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香港民众元旦游行要求加快民主进程(04年1月2日) - 2004-01-02


数以万计的香港居民元旦走上街头,要求加快香港的民主进程,直接选举香港特区首长和立法会议员。分析人士对这次大游行作出不同的解读。

2004年第一天,数以万计的香港居民在铜锣湾维多丽亚公园集会,然后游行到香港特区政府所在地。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经过香港主要大道,绵延几个小时。

*要求直选特首及立法会议员*

游行群众的主要诉求是,要求香港加快民主进程,争取尽快直接选举香港特区首长和立法会议员。香港居民去年七月一号举行有五十万人参加的大游行,反对香港基本法中的23条法案。结果,香港政府在民意压力下让步,宣布暂不讨论和推出这项法案。许多香港居民认为,这项法案极大地限制了香港居民的民主和自由。

香港警方说,参加元旦游行的有三万多人。香港民主党是元旦游行示威的组织单位之一。民主党组织部长陈竞明对美国之音说,据组织单位统计,参加游行的居民远远超过三万。他说:“大会统计出来,有十万人。”

*何亮亮:游行诉求比较杂*

香港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何亮亮对美国之音说,他更相信警方的数字。他说,同七月的大游行相比,这次元旦游行的诉求比较杂,而且少了很多中产阶级人士和年轻人的参与。他认为,组织者借用弱势群体的参与反应自己的诉求。何亮亮说:“从游行队伍来看,是个大杂烩。基本参加者和他们反应的诉求和民主没有太大的关系。‘七一’游行,中产阶级和年轻人有大量的参加,这次元旦游行比较少。”何亮亮认为,中产阶级和青年人是推动香港民主最重要的动力。

*蔡咏梅:民主政治就是参与的政治*

设在香港的民主刊物《开放》的执行编辑蔡咏梅说,认为社会底层的民众没有民主意识、只有中产阶级才有民主意识的观点是不对的。蔡咏梅说:“这种说法有点荒谬。另外,这次游行青年人也不少。我有个亲戚,他是中学生,以前不关心政治,这次也去了。对他也是个教育,有一种参与感。”

蔡咏梅说,这次游行实际上也有很多中产阶级人士参加,很多律师就参加了集会和游行。记者在游行现场看到一个小学生举着大标语牌,上面写着:我要选特首!

蔡咏梅分析这种现像说,这是孩子的父母亲的标语牌。蔡咏梅说:“香港的许多中产阶级,他们非常有公民意识,他们也希望能通过游行把这种公民意识传给他们的子女。香港游行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父母有意让儿女接受民主教育,让他们知道,民主政治就是一种参与的政治。好的政治,要积极参与,不好的政治,要积极地抗争。”

*陈竞明:把政治抗争坚持下去*

香港民主党中央常委陈竞明认为,从去年七月一号大游行以来,民主党参与组织了几次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但政治目标还远远没有达到,还要继续努力,把这种政治抗争坚持下去。陈竞明说:“当然还是要办下去的。不用问的,当然要办下去的。第一次,可能办不到,但我们相信,民主将来能在香港开花结果,民主终于可以到来。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一直地干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