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欧盟促美废除伯德修正案(04年2月26日) - 2004-02-27


欧洲联盟贸易专员帕斯卡尔・拉米星期四在华盛顿会见美国国会的资深议员,敦促美国废除所谓的“伯德修正案”,取消对美国大公司提供的每年五十亿美元的减税补贴。其实,美国国内针对“伯德修正案”也存在很大的争议。

*伯德修正案违反世贸组织规章*

三月一号星期一是欧洲联盟要求美国国会废除“伯德修正案”的最后期限。世贸组织在一年多之前就做出裁决,判定这个法案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的规章。欧洲联盟和其它世贸组织成员于去年年底向美国发出警告,要求美国按照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裁决,停止把反倾销罚款补贴给美国的相关公司的做法。

欧盟表示,如果美国不执行世贸组织的裁决,它们就将对来自美国的从纸张到重型设备的一系列产品征收总额可能高达四十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但是,两个月过去了,美国无动于衷。现在,尽管欧盟贸易专员帕斯卡尔・拉米亲自到美国国会进行游说,但是国会根本不可能在星期一的最后期限到来之前对“伯德修正案”采取任何行动。

*美国内专家看法不同*

“伯德修正案”不但在欧洲联盟和世贸组织遭到反对,就是在美国国内,贸易和法律专家表现出截然不同的看法。

华盛顿律师事务所“Willkie, Farr & Gallagher”的国际贸易顾问马修・奈思利(MATTTHEW R NICELY)认为,“伯德修正案”是一项非常糟糕的政策,不仅扭曲了反倾销的正常途经,而且引起一些明显的副作用。奈思利认为,对外国倾销商施以惩罚是应当的,但是按照“伯德法”将这些罚款收入补贴给美国有关公司的做法是不公平的。奈思利说:“现在除了对进口商征收相当重的罚款之后,美国政府还把进口商交纳的罚金转交给它们的竞争对手,这是对这些进口商的加倍羞辱。这就是双重惩罚。”

奈思利表示,“伯德修正案”不仅扭曲了反倾销的正当程序,而且诱导美国公司提出更多的反倾销诉讼以便获得反倾销罚款。同时,奈思利还指出,律师行业中又出现了新的一类,专门为公司争取这笔所谓“伯德”资金。

据卡托研究所提供的资料,从2001年以来,美国每年从外国公司收取的反倾销罚款平均在两、三亿美元左右。

*补贴并不都违法*

不过,另外一位律师,华盛顿“杜威巴兰廷”律师事务所的反倾销专家凯文・登普西(KEVIN DEMPSEY)则认为,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裁决并不符合世贸组织有关补贴协议的精神。他指出,世贸组织并不一般反对各成员国政府给本国公司提供某种形式的补贴。世贸组织补贴协定中所禁止的补贴范围很窄,只涉及出口补贴和进口替代这两类。其它所有补贴都是允许的。

登普西说:“一般的规则是,世贸组织的各个成员可以自由地、按照自己认为是恰当的方式使用资金,只要不违反世贸组织补贴协定的规定就行。各主权国家都同意,有些补贴是应当禁止的,但根据世贸组织的程序,成员国之间如果有争议,应当通过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世贸组织上诉机构通过仲裁的方式处理‘伯德修正案’是根本不对的。”

登普西还表示,那种批评“伯德法”引诱美国公司为获取罚款资金而故意提出投诉的说法也是不成立的,因为这些资金的发放往往要拖上好多年,中间又有许多复杂程序,哪家公司也难以指望通过提出诉讼就能够得到这笔补贴。

“伯德法”是1998年由美国国会通过的。通过这条法律的基本设想就是找到一种合理的办法使用从外国公司征收的反倾销罚款的收入。议员伯德提出,这笔收入应当用于支持那些因外国倾销而受到影响的美国公司。伯德的提案获得通过以后就被命名为“伯德修正案”,或“伯德法”。

*补贴受害者逻辑不通*

华盛顿律师事务所“Wilmer, Cutler & Pickering"事务所的贸易法律专家斯蒂芬・查诺维茨(Steve Charnovitz)对“伯德法”的基本理念提出质疑。查诺维茨表示,补贴受害者的想法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他为说明这个问题打了一个比方。

查诺维茨说:“如果联邦政府设立一个项目,给‘9/11’恐怖袭击的受害者提供经济补贴,这个具体行动是否合理?当然不合理,因为针对恐怖主义的直接行动是美国军队在阿富汗和其它地方采取的行动。这个例子可以应用到贸易问题上。对外国公司征收反倾销惩罚措施就是直接针对倾销所采取的措施。给倾销受害者提供补偿不属于这类具体的针对行动。”

*世贸组织决定美有义务遵守*

查诺维茨认为,虽然美国方面对是否废除“伯德修正案”存在不同看法,对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决定也存在异议。但是,作为世贸组织的成员,美国有义务遵守世贸组织的决定,否则世贸组织的威信就会受到伤害,这对美国一手培养起来的国际自由贸易体系将产生不利的影响。

不过,查诺维茨还指出,遵守世贸组织的决定并不一定要完全废除“伯德修正案”,国会可以根据世贸组织的意见对这条法律进行修改,使之符合世贸组织的要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