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俄中经济争高低(6) (04年3月7日) - 2004-03-07


俄罗斯经济目前正在蓬勃发展,去年的经济增长率高达7.3%。面对俄罗斯焕然一新的经济面貌,不少经济学家认为,俄罗斯正在急起直追,有可能跟老对手中国一争高下。最近,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莫斯科举行的一个展望俄罗斯经济前景的会议,主题就是“俄国熊赶超中国龙?”

专家指出,对外国投资人来说,在选择哪一个国家作为投资经商地点时通常要考虑以下几个因素:这个国家的政治风险、经济增长率、资本市场、劳动力市场和消费市场等。其中政治风险是一个国家对外资是否具有吸引力的关键性因素。

*政治风险和稳定*

对比中国和俄罗斯,哪一个国家的政治风险更高?哪一个国家更具有政治稳定性呢? 对于这个问题,专家和企业家们争论最大,意见几乎无法统一。

*俄罗斯正退回苏联时代?*

在苏联解体后,中国是世界上剩下的少数几个仍然由共产党统治的国家之一。尽管如此,中国资本主义化的程度和范围都要远远超过俄罗斯。俄罗斯虽然在形式上完成了政治体制的转变,但越来越多的分析人士认为,现在的俄罗斯越来越有倒退回苏联时代的趋势。

*媒体对俄报忧对华报喜?*

然而《经济学人》集团公司资深副主席托尼雷指出,世界主流媒体在报道俄罗斯时,不将眼光放在俄罗斯的未来,却紧盯着俄罗斯现在存在的黑暗一面,许多报道同俄罗斯的实际情况不相符合。而在报道中国时,又只考虑眼前,对中国目前表面上的繁荣景象所迷惑,但却不把眼光放在中国未来可能爆发的政治危机上。

*托尼雷:中国可能爆发危机*

托尼雷说:“中国是否存在着更大的政治风险性呢?我认为是存在风险的。我们知道这个国家的政治情况。我想中国的政治风险是很大的,而且将越来越大。”

托尼雷认为,中国存在着太多的问题无法解决,也不知道该怎样解决,这将对中国的稳定构成严重威胁。他举例说:“在中国目前拥有13亿人口的情况下,中国现在有大约两亿人没有工作。同时另外还有两亿人无法找到固定的工作,他们在农村地区和城市之间不断流动。”

托尼雷指出,中国有将近一半的人口处于失业状态,显然这将严重威胁中国的稳定。

*中国数字准确性问题*

《经济学人》集团的另一名经济学家、该集团的副主席特列蒂克认为,中国目前确实存在着许多问题。中国每年公布的经济增长率以及其他一些经济统计数字让人感到怀疑,以致于象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不得不成立专门的部门对中国的这些经济统计数字进行核对和审查。

*特列蒂克:中国风险小*

但与托尼雷完全不同的是,特列蒂克认为,中国的政治风险比较低。中国虽然存在着各种不满情绪,也有示威游行,但整个局势都在当局的控制之下,整体局势显得稳定平静。

特列蒂克说,中国虽然拥有失业大军,但同时也拥有丰富的廉价劳动力资源。而且中国的劳动力资源都愿意同外国投资者合作,也很容易对中国的这些劳动力进行培训。此外中国的神秘性在外国投资人眼中也越来越少。

特列蒂克说:“在20多年的时间里,中国一步一步地对外开放。最终中国在2002年加入了世贸组织。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中国的对外开放要比苏联和俄罗斯都要早。在中国已经向外界敞开大门时,苏联和俄罗斯还在考虑是否应该对外开放的问题。”

*政策连续性确定性问题*

特列蒂克认为,最重要的是,中国的政策具有连续性和确定性。投资人可以分析预测未来。这些恰恰正是投资人最需要的。

不少经济学家指出,同中国相比,俄罗斯更充满了不确定性。俄罗斯的政策也缺乏连续性。投资人无法预测和评估俄罗斯未来将发生什么。比如,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在俄罗斯总统大选前都保持沉默。专家们需要观察的是:普京在当选后将推行什么样的政策?大选后俄罗斯是否将真正开始一系列重要改革?在普京为首的前苏联安全系统人马大权在握的情况下,俄罗斯在多大程度上会重新走上苏联式的老路?普京未来是否会延长自己的总统任期?这一连串的问题在很多经济学家看来都难以找到答案。

*维持俄罗斯稳定的两大基础*

那么俄罗斯目前的政治稳定性又如何呢?分析人士认为,最近几年俄罗斯政治上相对平静稳定。但目前的稳定建立在两个因素的基础上。第一是俄罗斯目前有大量的石油美元收入,因此可以保障不出现经济危机以及保证按时发放居民的工资和退休金,所以减少了社会的不满情绪。第二是连续数年来一直居高不下的普京的民意支持率。

但专家们说,这两个基础性因素又十分脆弱。叶利钦时代俄罗斯各种政治势力之间存在着平衡。但普京时代没有这种平衡,只有普京的民意支持率。一旦俄罗斯民众对普京开始厌倦,民意支持率下跌的话,俄罗斯的稳定显然会受到威胁。另外,如果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下降,俄罗斯的经济也将面临严重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