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法制建设一年回顾(03年12月25日) - 2003-12-25


中国新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上台后强调依法治国。分析人士认为,虽然过去一年来中国在依法治国方面步伐迈得不大,仍然是一个共产党权力凌架于法律之上的国家,但也出现了一些过去不可能出现的亮点。

*胡锦涛对宪法强调超过以往领导人*

提出依法治国的胡温政权执政已经一年,他们在法制的道路上走了多远?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陈小平说,胡温上台仅仅一年,还没有看到他们做出任何具体的突破。不过胡锦涛对宪法的强调却超过了任何一位中国领导人,对普及法制观念的舆论导向也是前所未有的。

中国著名律师莫少平持有相同看法。他说,过去的中国领导人确实也举办过很多法律讲座,但都是跟一些部门有关的法律讲座,比如WTO、 国际关系等。莫少平说,胡锦涛一上台就要求中央高层干部学习宪法,而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他认为,比起任何中国领导人来,胡锦涛对法制看起来有着更高层次的理解。莫少平说:“胡锦涛作为国家主席之后,第一次法制讲座首先讲的是宪法。我个人认为他抓住了一个根本,因为依法治国首先是依据宪法来治理国家。”

*中国司法仍受到干预*

不过,莫少平律师认为,中国离一个真正的法制国家还有相当大的距离,司法仍然受到干预。他说:“法制有一个很重要的基本原则就是司法独立。中国到目前为止,无论从立法还是司法事件中,离司法独立还是有相当大的距离,没有真正做到司法独立。 ”

莫少平说,共产党干预司法从立法角度讲并不违宪,因为中国宪法的第35条规定,人民法院对外独立审判,而不是法官对外独立审判。很多案子并不是由审理此案的法官能够独立决定,要报审委会研究决定。因此出现真正审理案子的法官不能独立判决,而有权力做出判决的并不一定是亲自参与审理案子的人。

另外,根据宪法规定,法院独立审判,不受任何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预,但是并没有规定不受党派的干预,因此在司法事件中按照行政区域还设置有政法委员会。而政法委员会实际上是代表共产党来协调公检法机关的一个机构,这个机构对法院审理的案子有相当大的影响力。莫少平律师的结论是,从根本上来看,中国宪法本身就没有把中国司法制度设置成一个司法独立的机制。

*党意志高于一切*

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陈小平说,这是中国的一党专制决定的。在法制国家里,法律权力高于一切。在宪政国家里,宪政法权力高于一切,而中国现在仍然是一个党的意志高于一切的国家。他说:“所谓的依法治国就是以党的意志上升为法律的党的意志治国,可以这么解读。如果是这样的话,也不叫法制,也不叫宪政,党凌架于司法之上这一条,因此这是个原则,我估计是不会动的。党对司法工作方针政策的领导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动摇过。”

陈小平说,这就是中国依法治国的现实解读,这个现实不会在胡温刚刚当政一年的时间出现改变,不会在后胡温时期出现改变,也不会在共产党一党专制的任何领导人当政时出现改变。

*出现一些可喜现像*

不过中国知名作家戴晴对本台说,在过去一年里,她还是看到了一些过去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现像,比如被人们称为“庶民的胜利”的二孙案,也就是孙大午和孙志刚案。此外,还有一个倍受全国读书人和网民注目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的案子。

戴晴说,《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是中国南京大学政治系教授高华历经十余年搜寻考辩大量有关延安整风运动的历史资料后研究撰写的。此书在中国大陆无法出版,后来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戴晴说,一名中国的律师路过香港买下此书。她说:“买书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他的私有财产,海关按照一条规定,什么境外反对的、宣传的、煽动的来自境外敌人的东西都要没收,就给他没收了。律师好在较真,他问海关人员,你根据什么没收我的书?于是海关人员拿出规定。律师就要追究规定的法律效力,还有追究,就算你的规定有法律效力,那么你执法的人有没有能力来执行这条法,也就是说,你们这些海关的人谁看得懂高华的著作,谁能给我说高华的著作怎么煽动了,怎么反动了,怎么颠覆政权了。”

戴晴说,包括她本人在内的很多人都经历过被海关没收海外出版的政评书籍的事情,过去从来没有人会想到站起来面对海关这个国家机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而这名律师则控告海关非法侵权,居然胜诉,因此她认为这是一个依法治国的胜利,是中国的进步。

*全民法律观念有所增强*

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陈小平说,中国领导层对舆论的导向,媒体对司法问题的关注,对个案的跟踪报导,这些都使得中国民众加强了依法治国,执法为民,用法律保护个人权利等基本法律观念。陈小平说,现在城市的拆迁户,下岗工人上街游行时打的标语有不少是法律条文,他们懂得要用法律来捍卫他们的权利,就连过去被视为法盲的农民也懂得依靠法律维护权利。

陈小平举例说,湖南衡阳县的农民在建立农会组织时,他们订农会章程,每一个步骤都完全依据法律来办的。衡阳县的地方官员现在要向农民收税,必须先跟农会商量。陈小平说,中国农民学会了依靠法律来对抗地方的贪官污吏,使用法律来反摊派,反苛捐杂税。

中国知名作家戴晴说,虽然现在的中国领导人提出依法治国,并且大力宣传依法治国,但在很大程度上他们是希望老百姓遵纪守法做顺民,而不是通过宣传让中国民众了解他们应当享有的法律权利。她说,依法治国的提法本身离真正民主意义的法制就十分遥远,更何况目前还仍然停留在一句口号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