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香港学者谈北京强硬表态(04年2月12日) - 2004-02-12


香港民主派人士表示,北京最近的一系列做法是要减低香港人民对民主的诉求,同时采取拖延政策。在此之前,北京对香港市民要求特区行政长官进行普选等一系列政治诉求作出了强硬的回应。

*北京强调国家主权和爱国者治港*

香港政制发展专责小组组长曾荫权二月十一号向香港立法会讲述该小组首次访问北京就有关香港特区政治发展同国务院港澳办、中国人大法工委以及中国大陆法律专家进行商讨的概况。

曾荫权说,中国中央政府认为香港的政制发展必须要符合一国两制方针、中国国家利益和香港的法律地位,而香港特区政府需要尊重中国国家的主权。中国中央政府也重申八十年代邓小平对管理香港的人所作的定义。也就是说�管理香港事务的人必须是爱国爱港的香港人。他们不作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的事也不会作损害香港人民的事。�在研究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的时候必须听取中央政府的意见。而它的具体产生办法必须符合基本法有关规定,有利于巩固和完善行政主导体制,循序渐进逐步发展适合香港情况的民主制度。因此,中国中央政府认为香港各界在探讨政制改革的时候要整体考虑中国国家利益、香港的长远利益、香港的法律地位,香港的经济发展,基本法的贯彻落实和实际运作的情况,香港的社会民生和各个阶层的利益保障香港的繁荣稳定。

*林行止:北京不信任 选举走形式*

香港信报的林行止在专栏文章中表示,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政治发展的有关爱国爱港的人才能治港的说法显示,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人民的忠诚仍然有疑虑。他认为在这种情形之下的任何选举都将是徒具形式。

*郑宇硕:北京害怕失控*

香港[民主动力网络]召集人,香港城市大学资深政治学教授郑宇硕认为,从中国对香港政制发展的提法看得出来,中国政府的领导层不愿意在香港推行民主。他说:�从共产党政权的本质来看,它不认为能让香港举行真正的独立的民主的选举,基本上它还是害怕失控。它就是觉得还是起码要等一大段的时期。�

*降低民主诉求 拖延民主进程?*

郑教授说,从中国政府的提法看得出来,中国当局不愿看到一种情况的出现,那就是香港市民非常明白的表明要求民主,而中国当局要站出来说不可以。因此中国当局一系列的做法就是首先减低香港人民对民主的诉求,要香港人明白不要寄太多的期望。然后就对民主的进程提出许多的要求。

郑宇硕说:�一方面降低香港人民的要求,另外一方面也是一个拖延的政策,拖延的政策就是说,现在我们要研究很多问题要等一等,要仔细的研究。到头来它非常可能说,时间不够,时间那么紧,我们要多等一点时间。�

*不满情绪化为民主派选票?*

郑宇硕表示,既然如此,香港人民现在意识到2007年普选特区行政长官的可能性不高。香港人民的希望可能就会演变为不满的情绪。而这种不满就累积下去。而在今年九月的时候就会把累积的不满情绪化为选票而投向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候选人。他说:�泛民主派就很可能在立法会取得三十席一半的席位。那对政府可能施加一定的压力。�

令郑教授担心的是这种不满的情绪是否会导致整个社会进一步分化,特区政府威望的下降,中央和特区市民的矛盾日趋尖锐,而[一国两制]成为民进党和台独运动的笑柄。而出现这些各方皆输的情况是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局面。

*李彭广:北京着眼于九月选举*

香港时事评论员、香港岭南大学的政治系教授李彭广认为,中国当局就香港政制发展只提原则不提细节,正是要为今年九月立法会的选举降温。他说:�如果你现在谈的话,从北京的角度来讲的话,只会把九月选举的选情升温。�

李彭广表示,去年七一大游行,今年元旦的大游行,香港市民表达了还政于民进行普选的诉求。鉴于今年九月立法会的选举,中国中央觉得不太好很直接很高调的去谈一些有关香港政制发展具体方案的问题,�比方说零七有没有普选特首等等。因为它恐怕会对九月立法会的选举有一定的影响。对选情和选票的流向有影响。�所以,中国政府先谈原则,先谈原则有一个效果,就是在原则有共识以后,再谈具体的咨询和具体方案的讨论。这样就可以延到九月以后再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