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萨斯风波促中国改变管理方式(04年1月7日) - 2004-01-07


2003年的萨斯病疫情打破了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常规,更为关键的是惊醒了中国领导人,使其反思自己管理国家事务的方式。

*萨斯之初缺乏透明度*

在萨斯病魔开始袭击中国时,中国缺乏透明度的领导风格严重地束缚了自己的手脚。萨斯病成为忌讳话题。在政府严格控制下的媒体对疫症三缄其口,各大报刊几乎只字不提已出现疫症的苗头。而且,面向公众的预警系统当初并不存在,当局也没有全面收集病例统计数据。更糟糕的是,中国没有及时与世界卫生组织之类的国际组织联系,取得关键性的建议和帮助,致使疫情扩散到国外。

Jeffrey Koplan博士是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前主任、现任Emory大学学术卫生事务副校长,他十分关心并大力协助了中国的抗萨斗争。他说:“任何新疫症在世界任何地点的爆发都会对公共卫生体系、社会和政治结构带来压力,因为新疫症在医学上是疑难问题,它还会乘虚而入,造成社会恐慌,这在美国、加拿大或中国都是如此。而最近中国萨斯病爆发的事例为大家提供以下几点教训:及早诊断病症、及早认识问题所在,并要把这些信息传播给所有该知道的人和一切有关工作人员,由此而对现存问题做出适当的反应。”

*承认处理萨斯不当*

但是中国最初对萨斯病的处理使中国错失良机,未能在疫症出现之初及时做出控制疫情的反应。

2003年4月20号是中国抗萨斗争的转折点,中国政府第一次正式承认萨斯病的存在,并终于公布了病例统计数据。卫生部副部长高强随即承认,高层官员对萨斯病处理不当。

同时,萨斯病魔已无情地肆虐广东,并猖狂进犯北京和山西等地。领导层贻误抗病良机让国家和人民付出了生命和经济的代价,但是也为领导敲响警钟、促使他们反思自己的行政方式方法。

*改变领导层思想观念*

耶鲁大学研究员、前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万延海认为,疫症爆发本来是自然现像,抗病是向大自然作斗争,中国领导人没有必要把抗病斗争和思想意识形态的政治斗争混淆起来。他觉得这场抗萨斗争在改变中国领导层和民众的思想观念上有积极作用。他说:“我觉得萨斯病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政府和民众对健康问题重要性的认识。社会意识普遍发生变化,人们更愿意支持健康工作。萨斯病对中国行政方面的影响是很复杂的,一方面它令人感觉到如果政府倾向于控制信息、不发布信息,会给自己还会给社会制造无尽的灾难。”

萨斯病除了促使中国当局反思自己的行政方式之外也迫使他们向世卫组织等国际机构打开门户,而和这些国际组织协作抗病的经验还有助于化解中共原先对西方世界所抱的戒心和敌意,这些是抗萨斗争的积极效应。然而万延海指出,抗萨斗争也可能产生负面后果。他说:“因为它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政府的强制能力,例如对隔离、检疫,对严格法纪的重视,可能也会给政府人员一个错误的印象,就是他可以用国家的强制力量,可以用传统的社会主义中国的集权力量去解决更多的健康问题。”

中国2003年的抗萨斗争不但促使中国当局放眼世界寻求协作,而且还迫使他们反省政府和民众的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