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温铁军秦晖谈中国农民问题(04年1月11日) - 2004-01-11


中国的改革开放和进一步的市场化已经使农民问题成为越来越突出的问题。学术界就这一问题的讨论意见相当分歧。私有化究竟是不是拯救中国农业的良方?市场经济究竟能不能解决地少人多的农民就业问题?最近来自中国大陆的农业问题经济学家纷纷在北美地区就这些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

*中国问题就是农民问题*

温铁军是一位在中国基层农村进行过将近20年调查的农村经济学家。他最近在纽约发表演讲时强调指出,中国的问题就是农民问题。20世纪前50年农民问题就是土地问题。通过3次土地革命战争已经解决,结论就是按农民人口平均分配土地;任何一位中国领导人上台,无论是毛泽东,还是后来的邓小平、江泽民,实际上都不可能变更农民的土地权益。温铁军说:“这就是革命的结果,除非你再打一次。这个问题相对已经稳定了,这叫做农村基本制度很难变。”

*土地私有制行不通?*

温铁军说,90年代受西方的影响,许多学者开始讨论中国的农业问题和农业政策。但是他表示,中国没有西方意义上的农业问题,中国的根本问题是农民问题。他的观点很明确,那就是西方的所谓对土地实行私有制的做法在中国是行不通的。温铁军说:“你能动员起三千万农民牺牲为你这个私有化,西方的概念你搬过来,你打一次,打得赢,你来,打不赢,你怎么解释呢?这些事情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这个在西方行为什么在我们这儿不行。这个问题非常幼稚。 ”

*圈地运动夺走农民土地*

目前是哈佛大学访问学者的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秦晖在最近于纽约召开的中国三农问题国际研讨会上,以中国农村土地制度的思考为题发言。他指出关于土地问题的两个误区之一就是,认为土地买卖会导致“土地兼并”,激化社会矛盾,甚至酿成“农民战争”。他认为这是中国历史学中最值得反思的所谓“土地兼并-农民战争”理论造成的缪见。他说目前中国的现状是,侵占农民土地的圈地运动轰轰烈烈,把农民拥有的一小块土地夺走,倒是有可能会引起农民战争。

秦晖说:“现在就是按权分配,谁有权就可以批地,谁就可以圈地,谁就可以占地,谁就可以霸占土地,谁就可以把农民赶走。现在现实就是这样。很简单的,这是谁都看得到,而且现在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中国现在已经有三千到五千万无地农民了,还讲什么按人口平均分配土地等等等等。这不是天下奇谈吗!”

*私有制意味着官不抢民*

秦晖说,他赞成中国的问题就是农民问题的观点,但是中国的农民问题决不是私有化太厉害造成的。秦晖说,即使在传统中国,农民问题既不是土地所有权的问题,更不是土地私有制的问题。他说,什么叫做土地私有制,那就是当官的不能抢农民的土地。秦晖说:“所谓私有制不是讲老百姓某甲不能抢某乙的东西,张三如果抢了李四的东西,即使在毛泽东时代,政府也要干预的。我们说毛泽东时代是公有制的时代,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在毛泽东时代,老百姓之间不能互相抢,可是当官的是可以抢老百姓的。而私有制国家当官的不能抢老百姓,其实区别就在这一点。”

*保障农民地权不受侵犯*

秦晖说,当今中国剥夺农民的土地糜诠ひ翟扒�和房地产开发的所谓圈地运动搞得几乎是天怒人怨。这究竟是土地国有制还是土地私有制导致的是不言自明的道理。他认为当前思考土地政策的出发点应该是保障农民的权利。他说,“保障农民地权不受侵犯是维护农民公民权的一个重要底线。”“给农民公民权设置一些保障的底线,划定一些行政权力不宜进入的领域是十分重要的。�? *农民问题变成就业问题*

温铁军目前担任中国体制改革协会的副秘书长。他曾于1987年在美国的密西根大学作短期进修,然后受聘为世界银行的中国农业项目工作了5年。但是他最为骄傲的是,在中国农村进行了将近20年的调查。他说,到了21世纪,中国的农民问题变了,由于农民人口太多,有9亿多,劳动力有5亿多,因此农民问题成了就业问题。温铁军说:数年前他也曾认为解决农民就业问题的良方是通过市场来解决,“尽可能地去强调开通城乡,给农民以基本的国民待遇,无障碍地让他能够参与平等竞争。”但是温铁军说,后来他认识到这种设想是错误的。

温铁军说:“你怎么能设想把农民劳动力,再把城市劳动力加上,中国现在有劳动力八个亿。十年之后我们会超过九个亿。20年之后我们会达到10个亿。世界上有哪个国家能解决10亿劳动力的就业问题?”温铁军说,如果把十亿劳力推向市场就必须打破世界各国的疆界,但是今天的全球化只允许资本自由流动,却不允许劳动力自由流动。因此中国劳动力过剩的问题靠市场是解决不了的。

*乡村建设和市场功能*

温铁军说,中国农村劳动力的过剩使之成为垃圾,全部推向市场他们就成为奴隶。如今的广东,对农村劳动力只用18到25岁的人,25岁以后连简单再生产都不能维持。温铁军说,为此他提出了加强乡村建设的构想,让农民自己组织自己、自己改变家乡的面貌。温铁军说:“为什么我们不能把我们农民中的精英分子组织起来动员出来自己改变自己的面貌,自己来提供自己的公共品?”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秦晖说,他认为应该说,就业问题不能只靠市场来解决。他认为,市场和乡村建设不仅不是对立的,而且,没有市场就没有乡村建设。秦晖说:“我们都知道市场就是老百姓之间的自由交换。老百姓之间的自由交换,只和按权分配有矛盾,至于和乡村建设的道德改善、邻里互助、社区组织,和这些东西完全没有矛盾的。没有市场那就是人民公社了,人民公社时代哪有什么乡村建设?他承认乡村建设实际上就等于承认了市场经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