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吾尔开希谈中国民运(04年1月14日) - 2004-01-14


1989年天安门运动学生领袖吾尔开希在香港说,当年的天安门事件,政府进行镇压,让学生流亡海外,全部责任都应该是政府承担,学生没有一点责任。

*学生流亡责任全在政府*

天安门运动后遭到通缉的学运领袖吾尔开希在流亡海外15年后仍然坚持认为,“八九”天安门民主运动遭到镇压,迫使一批学生领袖和知识分子流亡海外无法回国,责任全在中国政府,他这个观点15年来一直没有改变。他说:“百分之一百在于中国政府,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国家因为这群学生在处理什么事情的时候有不周到,所以就一定要流亡,这么简单。我必须再三强调,我们流亡的责任,百分之百的在于中国政府。”

吾尔开希是星期三在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午餐会上回答美国之音记者问题时讲这番话的。15年前北京民主运动时,来自新疆伊黎地区的维吾尔族的吾尔开希是北京师范大学学生。他在运动遭到镇压后流亡香港,然后到了巴黎,后来落脚美国。

最后,吾尔开希成了台湾女婿,几年前到台中落户,担任当地一家电子媒体的主持人。这次,36岁的吾尔开希来香港参加艺人梅艳芳的葬礼,顺便成为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午餐会的主讲佳宾。他在香港向北京政府发出的主要呼吁就是:让我们回家。

*何时笑着回家?*

10年前,以柴玲等天安门学生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召开了一个“笑着回家”会议,但多年过去,在通缉令上的流亡海外的学生几乎没有一个可以公开地“笑着回家”。天安门事件过去15年了,邓小平、杨尚昆都已去世,李鹏虽然还在,但已退居二线,中国的领导班子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从江李时代过渡到了胡温时代,但流亡海外的天安门学生领袖仍然只有一个选择:继续流亡。

美国之音记者问吾尔开希,中国领导人改变了,而学生基本没有改变,那么,学生无法回国的问题的根本症结在什么地方?吾尔开希回答说:“我们无法回国这个事实本身就表明,中国领导人没有任何改变。也许,中国领导人有些人事变动,但这不表明这些领导人的思想方法和思维方式有根本性的变化。”

吾尔开希说,中国领导人一点没有变化,还是一个独裁政权,和15年前一点也没有什么两样,这就是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发出要求回家的呼吁。

*总有一天会回家*

洛杉矶时报记者马歇尔问吾尔开希,对回家的前景有什么展望,什么时候中国政治就开明到可以让流亡者回家的地步?吾尔开希说,作为流亡的政治异议人士,必须每天思考这样的问题。他说:“我必须让自己保持这个希望,让民主运动继续发展。这样,总有一天,我们会回家的。”吾尔开希说:“我们将不断呼吁中国政府让我们回家,也许用好的语气,也许用不客气的语气。当然,光是呼吁恐怕也不解决问题,我们还必须在国内外继续努力,争取推动中国发生更大的变化。”

*接受批评以期进步*

合众社记者提到,89民运后,学生领袖流亡海外,有许多关于学生领袖的负面报导,那么,作为吾尔开希这样的学生领袖,如何才能不辜负人民的期望呢?吾尔开希说,批评意见接受起来不容易,但如果能虚心接受,就能化为动力,让人不断进步。吾尔开希认为,那些对学生领袖或民运提出的批评是有道理的,学生和民运人士也在不断反省。无论如何,对别人的批评,他是心存感激的。

吾尔开希说,有些“批评”来自“对方”,即把学生当成敌人的那个“阵营”,就是把学生称为“罪犯”的那个“阵营”。吾尔开希说,能受到这种攻击,也是一种荣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