。

*药物副作用大*

史蒂芬说:“噢,当然有。有些副作用令人非常难受。要看你吃的是哪种药。我吃的蛋白酶抑制剂其副作用特别大,可以引起严重的腹泻。我说的腹泻是那种排泄出来的都是水的那种腹泻,一天5到6次,来的很突然,而且量很大。这让人很难受,有时根本无法控制。如果在公共场合碰到这种事会非常尴尬,感觉很不舒服。有些药物让人感到头晕,有些药物让人没有胃口。有些药物的副作用还会造成生命危险。”

*防止一失足成千古恨*

21岁的斯塔蒂娅了解这些副作用,因为她从15岁起就成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斯塔蒂娅在许多公共教育论坛演讲过。她特别喜欢和青少年讲安全性行为的重要性,即使是激情高涨的时候也应该注意安全的性行为。斯塔蒂娅说:“从长远来看,这样做是值得的。因为在激情过去之后,那个人也走了,倒霉的是你。你得和倒霉的事朝夕相处,这才是现实。”

*美国每年增4万病毒携带者*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专家正是想要更多的人了解这个信息。莉莎・李说:“在艾滋病预防领域让我们为难的是每年仍然出现大约4万名新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这个数字确实是不能接受的。”

莉莎・李是疾病控制中心的流行病学专家。她正在争取减少艾滋病毒感染率。根据疾病控制中心的统计,美国新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达到高峰。当时每年有16万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由于开展了相关的教育运动,使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下降到每年4万人。这个数字已经维持了几年。由此可见,教育运动发挥了重要作用。

*知情者预防感染他人*

让美国人知道现在有了治疗艾滋病的有效方法,这鼓励了美国人去了解他们的病情。今天,有60多万美国人知道他们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据李博士说,由于了解真实情况,使他们成为预防新感染的同盟军。

莉莎・李说:“他们基本上都希望做好事,让他们的夥伴安全。事实上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实际上确实大幅度减少了不安全的行为。”

*20万人身带病毒不知毒*

比较麻烦的是,大约20万携带艾滋病毒的美国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李博士说,虽然这个群体只占艾滋病毒携带者的百分之25,但是新感染者有三分之二是他们造成的。

这些人之所以不清楚他们的病情,其原因有几个。要求做艾滋病测试会让人感觉恐惧,因此,从事艾滋病教育的史蒂芬认为,为数不少的人拒绝做测试,他们选择了孤注一掷的做法。但是,斯塔蒂娅说,最好的办法是“接受现实”。斯塔蒂娅说:“实际上就是按照指示去做,知道长期和短期的后果,知道这些总比不知道要好。”

为了便于人们了解他们的真实情况,同时让人们没有那种特别要求做检测的感觉,疾病控制中心建议,把艾滋病检测作为大多数身体检查的常规内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