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3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三农问题要从根本解决(04年3月5日) - 2004-03-05


中国十届人大二次会议星期五在北京开幕。中国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逐步取消农业税,减轻农民的负担。专家指出,这是向正确的方面迈出的一步,不过“三农”问题根深蒂固,由来已久,不容易从根本上解决。

*温家宝人大提出三农问题*

温家宝在回顾过去一年的工作时说,去年中国的经济增长达到百分之九点一,人均产值已经突破一千美元。他预料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将在百分之七左右。温家宝在报告中特别提出,解决农业、农村和农民的“三农”问题,是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温家宝说,除烟叶外,取消农业特产税,每年使农民减轻四十八亿元的负担。此外,从今年起,逐步降低农业税税率,平均每年降低一个百分点,在五年内取消全部农业税。

“三农”问题近来在中国受到广泛的关注。农民目前占中国人口的百分之六十五,创造的产值却只占GDP的百分之十五。中国官方研究机构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城市和农村人口的收入差距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人口的收入为农村的三点一倍。由于农村的生存状况恶劣,近几年来,农民上访和群体性突发事件十分频繁。去年年底,曾多次发生农民工追讨工钱的惨烈事件。据有关方面的统计,中国农村人口的自杀率是城市人口的三倍。因此,湖北省监利县一个乡的党委书记李昌平在《向总理说实话》一书中感叹道:“中国的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农业真危险。”

*三农问题是一个紧迫问题*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中国问题研究室主任包瑞嘉教授指出,“三农”问题是中国长期存在的一个问题。他说:“过高的税率,当地官员对农民的盘剥,农民认为存在广泛的不公正现像,尤其是在内陆地区和边远地区。这不是一个新问题,只是目前浮现到表面上来了,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尤其在《中国农民调查报告》发表以后,这个问题变成一个紧要的问题。”

包瑞嘉教授说,《中国农民调查报告》集中叙述了农民们对于官员的负面看法,引起了人们的广泛注意,因此中国领导人觉得需要采取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

*农业税每年削减一个百分点*

中共中央和中国国务院在2月8号发表了中央一号文件,专门讨论如何增加农民收入的问题。这个文件表示,要通过减轻税费来降低农业成本,鼓励在当地对农产品进行加工,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同时,文件还号召大力推动农业人口进入非农产业。包瑞嘉教授说,这个文件太笼统,没有谈到具体的措施。然而,对于温家宝总理提出的每年削减农业税一个百分点,包瑞嘉认为是个积极措施。他说:“我认为这是向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在过去十多年里,农业税被当地官员横征暴敛,任何显示中央政府决心和认真削减农业税的迹象,即使按目前的提议只有百分之一,也是个好的开始。”

包瑞嘉说,这个措施不可能立刻就明显地改善农民们的生活。不过,长此以往,加上其他的相关政策,将会给农村带来变化。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包瑞嘉教授说,中国的“三农”问题是个根深蒂固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所能解决的。包瑞嘉说:“显然,中国政府试图改善农民的状况,中央政府试图改善农村人口的生活条件和生存状态,但是农村地区的下层政府极其缺乏资金,他们没有从上面得到足够的资金来满足农民的需要,医疗保健、教育、社会保障、道路交通等服务,都无法得到满足。”

*农民日子苦有深刻制度根源*

包瑞嘉说,因此下层政府感到需要征收各种税费来提供这些服务,而正是这些税费把农民的生活水平推到贫困线以下。《当代中国研究》杂志的总编程晓农同意包瑞嘉的看法。程晓农:“从1950年到现在,五十年当中存在‘三农’问题的年份占绝大多数。只有1978年到1984年这短短几年期间,农民比较少地受到了一些压力,生活状况有所改善,剩下的四十几年,情况都不好。所以问题就在于为什么1949 年以后,农民的好日子就比苦日子少得多,多数日子是苦日子。这里面有很深刻的制度性根源。”

程晓农认为,“三农”问题是中国长期推行的政策的结果。他说:“核心的问题是中国政府的政策基本上偏向于剥夺农村,喂养城市。所以多年来这种政策偏向的结果导致城市一小部份人越来越富,而农村的绝大多数人越来越穷。”

*户口制度希望能取消*

夏威夷大学的周晓教授认为,要真正解决“三农”问题,需要取消户口制度。周晓教说:“中国最大的困难是农村青年就业的问题。现在除了深圳等沿海地区以外,当地工业吸收农业就业人口能力非常低。我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户口制度问题。我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取消户口制度。我希望能够把户口取消。因为中国起码应该有最基本的公民平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