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日中纠纷从政府扩大到民间(04年2月4日) - 2004-02-04


中国和日本1972年建交以来发生过的政治纠纷可能是中国外交中最频繁的外交纠纷。不过,日本一些研究中国的学者们相信,中日纠纷从去年开始从政府间的纠纷扩大到民间纠纷。

*误解从迷惑开始*

日本横滨市立大学最近举办的矢吹晋教授退休前的最后公开讲座,题目是“中日误解从迷惑开始”,旁听者有两百多学者、记者、出版界人士和与中国做生意的日商,还有部份学生。矢吹晋引用了中国外交部档案资料说明72年中日建交前,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和前总理周恩来与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围绕日本用“迷惑”二字对二战侵略历史道歉的争论,矢吹晋质疑中日政府都没解决好战争问题便匆忙建交的国策,导致了现在历史问题还纠纷不断。中日建交后大约经过十年年蜜月期,八十年代因日本修改教科书、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纠纷开始。不过日本庆应大学东亚研究所长国分良成认为,中日纠纷最近出现了层面转移的变化:

*好多问题不一定是国家层次*

日本庆应大学东亚研究所长国分良成:“以前国家方面发生的问题比较多,但是最近社会上发生的问题比较多了,这是中日关系最近的一个特点。很难说中日关系现在好不好,日本和中国现在经济方面的互相依赖关系越来越密切,发生了好多问题,这不一定是国家的问题,但媒体的作用比较大,我觉得中国和日本应该媒体交流。”

与中国民间去年在日本企业旅行团珠海买春、日本留学生在西北大学跳下流舞、日本汽车广告触发历史问题等事件后爆发的反日行动对比,中国政府对历史纠纷的态度冷静。

*十六大制定外交新战略*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去年在泰国会谈时决定成立两国外交的智囊机构“新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国分良成是日方的副秘书长,他透露说双方开会并不谈历史问题,完全前瞻性地讨论两国合作与发展。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所长时殷弘去年在日本一个中日关系研讨会上说,中共十六大制定了新的外交战略。

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所长时殷弘说:“十六大一方面对美国的政策,甚至对整个西方国家的态度和政策下了一个根本的决心,就是坚持要实行温和、审慎、乐观和求实的对外政策。但与此同时,十六大还有两个对外政策纲领,第一要加速中国军事全面现、当代化;第二绝不容忍台独。我觉得在多变的国际形势中,如果要坚持温和、审慎、乐观和求实的对外方针,那么怎么样培育和巩固所需要的足够的国内舆论有关共识,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往往决策者比较高明的战略和政策意图同公众接受程度,同公众舆论相矛盾,这是一个国内很重要的复杂化因素,而且它的影响在增长。”

*中国历史观:外交战略最大障碍*

在日本,发现中国政府对日政策变化是从前人民日报评论员马立诚提出对日新思考所透露的讯息。马立诚认为,日本为历史问题向中国道歉了二十一次,中国不必再追究道歉形式,应跨越历史问题障碍,以更高的视点思考新世纪的对日政策。研究中国的许多日本人解读《人民日报》等中国官方传媒内发出的见解时,并不认为存在单纯的个人观点。

在中国电脑网络上涌现谴责马立诚的观点后,时殷弘继续提出的对日新思考更具体地把对日关系作为中国全盘外交战略中的一个棋子。时殷弘出席的研讨会上,日本人议论说,随着中国经济崛起、国力壮大,中国政府已走出战争被害的阴影,谋求在东西方冷战结束后的世界格局中,发展与美国抗衡的国际地位。但是中国政府数十年来苦心教育的历史观,正成为目前国家推行外交战略的最大障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