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台民众盼蓝绿阵营停止恶斗(04年2月24日) - 2004-02-27


在2-28纪念日前夕,台湾民众呼吁蓝绿两大阵营停止恶斗,握手言和,共同面对台湾存在的问题,谋求全民的福祉。

在总统府和国民党中央党部之间的大道上,蓝绿两只巨手紧紧相握,民进党和国亲联盟的两位总统候选人携手共舞,向来往的车辆点头微笑。

*贺德芬:翻炒旧恨令人担忧*

虽然这一切都是模拟的,但国立台湾大学教授贺德芬还是感慨万分。贺德芬说:“刚刚看到这两位先生这么可爱地牵手共舞,应该是最近最快乐的时刻。这次选举可以看到,过去几十年的仇恨都会一再地被翻炒,这种现象对台湾来讲是非常可怕的,也让我们非常忧心。”

贺德芬说,3月20号大选之后,现在的两位候选人中的任何一位都不可能从政坛消失,今后还要见面与合作,为什么不能从现在开始就放下身段,真正为台湾未来的发展坐下来谈?

*李幸长:双方应共同面对社会问题*

贺德芬是在“快乐学习教改连线”组织的一个只有十几个人出席的小型集会上发表讲话的。这个团体的召集人李幸长也呼吁蓝绿阵营双方停止恶斗和口水战,共同面对台湾社会的问题。李幸长说:“今天蓝绿双方为了争当总统壁垒分明,剑拔弩张。随着总统大选越来越白热化,把原来并没有什么仇恨的台湾老百姓硬�生的撕裂成两种颜色。我们很怀疑台湾这块土地到底还能不能承受这种撕裂。�? 与会人士的担心决不是杞人忧天。几乎就在他们集会的同时,统派人士率领的一百二十多辆计程车在不远处的总统府前举行示威,反对3-20公投。跟他们对峙的是上百名手持盾牌的警察。

在同一时间,2-28罹难英灵追悼法会在隔壁的2-28和平公园里举行。短短两小时里,在方圆不到一里地的范围内,记者如此集中地看到了台湾历史的和现实的矛盾与冲突。

*政坛撕杀不择手段*

在台湾采访近两月的时间里,记者天天生活在这样一种气氛当中。感受最深的是政坛撕杀的残酷性。双方互揭伤疤,互打板子,对阵叫骂,造谣诬蔑,以我划线,打击异己,甚至为此不惜使用尖酸刻薄和侮辱性的语言,“狗急跳墙”,“不耻之徒”,“无赖政客”都用上了。

绿营的陈水扁向来以言辞犀利著称,而蓝营的宋楚瑜也不遑多让。陈水扁在跟连战辩论时,为了强调自己不是一个善变的人,说他几十年发型未变。于是,宋楚瑜批公投连带批发型。他说:“国防部汤部长说,不管你通不通过,我照买飞弹;蔡英文主任委员说,不管你通不通过,她都要赶快地去推动两岸和平。这就奇怪了,你反正要做,又来搞公投,他以为今年是猴年,把我们当猴子来耍。陈总统还讲他发型从来不变,希特勒的发型变过吗?”

*党派各异兄弟成仇*

斗争不仅在上层进行,民众中也出现兄弟之间、朋友之间、同事之间由于立场相左、理念不同、党派各异而分道扬镳、反目成仇的现象。台中市一对兄弟分别支持蓝绿两个阵营,家门口一边挂蓝旗,另一边挂绿旗,两人不仅发生口角,有时还大打出手,气得母亲要把他俩赶出去。

贺德芬教授说,其实大家平时并不是这样的。贺德芬说:“平常大家很好。比如说,我们大家相处从来不去过问你是哪里人,连想都没有想。尤其是下一代完全都没有这么一个想法。可是每到选举的时候,因为他们要争选票,所以就去挑动情绪,哎,一次又一次,伤痕就越来越大了。”不过,贺德芬承认,台湾的民主之路走到今天不会再走回头路了。

*包宗和:台民主尚未成熟*

台大另一位教授包宗和说,民主就是要有包容性、讲理性,这方面台湾还很不成熟。他说:“越民主的国家,他的民众投票比较会更理性,如果一个民主发展到这样的成熟度的话,候选人要配合民众这样一个期待,负面选战的做法可能就会少用,因为不见得这样的做法会得到民众的支持。”

包宗和肯定台湾民主制度的发展与进步。但是他说,现在台湾民众还是喜欢看到一些挖内幕的消息, 所以候选人就配合民众的口味做这种事。此外,台湾受到中国几千年威权统治的文化影响。他说,过去东方人总要把对手置于死地,现在搞民主政治,“砍人头”变成“数人头”,但思维方式还没有改变,这就需要培养国民的民主素养。

*包宗和:台选举文化有待改进*

那么,如何改进台湾的选举文化呢?包宗和说:“我想将来选举比较多了就不会一变天就有世界末日的感觉。实际上,它是民主政治的一个常态,这样慢慢接受这个事实的话,就对民主素养的提升有帮助,因为大家会比较用平常心来看待政权的更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