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预防艾滋在中国大爆发(04年2月9日) - 2004-02-09


近年来中国艾滋病的疫情,发病和死亡率都呈现出明显上升的趋势。专家指出,中国社会正在处于一个转型的时期,吸毒、卖淫等各种社会问题是造成艾滋病大规模流行的主要因素。有关专家建议加强艾滋病知识在民众中的普及,加强非政府组织的作用,预防艾滋病在中国的大爆发。

*进入快速增长期*

中国艾滋病已经进入快速增长期,感染人数每年以30%的速度递增。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国感染艾滋病的人数上升速度跃居亚洲第4位,感染速度在亚洲仅次于印度、泰国、菲律宾,感染总人数已达84万人。到2010年, 中国艾滋病人数将多达1000万人。

针对严峻形势,一些专家警告说,中国对艾滋病出现大流行的估计不足,对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投入不足,民众对艾滋病的知识贫乏。专家指出,中国能用于遏制艾滋病的时间和机遇已经不多,若不迅速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国际合作,中国将成为世界上艾滋病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艾滋病的流行将不但成为中国国家性灾难,而且成为全球性问题。

*由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扩散*

据有关专家介绍,中国艾滋病的流行方式,现在主要是通过吸毒以及性接触为主。吸毒者和妓女在中国已经被界定为感染艾滋病的高危人群。而且现在艾滋病疫情正由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扩散,由于中国严厉打击毒品,而对卖淫嫖娼等社会问题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异性性接触传播将逐步成为中国艾滋病的主要传播方式。

*官方数字远远不足?*

长期在中国从事爱滋病防治工作的「美中艾滋病基金会」董事长赛思明(Marwyn Samuels)表示,由于无法做大规模调查,没有人知道中国确实有多少艾滋病患者,但一般估计目前远远超出官方公布的人数,实际人数应该在一百万人左右,如果没有积极作为,估计几年内就会达到五百万人,到2010年可能会有一千万人,到时候�萨斯跟爱滋病比起来,可能只是小问题�。

赛思明说:�河南输血(导致艾滋病)的事件受到媒体广泛关注。很快这个消息就传开了。但是后来出现很多误解。一些农民甚至以为吃西瓜都能够导致艾滋病。我认为艾滋病在中国的迅速蔓延,并不完全是政府法律或者其它方面的因素,而是传统上的,也就是资金和知识的普及不足。�t.com)

*修改禁娼禁毒法有关条文?*

一些专家建议开展广泛、深入、持续的全民艾滋病宣传教育。修改�禁娼�和�禁毒�法律中不利于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有关条文,此项工作未完成前,应尽快出台相关政策,保护和支持医务卫生人员、社会工作者、民间团体在高危人群中进行预防艾滋病的宣传教育与干预。在这方面,民间非政府组织可以起到政府无法替代的作用。

美国家庭卫生国际组织主任米歇尔举例说,很多艾滋病是因为吸毒时和其它毒品使用者共用针头的时候感染上的。中国政府严格禁止吸毒和注射毒品,很难想象中国官方的卫生预防部门会向吸毒者提供干净的针头,避免艾滋病的感染和流行。在这方面,非政府组织就可以大显身手。

*非政府组织能为政府所不能为*

米歇尔说:�非政府组织可以处理一些对政府来说很棘手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可能是非法的。例如,对政府来说,很难让政府推广干净针头的计划,也就是在毒品注射者当中推广使用干净注射器,因为政府已经宣布使用毒品是非法。而非政府组织成员在社区中往往得到信任。我在中国的时候发现,中国在看待非政府组织方面和国际社会不一样,中国认为这是一个很新的概念,认为非政府组织对政府有潜在的威胁。�

米歇尔说,在中国,只有为数不多的非正式组织,而且他们的职能以及所起的作用都是很有有限的。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让更多的非政府组织发挥作用,取消在非政府组织问题上所设置的障碍。

*中国领导人首次和艾滋患者握手*

自从联合国关于中国艾滋病的报告公布之后,中国艾滋病问题越来越引起中国领导人的注意。在上一个世界艾滋病日的时候,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国务委员吴仪前往北京市地坛医院,看望正在那里住院治疗的艾滋病患者。温家宝胸佩象征着关爱艾滋病患者的红丝,与3名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患者一一握手。这是中国领导人首次和艾滋病患者握手,引起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

*何大一谈中国防治艾滋*

曾经被评为美国时代周刊风云人物的著名艾滋病专家何大一现在担任美国纽约艾伦.戴蒙德爱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Research Center)主任兼执行长,他回忆了他和他在中国的工作小组会见吴仪时的印象。

何大一说�我和我的同事有幸会见了中国国务委员吴仪。我们当时的印象是,中国选择了一位非常能干,非常聪明的领导人在国务院内主管中国的卫生工作。她当时说的话都是正确的。中国领导人知道说那些话是对的,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弄清楚他们说的话的含义。�

何大一还说,中国官方对外国介入爱滋病调查及防治并不特别友善,现在他的单位和其他国际爱滋防治组织在做的是提供小规模、实验性的治疗,希望能在确实做出成效后,能够以实际上的成果显示给中国领导人,取得他们的信任,进而扩大在中国的工作范围,进而影响中国政府采取较积极的爱滋防治政策。�何大一表示,中国希望成为世界强国,但如果不能先照顾自己人民的福祉,成为世界强国的愿望就不能实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