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六大现代流行病给人类带来威胁(04年1月23日) - 2004-01-22


去年年底在美国发现一头感染疯牛病的奶牛,使全美价值一千七百五十亿美元的牛肉工业受到冲击。但是记者兼兽医沃尔特斯在新书《六大现代瘟疫》里说,疯牛病只是在全球出现的各种新兴传染病的缩影。

沃尔特斯说,原以为已经得到控制的疟疾和结核病等疾病,现在又冒了出来,而疯牛病、莱姆病、沙门氏杆菌、萨斯病、汉坦病毒和艾滋病这六大现代流行病,则给人类带来新的健康威胁。沃尔特斯说:“新旧疾病同时出现,是因为人类对环境进行了彻底的改变,让那些从进化角度讲本来不会影响到人类的疾病,直接威胁到了我们的健康。”

*人类成为疾病牺牲品咎由自取*

沃尔特斯书中的主要论点说,人类和动物成为这些疾病的牺牲品,完全是咎由自取。沃尔特斯说:“我提出的论点之一就是,我们不要总是说什么‘人类必须跟大自然作战,如果不小心就会成为大自然的受害者’。我们常听说人类又受到某种疾病的危害,好像人类一点责任都没有。人类改造了自然,改造了生态系统,改变了支持我们生存的自然系统,这才引起了这些新疾病的出现和传播。”

沃尔特斯在书中,把不断出现的疾病跟人为的环境改造联系了起来。他拿疯牛病举例说:“我们已经看到,农业的工业化显然是疯牛病传播的祸根。牛本来不是肉食动物,更不用说是吃同类的肉了。如果没有养牛工业化,人类也不会把死牛的肉加工成牛饲料,这完全破坏了大自然食物链,结果才造成了疯牛病的迅速扩散。这只是一个例子。”

沃尔特斯说,西尼罗河病毒的传播也很能说明问题。他说,西尼罗河病毒是一九九九年出现的,美国西部的克罗拉多州就是重疫区,死了不少人,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携带西尼罗河病毒的蚊子在西部的灌溉田里繁殖得特别快,那里的农业耕种方式为蚊子的繁殖提供了温床。

沃尔特斯还提到了对抗生素有抵御力的疾病的出现。沃尔特斯说:“人类给牛吃抗生素,不是给牛治病,而是为了让牛长得更快,或是为了让它们不生病。这就等于是用医疗手段来赚钱,牺牲的是公众健康。”

二零零二年,美国出现了二万三千例莱姆病病例,莱姆病是由感染的鹿蜱(Pi2)传播的。沃尔特斯说,林木分布越来越零散,增加了老鼠和鹿这两种莱姆病毒主要载体的数量,而其它的环境因素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沃尔特斯说:“蜱的大范围传播跟当地气温和湿润程度的增加有关。现在不少人为接近大自然,把家从城市搬到树林边上,莱姆病的出现,是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

*人类需进一步认识自己生活方式*

沃尔特斯说,新兴传染病帮助人类进一步认识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同时对现代医学的某些假定提出置疑。他说:“这些疾病告诉我们,人类不要占据它们的空间,人类应该在自己的空间里活动。这是一定要注意的。这些疾病还告诉我们,人类是大自然的一部份。新出现的传染病,有75%都是以动物为载体传给人类的,这就是说,人类跟其它动物一样,也是大自然疾病网络的一部份。人类的所作所为,会导致本来跟人类不相干的病毒、虫子和细菌顺着这个疾病网络,向我们靠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