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民办高教现状和挑战(04年1月27日) - 2004-01-27


高等教育在现今的社会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其中民办的高等教育更能提供公立大学的不足。中国的民办教育从五十年代开始受到共产党政府的限制,不过最近几年来却发展迅速。中国民办高等教育的现状如何?它又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呢?

*现代世界的基础教育*

世界银行所属的“国际金融公司” (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在华盛顿就民办高等教育举办了一场研讨会,来自世界各国的教育专家汇聚一堂,探讨高等教育的趋势及其面临的挑战。世界银行曾在一份报告中指出,高等教育已经成为现代世界的“基础教育”,在发展中国家,它关系到国家的前途和个人的生活状况。报告也说,高等教育在现代社会中已经不再是一种奢侈品,而是生存的必需。

来自波士顿一家咨询管理公司的科斯莫・卡利阿瑞可斯(Kosmo Kalliarekos)说,人们想要接受高等教育的最大原因就是希望享有更好的生活水平。卡利阿瑞可斯说:“人们接受高等教育的最大动力,在美国当然也是如此,就是提高生活水平、并且有更好的收入。如果一个18岁的年轻人问我应该把钱投资在哪里?我一定会说,教育。”

*学生素质是私立学校最大问题*

由于高等教育的市场越来越庞大,而公立学校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民办的高等教育逐渐成为潮流。在美国,排名前20名的大学中有18所是私立学校。不过在中国,学生挤破头的北大、清华等都是公立学校,私立学校大概是最后的选择。

在华盛顿的这场研讨会上,来自中国的学富公司总裁孙瑛女士说,中国私立学校最大的问题就是“学生素质”。孙瑛说:“首先就是它的质量、教学质量,这是一个最大的挑战。因为中国私立学校学生的来源层次比较低,都是一些在高考分数线以下的学生,他们在没有机会上公立大学之后才选择进入这些民办的私立学校,这就意味着学员本身水平不是特别的高。”

*别出心裁才能与众不同*

除了学生素质之外,由于中国的私立学校为了能与公立学校竞争,不只在课程上模仿公立学校,在师资方面也大多是延揽公立学校退休的教授。孙瑛说,私立学校想要招揽到学生,应该想办法有别于公立学校,例如提供比较实务的课程或是就业训练。孙瑛说:“对私立学校来讲,一方面应该努力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作更多的宣传、作更多的市场活动,提高他们在社会上的声望。另外就是办一些就业的活动,这样的话,也会有利于吸引更多更好的学生到他们学校来。”

*民办教育有很大空间*

私人办学在中国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从春秋战国时代到清朝末年,私人设立的书院培育了无数人才。不过,自从中共在50年代禁止私人办学之后,全国就只剩下公立学校了。一直到80年代初中国开始进行经济改革才逐渐放松了对民办教育的限制。中国的民办教育在近十年来迅速发展,到2003年,中国的私立高等院校共有一千两百多所,学生共有140万人,不过其中只有47所学校授与的文凭获得政府的承认。中国私立学校在整个教育市场所占的比例虽然从1994年的百分之一增加到2003年的百分之八,但是与韩国的百分之三十八相比仍然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中国近年来也在法规方面逐渐支持民办教育的发展。在1982年新修正的宪法中,首次允许政府之外的“其他团体”共同促进教育的发展,1995年的教育法正式承认私立学校的存在,并且首次鼓励个人投资民办教育,在2003年新通过的民办教育法中更允许私立学校赚取“合理的利润”。

尽管如此,有分析家认为,中国对私有财产缺乏明确的保障仍然是私立学校的最大隐忧。学富公司的孙瑛女士说,模糊的法律规定是中国民办教育面临的挑战。孙瑛说:“中国的法规不明确,例如在去年三月通过的法律中,就没有明确规定在网路上进行教学是否合法。这将在未来产生问题。”

*新技术对外交流势不可挡*

尽管中国对此没有明确的规定,不过多位专家都谈到,由于电脑科技的发展,网上学习(E-Learning)或是远距教学(Distance Learning)将是未来的潮流。国际金融公司的资深教育专家朗・柏金森(Ron Perkinson)说,到2025年,因特网教学将成为一个总值高达一千五百亿美元的产业。

除此之外,全球化也是势不可挡的趋势,全世界有越来越多的学校与国外的学校进行合作或交换。在中国,由于法律规定外资不能独自开办或经营学校,因此外国学校想要在中国投资,必须和中国国内的学校合作。到2003年,据统计中国共有721个跨国的教育合作计划。在欧洲及拉丁美洲许多国家设有大学的Sylvan国际大学联网资深副总裁约瑟夫・达菲(Joseph Duffey)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也准备在未来进入中国。他说,中国有一个非常重视教育的文化,中国现在的年轻人渴望高等教育、父母亲也愿意投资在孩子的教育上,因此,他对中国的民办教育前景感到乐观。

达菲说:“当你走在北京或上海或中国其他地方的街头,你可以感受到那种活力及野心。对教育者来说,这是充满希望的。我对于中国的民办高等教育非常乐观。我认为中国需要私人的投资,他们在过去几年已经向前迈进了几步,我希望中国未来能够允许并鼓励更多对民办教育的投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