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黑人奴隶后代索赔败诉 - 2004-03-03


今年1月下旬,美国芝加哥地区一家联邦地区法庭审理了一桩由几名黑人奴隶后代提出的诉讼案。这几名黑人向法庭投诉说,由于几家美国公司曾经在南北战争以前通过奴隶制牟取利润,因此这些公司应该向黑奴的后代做出赔偿。法庭最后驳回了几名黑人原告的诉讼。

但是,围绕黑奴后代索赔这个问题而展开的辩论却远远没有结束。此外,在索赔案件败诉之后,要为南方黑奴后代索取赔款的人士目前也在重整旗鼓。

1865年美国南北战争后期,北军将领谢尔曼率领联邦军队所向披靡、直捣南方。谢尔曼将军下令,凡是获得自由的黑奴,每家均可分到40英亩农田和军队的一头骡子,以帮助他们开始新的生活。但是,这些解放了的黑奴既没有分到田地,也没有分到骡子。他们于是不得不自谋生路。几代人过后,美国当代的一些活动人士开始奔走游说,希望为这些人的后代以经济赔偿的形式讨回当年谢尔曼将军许诺的40英亩农田和一头骡子,以弥补他们的黑奴祖先付出的艰苦劳做。

*赔偿可愈合多年伤口* 乌卡雷・莫文多是路易斯安纳州新奥尔良市一名消防队员。他同时也是全国黑人后代索赔联盟的负责人。他说,得到赔偿可以帮助愈合难以愈合的多年伤口:“古往今来,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信守这样一条原则。那就是,伤害了个人或者一组人的人需要弥补他造成的伤害。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里的所说的弥补,也就是补偿的意思。”

莫文多指出,美国国会在1998年通过一项法案,同意为二战期间被美国政府关押在西部集中营的每一位日裔美国人幸存者赔偿两万美元。他还说,德国政府直到现在仍然在为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犯下的罪行向以色列赔款。最近在美国发生的这桩索赔案,则是由黑奴的后代向几家美国大公司提出的赔款要求。这些公司包括波士顿佛利特银行、艾特纳保险公司、布朗和威廉姆森烟草公司、以及三家铁路公司。

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律师罗杰・韦勒姆是这个诉讼案原告的代理律师。他说,当年横跨大西洋的黑奴贸易,并不是被人搁置起来的历史记录。他说,黑奴贸易和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一样,是还没有彻底解决的反人类罪行。他说,黑奴贸易遗留下来的种族主义和贫困问题仍然困扰着当代美国黑人社区。几家被告公司的前身在一个半世纪前曾经通过奴隶贸易牟取暴利。韦勒姆说,尽管这些公司现在是清白的,但是它们仍然欠下了美国黑人一笔债。

韦勒姆说:“这些公司如果不是从前参与了奴隶贸易这种犯罪行为并从中牟利,就根本不会有今天的业绩。在这些公司里工作的人--他们的地位、他们的收入--是通过奴隶贸易这种非法牟利方式获得的,而受害者至今没有到得补偿。这些黑人奴隶的后代没有从他们祖先创造的财富中受益。这是个公平问题,不能让一部份人从不公道的事情中获益。”

*反对者称索赔是敲诈*

但是,一些坚决反对黑人索赔的批评人士说,整个事情完全是一起敲诈。索赔的人不过是希望捞取一笔外快而已。而且,这笔钱就算给了,也会很快被某些人终饱私囊,挥霍一空。保守派专栏作家林达・查维兹撰文说,赔款问题实为滋生种族仇恨的温床。约翰・迈克沃特是纽约智囊团曼哈顿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他是一名黑人。迈克沃特在他的新著作《美国应否赔款?》一书中写道,索赔运动是建立在目前很多非洲裔美国人都有的一种情绪之上的。这种情绪就是,如果你是个地地道道的黑人的话,那么,不管你生活有多好,你都会觉得你还是受害者,你还是要觉得美国欠你点什么。

迈克沃特说,持有这种心态的黑人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补偿实际上早已经有过了。60年代扩大社会福利规模就是为了让贫穷的黑人受益。现在,我们有了反歧视行动。这也是一种补偿,补偿的对象就现在是那些索赔的黑人。目前社会上有一种看法,这就是在过去的35年里,社会已经给予黑人一些特殊待遇和优惠了。社会上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看法,就是因为这是实际情况。”

*索赔人士采取新行动*

否决了黑人赔款诉讼的那位联邦法官说,如果原告能够就他关注的一些问题做出令人满意的解释的话,他们还可以再次就这个案件提出诉讼。其中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法官看来,原告没能确立今天的美国黑人究竟以何种方式受到了被告公司的伤害。

支持索赔的人士,包括密西根州众议员约翰・科尼尔斯在内,在提请美国国会审议这个问题时没有成功。最近,这桩黑人赔款诉讼案的主要原告、法律研究员帕尔曼说,活动人士计划在近期向那些曾经在奴隶贸易中获益的公司施加压力。她说,采取的措施将包括广告宣传,甚至抵制产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