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2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卫生专家为中国境内AIDS忧心(03年12月16日) - 2003-12-16


虽然中国公众心目中认为,战胜“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也就是“萨斯病”十分重要,然而许多卫生专家却认为,艾滋病才是中国更加严重的问题。这些专家说,艾滋病毒对中国人的影响要远大于官方承认的程度。

中国的艾滋病被认为是一颗定时炸弹。依据中国政府和联合国机构“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估计,感染艾滋病毒的中国人约在八十四万至八十五万之间。所谓HIV是一种能够导致艾滋病的病毒。也就是说,上面这个数字约占中国12亿人口的千分之一左右。

万延海医生长期以来一直从事有关普及艾滋病知识的活动,现任北京“‘爱知行动’的负责人,同时还兼任鲁大学访问学者。他认为,上述官方数字太低。万延海说:[我不知道中国政府是如何得到这个数字的。不过我确实认为,实际数字要比中国政府所估计的高许多,也要比联合国所估计的数字高许多。]

万延海谈到了1990年代的卖血情况况,当时在中国人口众多的河南省使用了不清洁的针头。万延海说:[数字是有一些的。1990年代,约三百万人参加了卖血活动。因此在河南,在我们所知道的大部份村庄, 那里献血者中的感染率约在百分之四十至百分之六十之间。因此仅在河南省,患艾滋病的人数就有可能为一百万或两百万。]

*缺乏全面认识*

“美国艾滋病研究基金会”工作的弗罗斯特表示,他预计亚洲将成为艾滋病下一个发病中心。弗罗斯特说,他所在的机构已见到了某些有希望的迹象,中国政府越来越愿意面对艾滋病毒以及艾滋病问题,特别是今年初萨斯病发生以后。但是弗罗斯特表示,对这个问题缺乏全面认识的现像目前依然存在。弗罗斯特说:非常遗憾的是,目前还没有能够准确评估传染病范围的可靠数据。中国医生私下暗示,这种传染病至少5倍于,很可能10倍于官方的估计数字。弗罗斯特说,同非洲或者东南亚相比,中国拥有功能良好的健康保健基础设施。另外,中国政府还表示愿意处理这个问题,在公立医院以及受影响严重社区的诊所向穷人免费提供艾滋病诊治疗法。

不过弗罗斯特说,仅靠提供药物对有效战胜这种疾病还是不够的。弗罗斯特说:[中国在医务人员训练、艾滋病提供咨询、以及化验能力等方面都有很多缺陷,构成了一系列令人忧虑的因素。] 控制中国的艾滋病对全世界来说都很重要,这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最近在北京举行的一次艾滋病国际会议上阐述的观点。

CLINTON : YOU CAN STOP THIS DEAD IN ITS TRACK...

克林顿说:[我们可以在艾滋病正在蔓延的过程中将其制止,能使这个问题的情况获得转变,能够现在就以低廉和承担得起的代价控制住它。不过,如果我们继续忽视艾滋病的影响,那么问题就将十分可怕,不仅只对中国可怕,对中国在全世界的朋友和合作夥伴也将是非常可怕的。]

*国际关注至关重要*

在中国不断成为经济大国的过程中,中国的各种问题正在日益为世人瞩目。中国的艾滋病活动分子万延海表示,国际关注十分重要。

WAN: I THINK INTERNATIONAL PRESSURE..

万延海说:[我认为,国际压力是很强大的。这一点的确非常重要。但是我认为, 没有国内压力,中国政府也不会有所改变。]

万延海医生一直在努力帮助中国的艾滋病患者,为宣传有关知识进行了近十年的努力。万延海因为积极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他在90年代失去了在中国卫生部的职位,并且还在去年被拘留了一个月左右。然而对他以及他在全国各地工作的同事来说,今年还算是顺利之年。政府方面没有再找任何新的麻烦,那些被拘押的人也已被释放。万延海说,他不知道这种相对宽容的时期到底能够持续多久,但是万延海希望,中国政府愿意在这个问题失控前解决这个问题则是一个积极的迹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