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解决农民问题措施引发争议(04年2月10日) - 2004-02-10


中国去年粮食生产持续第五年呈下降趋势。政府为了安抚农民决定提高粮食价格和放宽农民工进入城市的管制。但是劳工人权人士指出,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正在损害城市贫困人口的利益。

*粮食连续五年减产*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星期一说,中国去年的粮食产量为四千三百零七亿公斤,比2002年减少了两百六十四亿公斤,下降了百分之五,这是中国粮食产量连续第五年下降。

美联社报导说,中国官方认为去年粮食产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自然灾害和更多农民放弃粮食种植转向盈利更多的作物。

报导说,中国政府保证对农村教育、公共卫生、公路修建和其他服务性项目的增加投资百分之二十五,达到一千五百亿元人民币,以促进农村同贫穷作斗争。

中国主管农业的官员表示,中国库存粮食只够用两年,增加进口粮食将不可避免。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把自力更生作为国家安全的国策,把进口粮食限制在粮食消耗总量的百分之五。

*解决农民贫困*

报导说,虽然中国经济经历了二十多年繁荣发展,但是居住在农村的八亿农民人均收入只有城市居民的三分之一。去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百分之九点一,而农业产量增长仅达百分二点五。不过农民人均收入比前一年却增加了百分之四点三。

目前中国农民工人数为九千九百万,比前一年增加了五百万。他们在城市赚的钱是农民人均收入增加的主要因素之一。

报导说,中国城乡差别日益扩大导致潜在的政治不稳定。星期天公布的一份政府报告提出要提高农产品价格以增加农民收入、放松城市居住管制以方便民工进城工作。

*拆东墙补西墙*

中国劳工观察主席李强说,根据中国官方的数据,中国有大约两千万下岗工人,去年接受政府补助的低收入保障人口有两千两百多万。政府采取提高农产品价格的措施,势必增加城市中失业、下岗工人的生活。

李强说:“这样的话粮食价格上涨以后物价就会上涨,他们的工资和收入就会缩水。如果这样的话未来城市工人上访跟请愿活动可能会增加。就是说在未来这一年,政府偏向农民,把粮食价格涨上去了,那现在工人就会急了。”

李强认为,政府采取的措施是拆东墙补西墙,并不能真正调动农民种植粮食的积极性。

*农村税收过重*

李强说:“最关键的问题是地方的税收太贵了,它要养活乡村的一个庞大的官僚体系,给农民的这种负担 比较大。这个问题不解决,把粮食价格抬高对其他的经济会产生冲击,这不是很稳妥的办法。”

*农业生产规模过小*

美国三一学院 经济系副教授文贯忠说,中国政府可以采取措施提高粮食产量,可是产量提高后价格还会下跌。他认为,中国种粮农民收入提不高的最主要原因是种粮规模实在太小。从全世界来看,农产品一百多年来一直在走低,所有国家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有二,一是象美国那样不断扩大农场规模,另一个就是如日本和西欧那样对农民进行巨额补助。但这都是中国做不到的。

文贯忠说:“最最彻底的办法是要把种粮农民的平均规模扩大,那么才能够增加他的收入,但是这里面涉及到一个挤出来的农民往哪儿去的问题。”

*鼓励农民进城定居*

文贯忠说,在私有制下比较容易做到扩大规模,但这对农民相当无情。中国的土地制度有温情的一面,同时却使得规模化生产极为困难。他认为目前中国要突破的一个瓶颈是如何解决在城市化过程中对农民吸收程度太低的问题。他认为中国政府现在应该鼓励农民定居到城市或周边地区。

文贯忠说:“国家如果真的要帮助农民不但要拿出钱来,教育、公共措施、还有就是要检查所有的政策,这些政策里是否有歧视农民的地方。”

文贯忠说, 历史上上海和香港的几次扩大都是数十万甚至数百万难民的一下涌入,政府在公共设施上都没有作任何准备。即使是在租界里也没有不让难民进入居住的先例。往往是先允许他们居住在简易住房内,然后公共设施慢慢跟上,再逐渐把他们转变成素质较高的市民。

文贯忠说:“怎么样能够把农民允许他们流动之后现在要欢迎他们定居下来,甚至要欢迎他们把家属都接过来,要使得他们在这儿繁殖他们的后代,所以他们的后代不再回农村去跟当地农民争夺各种资源,这样当地农民的经济才会逐渐好转。 ”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