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2003年美欧关系回顾(04年1月2日) - 2004-01-02


2003年是大西洋两岸关系风风雨雨的一年。伊拉克战争使欧洲爆发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些街头抗议活动。在外交领域发生了激烈的辩论,法、德两国带头抵制了以美国为首的反萨达姆战争。

*伊拉克战争加剧美欧分歧*

决定2003年美国同欧洲关系特征的是伊拉克战争问题。欧洲外交人士说,美国的那种“不是支持我,就是反对我”的处理问题方式制造了空前的压力。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甚至还一度谈到所谓的老欧洲,以便把法、德两国与波兰这类支持伊拉克战争的东欧国家区别开来。

美国总统布什去年五月一号宣布在伊拉克的主要战斗结束。然而炸弹爆炸事件、伏击行动、火箭攻击等继续给伊拉克平民、美国军队以及联合国驻巴格达总部等一系列重点目标造成破坏。

达丹埃尔・格罗是设在布鲁塞尔的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的主任。他表示,位于大西洋两岸的美国和欧洲都犯了一些错误。格罗说:“这种情况或许就是这样一种局面,即两人都向对方说:‘我早就说过’。第一次是美国对欧洲人说:‘你们看,萨达姆过去在军事上是个威胁。伊拉克人民现在把我们作为解放者欢迎。本来就应该这样,进入伊拉克,更迭那里的政权。’几个月过后,轮到欧洲人对美国说‘我早就说过’了。你们美国人不再是什么解放者了。你们这么快地就拿下了战争,现在你们怎么去赢得和平呢?’非常遗憾的是,欧洲人的这句‘我早就说过’了作用时间可能会持续很久。”

*美国有所醒悟*

政治分析人士表示,2003年好像是一个外交压力锅。欧洲人对他们看到的美国在政治上的傲慢、经济上的强大力量和军事力量,以及某些人所说的布什政府的单边主义耿耿于怀。荷兰外交大臣博特这样概括大西洋两岸之间关系。博特说:“情况本来应该好一些,不过也并非像人们所说那么坏。我认为,美国已经认识到,如今的世界,正像美国评论员卡根所说,不是有了一个超级警察,天下人就或多或少会感到满意,以为这个超级警察能解决一切问题。我认为美国已经懂得,这个世界上的问题只有通过主要国家相互协作才能解决。”

外交上的鸿沟在年末得到了部份弥合。在那些批评伊拉克战争的欧洲国家的支持下,联合国安理会10月份通过一项决议,授权组织一支在美国指挥下的驻伊拉克的多国占领军,同时为伊拉克管委会制定了确定大选时间的最后期限。

*一场家庭争吵*

欧洲和美国虽然在外交上有摩擦,然而分析人士认为,双方在民主价值观以及文化上依然还是紧密相连的。理查德・佩尔斯是德克萨斯大学历史学教授。佩尔斯说:“说美国和欧洲的问题,实际上是一场家庭争吵。无论是两个家庭内所发生的问题,还是美国同欧洲间发生的事情,他们所共同表达的意思是,‘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对我们为你做的一切没有心存感激’。或者说‘你对我们发号施令,称王称霸’。‘你本来应该挺身而出,捍卫自由和理性’,‘而你却反其道而行之’。”

新的迹象进一步表明, 欧洲和美国正在逐步解决他们之间的家庭纠纷。法、德两国12月初同意支持美国的努力,至少免除伊拉克一部分外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