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日德经济进一步迈向市场化(04年1月25日) - 2004-01-25


自由贸易打开了存在于各国之间的贸易壁垒,推动了经济的开放。德国和日本这两个已经暗淡的“经济奇迹”也不得不因应新的环境做出调整,向更高的市场化迈进。

*从经济奇迹到经济停滞*

日本和德国是世界上两个重要的经济实体。它们有着相似的经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在战后又分别创造出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成为全球第二和第三大经济实体。它们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二十多。它们的经验和技术、管理和经营成为世界各国争相模仿的对象。但是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德、日这两个经济体头上的光环同时暗淡下去,经济增长停滞了,而且都遇到了相同的问题。

按照经济学家的概括,这两个经济体最主要的问题是没有跟上时代的变化,在经济空前开放的时代,依然保持过去较为封闭的模式,经济管理政策和公司经营策略也都明显落伍。但是经济学家们也注意到,最近两年,这两个经济体已经开始自我调整,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放弃鼓励垄断政策*

德国日本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安德烈亚斯・莫尔克指出,日本和德国正在逐步放弃过去鼓励垄断、压制竞争的政策,开始鼓励并推动竞争,开放经济,提高经济的灵活性。莫尔克说,过去日本公司的股份基本上都是由本国人控制,以此限制外国公司的进入。现在这种稳定的控股结构已经发生变化。外国公司可以购买日本公司的股份,进入日本市场。

莫尔克说:“有一点清楚显示日本正在走向更高市场化经济,这就是,如果外国公司购买了日本公司的股份,这家外国公司就有权派人进入日本公司的高层管理,对公司决策发挥影响。外国公司通过这种方式进入日本的势头从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强的趋势。这个趋势对日本经济的开放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另外,莫尔克表示,竞争的加剧也迫使日本公司放弃了过去的门户之见,跨公司的协作越来越多,比如丰田公司和日产公司联合研制低排放量汽车等。通过协作,双方的竞争能力得到了提升。

*开放电讯市场*

美国普渡大学副教授马克・蒂尔敦是研究日本和德国电讯行业的专家。蒂尔敦认为,德、日开放市场是在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发生的。这个变化在通讯行业表现最为明显。日本和德国的通讯行业与美国非常不同。反对垄断,鼓励竞争是美国的老传统。从80年代分解AT&T电报电话公司,到世界通讯公司破产都是这一传统的体现。但是,日本和德国的电讯行业过去一直为一两家大公司所垄断,在德国是德意志通讯公司,在日本是NTT通讯公司。在这种垄断下,其它公司很难进入通讯领域,从而造成这两个国家的公司和居民通讯费用大大高于美国的状况,影响了公司企业的竞争力。

不过,蒂尔敦教授说,这种情况在90年发生了变化。蒂尔敦说:“德国最终是在90年代开始放开电讯行业的,它的进展速度要比日本快。德国采取了比日本更为激烈的措施和鼓励竞争的政策。现在日本有点象几年前的德国,而德国则更接近美国。”

蒂尔敦说,日本在2002年降低了电话接入收费标准之后,通讯行业的竞争大大活跃起来,有力地推动了宽频的普及和无线上网的发展。根据经合组织的调查,2000年的时候,日本的上网费用要高出美国的三倍,但日本在宽频普及率上已经超过了美国。

*企业文化发生变化*

经济的开放也对日本和德国的企业文化产生了影响。长期以来,日本一直以终身雇员的企业文化自豪,通过培养员工以公司为家的做法激发了工人的劳动责任感,也成为日本经济的一个重要特徵。但是,德国学者莫尔克指出, 这种企业传统现在已不复存在了。

莫尔克说:“日本已经开始脱离员工为中心的制度。日本某大学在90年代中期做过一个调查,其中一个问题是,‘公司属于谁?’当时接受调查的公司经理们,百分之九十都回答说,公司属于员工。同样比例的经理在‘减少分红还是裁减员工’的选择中选择了‘宁肯减少分红也不能裁减员工’。”

莫尔克说,日本现在许多公司都放弃了员工为中心的经营理念。裁员的现像在日本已经非常普遍了。在德国,过去工会的势力非常强大,几乎所有的工人都是工会会员。但是经济调整的结果使得国有公司和私人公司中工会成员大大减少,工会力量因此而削弱,从而使得公司方面拥有更大的决策权。但是德国与日本不同的是,德国的公司管理法中要求公司的重大决策要经由工会和资方的共同赞成。这项法律是不许触及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