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回顾2003年欧洲风云变幻(03年12月28日) - 2003-12-28


在即将过去的一年里,欧洲曾因为伊拉克战争而与美国意见不合。欧洲各国的政府还因为在战争和进一步整合等问题上产生分歧。此外,欧盟期望有朝一日在政治和经济上与美国抗衡的雄心也遭遇挫折。

仅仅一年前,欧洲还显得意气风发。欧洲联盟曾经成功地推出了它的单一货币,并且打下保票让十个前共产党国家为主的欧洲国家在2004年加入欧盟。但是2003年欧洲却遭遇阻力。

*伊战主战国和反战国*

一幅描绘着幸福的欧洲大家庭的图画很快就因为美国计划进攻伊拉克而被撕破。英国配合大西洋彼岸的盟国,派出军队参战,而法国和德国则带领国际社会反对战争。

英国首相布莱尔在意大利、西班牙和包括三个未来欧盟成员国在内的其他五个国家的支持下,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支持美国旨在摧毁伊拉克拥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采取断然行动的要求。此后,将要在2004年加入欧盟或北约的一些东欧国家也联合发表支持美国的声明,这进一步加深了欧洲主战国和反战国之间的裂痕。

这些分歧损害了欧盟形成共同外交政策的雄心,并且促使法国再次强调,欧洲应该联合起来,对抗美国在全球的统治地位。但是,尽管英国、西班牙、波兰和其他的东欧国家的许多公民反对战争,这些国家还是表现出他们愿意和美国维持传统联盟的态度。

*打恐问题上欧美分歧*

在欧洲人指责美国采取单边行动的时候,美国人则提出疑问:欧洲人是否愿意面对21世纪新的安全挑战。

欧盟的司法和内务部专员维托利诺说,欧洲和美国对怎么样才能最好地解决911之后世界面临的威胁方面有着一个基本的误解。

维托利诺说,“美国人认为我们欧洲人低估了恐怖主义和新的威胁。其实,我们对恐怖主义过去就有所认识,因此我们处之泰然。另一方面,人们应该认识到,在很多主要的欧洲国家里,欧洲人认为美国对于恐怖威胁反应过激,并且已经危及到了公民自由和集体自由等基本价值观。”

*欧洲对美重要性减弱?*

格德曼是美国的大西洋两岸关系专家,他是柏林阿斯奔研究所的负责人。格德曼说,在美国和欧洲之间的经济和贸易关系继续增长的同时,美国和欧洲在冷战期间建立起来的战略夥伴关系也发生了转变。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强权,采取了更为全球性的策略。

格德曼说,“我们的战略中心已经转移。我们在考虑朝鲜半岛未来的统一问题、来自中国的挑战、以及南亚次大陆上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稳定。从战略上讲,欧洲已经处于次要地位。欧洲并不是和我们无关了。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夥伴。但是相对过去而言,它的重要性减弱了。”

尽管由战争带来的冰冻局面在今年年中的时候开始消融,而且欧盟政府也将精力投入制订宪法的工作,以巩固处于扩展中的欧盟,可是不久,他们之间又开始争吵了。

*财政赤字和投票权之争*

法国和德国在尽力避免经济衰退和高失业率。他们不断增大的赤字超过了欧盟的规定,而且实际上违反了欧盟的一项关于在欧元区各国中限制政府开支的协定。不仅如此,他们也没有因为自己过高的公共债务而受到处罚。

遵守规则的小国家抱怨那些大国炫耀在自己的特权。这样弥漫开的敌意为12月举行的,意在通过欧盟首部宪法的首脑会议埋下隐患。

那次会议不欢而散。西班牙和欧盟的未来成员国波兰不愿意放弃他们三年前争取到的不按人口比例分配的投票权。而法国和德国则坚持,欧盟议会的投票份额,应该反映出各个国家的人口数量。

*统一宪法难产*

欧洲议会主席帕特・考克斯警告说,悬而未决的宪法使欧盟在面对它有史以来最大的扩张时,却无法进行机构调整,以简化决策程序。考克斯说,“虽然今天达成协议已不可能,但是这项协议还是必需的。现有的协定不足以让欧盟的25个成员国,以及未来更多的成员国面对明天的挑战。”

*欧盟防卫计划对美妥协*

但是,虽然欧盟领导人之间总是混杂着理想主义、彼此反驳和推诿责任,他们最终还是就一项曾经导致大西洋两岸和欧洲内部国家之间发生过摩擦的问题达成了协议。华盛顿方面对欧盟推动建立一支独立防御部队的举动存有疑虑,恐怕它对北约造成损害。而在英国的坚持下,欧洲领导人同意在北约总部内设立一个欧盟计划中心,以执行以美国为首的联盟不愿介入的作战行动。

即将卸任的北约组织秘书长乔治・罗伯逊说,这是个对欧盟和北约都有益的计划。他说:“我并不担心欧盟的防卫计划,因为如果它可以对各国施加压力,为欧盟和北约未来的需求投入更多资金,那么这对我们大家都是好消息。”

2003年岁末,活捉萨达姆和对加强伊拉克安全的期望进一步减弱了大西洋两岸因为战争而引发的久留不去的阴霾。法国和德国同意和美国合作,减少伊拉克的巨额外债。但是它们仍然拒绝介入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的事务,直至伊拉克拥有一个由联合国承认的,它们认为是合法的政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