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回顾中国今年宗教自由状况(2)(03年12月25日) - 2003-12-25


圣诞节前夕,中国各地不断有消息传来说,一些宗教活动被迫取消。2003年,在不断有宗教人士被迫害的消息传来的同时,美国布什政府也不时通过各种机会向中国强调宗教自由的重要性。

*家庭教会圣诞节聚会被驱散*

圣诞节前夕,中国的一位基督徒向本台证实,河南省丰丘县留光乡西王庄村一百多名信徒在一个家庭教会聚会点举行庆祝圣诞节的特别聚会时,被当地公安人员驱散,聚会点负责人也被抓走。

总部设在费城的非政府组织[对华援助协会]发布的消息说,山东省公安和宗教部门最近联合召开了“全省治理基督教非法聚会点专项斗争紧急会议”,要求各地取缔基督教“非法聚会点”。

*美频频对华强调宗教自由*

2003年里,不时有中国非官方教会成员被抓或是宗教聚会场所被关闭或是摧毁的报导。与此同时,美国布什政府也不断通过各种机会向中国强调宗教问题的重要性。

美国国务卿鲍威尔今年二月访华的时候明确表示,人权和宗教自由问题是美中双边关系中另一个关键领域。国务院助理副国务卿施赖弗今年七月在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表示,布什总统以及整个政府都非常致力于在中国的宗教自由问题上取得进展。他说,布什总统每次与中国领导人举行首脑会晤的时候,都提到宗教问题。他在清华大学发表公开演讲的时候也讨论了这个问题。施赖弗认为,这种讨论向中国人发出了一个信息,这就是,如果我们的高级领导人愿意花时间讨论两、三个双边问题而宗教自由问题就是其中之一,他认为这会产生一种影响。施赖弗说,美国的这种外交努力取得了一些成果,促使一些人获得释放。

*批评者认为美做得不够*

不过,在美国关注中国宗教问题的人士批评布什政府在反恐的大国际环境下,在宗教问题上对中国实行绥靖政策。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认为,鉴于国际局势的变化,美国政府对中国政府的压力在总体上是减少了。

傅希秋说:“从他们高层官员对这个问题的关注程度,公开的和私下的,以及他们在跟中国领导人进行谈话的时候所谈的他们的目标,宗教自由问题如果谈一点的话,也是下降到最底下的一个位置上。这个当然是由美国的国家利益所决定的,但是从行动上,至少是给中国政府发出了很错误的信号,使他们能够在反恐的大背景下,有抓紧镇压教会和其他宗教信仰者的一个机会。”

傅希秋说,虽然国际社会以及西方媒体的报导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促使一些人获释,但是他对西方国家没有施加足够的压力促使中国的宗教状况得到改善感到失望。

*支持者肯定布什政府做法*

但是,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负责中国宗教自由问题的毕克士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学者坎多普并不同意布什政府对中国的宗教自由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法。

毕克士说:“宗教自由问题显然是布什总统心里很看重的一个问题。他与中国政府领导人会晤的时候,他都谈到这个问题,而且经常说他自己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他鼓励全球范围内的宗教信仰自由,特别是在中国。”

坎多普也认为,宗教问题仍然是布什政府的一个优先考虑,但是宗教问题是否重要到优先于美国的国家安全、经济或是其他利益,他不认为情况是如此,也不认为应该如此。

*中国新领导将放松宗教控制?*

坎多普对中国新领导人将在宗教领域放松控制表示乐观。坎多普说:“我认为,中国新一代高级领导人已经表明,他们更为开明、在国际舞台更加自信,更加关注中国经济改革中的失败者,而在中国社会,信教的人往往来自这一部份人以及农村地区。所以我认为,中国的领导人愿意以更新的眼光来看待宗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