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索马里无政府和战争灾难(04年3月7日) - 2004-03-07


美国部队撤出非洲之角的索马里已经将近十年了。联合国为了帮助饥饿的索马里人,以及在首都摩加迪沙捕捉该国头号军阀的那场灾难性的干预,使摩加迪沙落入相互交战的部落民兵的手中。在随后的这些年里,索马里处于无政府和相互交战的状态,给索马里人民和社会造成了令人吃惊的损失。

*律师摩加迪沙卖香蕉*

一辆破旧的卡车载着人和货物正摇晃着要穿过摩加迪沙主要的市场。但是能通过的空间很小。市场内狭窄的泥巴路被人群、动物以及临时摊位挤满了。似乎没有人注意到每条街的路旁都堆积了几尺高的恶臭的垃圾。巴拉卡特市场内的水果摊前,52岁的阿法拉正猛力拍打着成群的苍蝇,让它们不要落在他的香蕉上。他已经在这里卖香蕉十年了。他说这是他从来没想过会从事的工作。他说:“这是最低下的工作。我以前是索马里最好的律师之一。我在法庭内为人辩护。但是现在不用辩护,也没有法庭了。”

阿法拉在意大利一座大学获得法律学位,现在一天赚的钱不到两美元。这些钱他、他的妻子以及8个孩子买食物都不够。他没有剩余的钱来付担其他必要的开销,例如学费以及健康医疗。阿法拉的处境与其他数百万受过教育或没受过教育的索马里人一样。他们在1991年独裁者巴里被推翻后都受到这种混乱之苦。

*索马里百万人死于战火*

政府垮台后不久爆发了激烈部族战斗。从那时起,索马里就一直处于暴力之中。据信,多达一百万人在这期间死于战火、饥饿和疾病。包括教师和医生在内数以万计的人逃离了这个国家,到其它国家寻求庇护。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流失使索马里的教育和医疗系统变得十分衰弱。1995年后期,美国和联合国出于对这个国家暴力行为的担忧而退出索马里之后,索马里真正崩溃了。

*当民兵成年轻人唯一选择*

由于没有人能建立一个中央政府,个别地区被多达20多个部族以及部族分支的领袖所控制。这些人拥有庞大的私人民兵。据估计,摩加迪沙有三万多名的武装人员,分别属于不同的军阀。一名20岁自称穆罕默德的年轻人表示,许多没有工作的年轻人认为,在一个穷人没有什么受教育和就业机会的社会里,当民兵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一份由世界银行和联合国发展计划署进行的全国调查显示,摩加迪沙的青年只有大约四分之一识字。这里的都市失业率高居全世界的榜首。穆罕默德说:“虽然他已经加入民兵的朋友们对他施加压力,但是他还是尽力不加入民兵。他说他宁愿做些能帮助他父母以及国家的事,但是他也承认,他只受过一点点的教育,实在不知道能做什么才能赚钱。”

*关键是制定政策解除武装*

这样悲观的想法使摩加迪沙研究对话中心的主管阿卜杜勒感到忧心。阿卜杜勒与联合国、美国国际开发署、以及其它机构在过去四年间进行合作,试图找出帮助索马里结束无政府状态以及重归国际社会的策略。他说,现在主要的焦点在于制定政策,解除民兵的武装。民兵的数量现在仍然在增加。他说:“我们有20到25万名没有未来或对未来不抱希望的民兵。因此,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枪。有这么多绝大多数都是20岁以下的年轻人。这就是有很严重的危机了。缺少合格和有经验的人来重建索马里是一个挑战。我们的老师十几年没有教书了。当治国者年迈,教育者老化的时候,如何重建索马里呢?可以建立一个中央政府,但是问题是,谁来管理这个政府呢?”

*军阀掌握实权*

现在,只有军阀掌握实权。摩加迪沙曾经热闹的海港和机场仍然关闭,因为没有任何一个部族能够控制这些区域。国际旅行者以及外国货运飞机抵达索马里时降落在泥土简易机场上。这些简易机场由不同的部族控制,他们在那里收取使用费。旅行者在连接首都到索马里南部和中部的道路上要向许多民兵的岗哨缴纳费用。

我们再回到巴拉卡特市场,店家正忙着把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运来的通心粉上架。由于迪拜同意继续与摩加迪沙维持商业关系,这个城市的食品以及其他基本必需品并没有出现短缺。但是50岁的店主候塞因表示,这不是你能买什么的问题,这是你怎么弄到钱买这些商品的问题。候塞因说,在内战发生以前,他是一个自豪的中学教师。现在他在市场上从事体力劳动。他问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我有这样的命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