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消防队中的新移民 - 2004-02-10


美国维吉尼亚州北部的费尔法克斯郡紧靠着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南部。民族多元化是这个郡的一大特色。这种多元化在当地的各种机构以及地方政府中都有所体现。

今年30岁的李松贵在费尔法克斯郡消防队已经工作了9年半了。他说,这个不同寻常的职业令他很有成就感:“我非常喜欢和大家一道帮助别人。干我们这一行的人背景都差不多。大家都很有团队意识,也都乐于助人。这是工作中让我感到兴奋的地方。比如说帮助病人或者抢救伤员,当他们对我说声‘谢谢’的时候,我会觉得象工资报酬这些东西都无关紧要了,这声‘谢谢’就让我感到非常满足。”

*消防员不仅仅救火*

李松贵说,除了灭火以外,他的工作还包括一些其他的救援任务:“我们是消防队。但是我们每个星期大约只处理一场火灾。通常呢,我们接到的大多数电话都是有关医疗救助、交通事故、汽车着火什么的,很多公共服务方面的事情。有的时候,我们也到小学去,通过现场展示给学生们讲解消防安全常识。”

起初,李松贵并没有打算当一名消防队员。在大学里,他的专业是司法管理;他曾经想在联邦调查局或者中央情报局里干一番事业。但是在他大学二年级的时候,父亲去世了。这样,李松贵就成了母亲唯一的经济支柱。在一位朋友的建议下,李松贵在消防队申请了一份工作。在经过一系列的生理和心理测试之后,李松贵进入了一个5个月的培训项目。李松贵至今还记得培训结束以后他的第一次实地灭火经历。他说:“在培训结束大概一个月以后,我们接到任务去扑灭一场大火。我当时还是个新手,没什么经验。我冲进楼里,周围全是烈火和浓烟。那阵式还真把我给吓住了。在接受培训的时候,我们当然也见过火,但是,在实地看到这种失去控制的熊熊烈火,真挺让人紧张的。”

李松贵7岁的时候和父母一起从韩国移民到了美国。他一生大部份时间都生活在美国,他也和维吉尼亚北部的韩裔社区保持着密切联系。李松贵说:“这个地区的韩国人越来越多。同时呢,我还通过去韩裔美国人的教堂、通过大学朋友来和其他韩裔美国人接触。我母亲没有再嫁人,她和我住在一起。我们在家里吃的是韩国菜,我和母亲讲的是韩语。我们也保留了一些韩国的传统习俗和文化。”

*族裔不同不影响团队和谐*

李松贵说,他的韩裔美国人身份对于他在消防队的工作丝毫没有影响:“开始的时候,我记得我可能是消防队的第二个或者第三个亚裔美国人。那时候,我能感觉到有些人对我们有一点歧视。但是从总体上讲,人们还是接受我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越来越欢迎我。我觉得种族问题根本没有影响我的工作。”

李松贵在消防队的一名同事路易斯・罗林斯出生在巴拿马。在巴拿马运河区干了14年消防之后,罗林斯在1989年举家移民美国。他们先在美国南方的北卡罗莱纳州住下来,后来搬到了维吉尼亚州的费尔法克斯。身材结实、皮肤黝黑、笑起来象孩子一样的罗林斯说,和李松贵一样,他也没有因为种族问题而遇到什么阻碍。罗林斯说:“我在费尔法科斯没碰到什么种族歧视的问题,在维吉尼亚州也没有。我以前在北卡罗莱纳的时候倒是碰到过一些。这其实也是促使我搬到这里来的原因。当时有些人的头脑里存在一些很奇怪的想法。经常有人对我说,‘哎,你好像有口音。’我就会回答说,‘对,你也有啊。你是从哪来的?’他们就会说,‘我从北方来的,纽约、波士顿等等’。或者说,‘我是南方人。’我就说,是啊,这个世界就是多样化的。想象一下如果所有的花朵都是一种颜色的,那世界该有多枯燥。所以,我觉得多样化是个好东西,它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精彩。”

罗林斯在从事消防工作以前,曾经在巴拿马的一家诊所工作。他目前在费尔法科斯的消防队里专门负责紧急救护。在谈到消防工作哪些方面最令他感到满足的时候,罗林斯的见解和李松贵的感受如出一辄:“这个工作使我能够为公众服务、帮助别人、给别人讲解如何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避免生活中不必要的麻烦。”

*全心投入工作*

罗林斯和李松贵所在的费尔法克斯第35号消防站里的工作人员有白人、黑人、亚裔;这里有移民,有本地出生的、有男有女。但是,据罗林斯介绍,这些人身上都有一些共同的品质。罗林斯说:“我们对工作都很投入。不投入,这行就没法干了。消防不仅仅是个工作。干这行的人必须要有一种精神。我的意思是说,可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明明知道前面有危险,还要拼命往前冲。我们干的就是这个,而且我们也喜欢这一行。我们尽量做到事先有准备。但是每天都不一样,每一种场合都不一样,每一件事情也都不一样。不过,我们确实喜欢这个工作,因为我们乐于助人。一天忙下来,我们总可以对自己说,‘哎,今天干得不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