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人权和商业之间关系(3)(03年12月27日) - 2003-12-27


人们通常认为,人权问题属于政治的范畴。然而,近年来,许多公司尤其是跨国公司也越来越多地遇到人权问题。那么,人权问题究竟与企业有多大关系呢?公司在人权方面需要承担多大的责任呢?年终特稿《人权和商业之间关系》的第三部份介绍一些跨国公司采取何种措施来改善人权。

*外部压力和内部压力*

公司之所以需要在改善人权方面发挥作用,是因为公司对社会发展负有责任。由于商业公司并非是在真空作业,因此,它们的行为对社会产生的影响必然会受到外部压力和内部压力的制约。美国著名的牛仔裤生产商利维・施特劳斯公司负责政府与公众事务的副总裁莫茨认为,虽然从外部施加压力显然是适当的,但这种压力的效果并不大。

莫茨说:“最有效的方式是来自公司内部的压力。无论这种压力是从领导层自上而下的还是从员工自下而上的都行,不过,自下而上的压力更具持续性。”

*利维・施特劳斯公司带头*

事实上,利维・施特劳斯公司的拳头产品牛仔裤誉满全球,这家跨国公司在维护人权方面也是起领先作用的。莫茨介绍说,利维・施特劳斯公司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在社会公正方面加速改革进程,早在19世纪,利维公司就在旧金山支持当地的孤儿院,在20世纪30年代初的大萧条时期,利维公司又致力于解决工人权利问题。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在公司雇用员工不得歧视黑人成为法律很久之前,利维就开始雇用黑人员工了。

莫茨说,在20世纪80年代,利维在其他公司采取行动很久之前,已经率先对付艾滋病问题了。1992年,利维公司成为财富杂志500强中第一家允许同性恋员工享受福利的公司。莫茨说:“今天,我们在使用公共政策作为推动公司社会责任的工具方面是起带头作用的。我们在进行贸易谈判时总是在寻求把贸易与劳工以及其他社会问题联系在一起。”

*社会责任也有经济价值*

莫茨认为,其他公司也应该像利维公司那样,集中精力解决工人权利、艾滋病以及歧视女工和虐待童工这几大主要问题。至于公司社会责任究竟能创造多大的经济价值,莫茨说他自己也不大清楚,但他坚信,考虑到社区和社会的需要,公司社会责任一定是有经济价值的。

*壳牌石油公司培养职工人权意识*

壳牌石油公司负责国际关系的经理韦尔奇说,虽然壳牌公司不敢声称他们在处理商业与人权问题上有完整的解决方案,他们也不断遇到很棘手的问题。但是,公司仍然要把尊重人权的理论落实到行动中。

韦尔奇说:“我们抓的两件大事就是争取唤起雇员对这个问题的意识。我们在全世界有大约12万名雇员,我不认为我们公司的雇员中有一大批都是坏人。因此,这些雇员当中大多数人都希望做正确的事情,不过,他们和我们一样也不见得知道具体该如何做。所以,我们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培训雇员,提高他们对人权问题的意识。”

韦尔奇说,他们向雇员介绍商业与人权的关系、贪污腐败问题、童工问题和其他有关的问题。他说,虽然这样做并不会解决问题,但有助于唤起雇员在这方面的意识,增加他们对这些问题的理解。

*了解外国人权问题*

韦尔奇说,壳牌石油公司在另一方面做的大量工作是保持与外界的接触。这包括在当地与外界接触以及在全球范围内与外界接触。

韦尔奇说:“我们在进入其他国家之前,总是要与一些非政府组织展开讨论,以便了解所在国存在哪些人权问题以及我们如何面对这些问题等。而当我们进入这些国家之后,这一类的讨论还会继续下去。虽然这未必意味着我们会同意采取这样那样的行动,但至少我们可以从外界获得从内部无法得到的专门知识。”

*锐步公司在华承包厂组织工会选举*

美国博雅公关公司一位部门经理弗里曼说,有些公司在本国政府的支持下,例如美国政府,敢于在捍卫人权问题上采取一些冒险行动。弗里曼说:“一个非常著名的例子是,锐步公司在中国采取了试探性行动,看看中国有多大程度的结社自由。他们在中国的一家承包工厂组织了一次工会选举。”

锐步下属的这家工厂的工会是个监督机构。除了主席由官方任命之外,其余代表都经由民主选举产生。锐步公司人权项目副主任道格・卡恩说,这个工会的选举仅仅是帮助中国南方的工人理解他们的法律权利的活动之一,他们希望借此为中国工人提供行使权利的渠道。

不过,美国国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跨国公司这些促进中国劳工状况措施的总体效果仍然比较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