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将更注重经济平衡发展(04年3月8日) - 2004-03-08


中国发展改革委员会主任马凯在十届人大二次会议上表示,中国政府今后将更注重经济的平衡发展。

*经济快速发展:代价巨大*

马凯在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报告中说,去年中国经济增长了百分之九点一,是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快的发展速度。但是在资源与环境方面,中国为高速的经济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马凯说,中国经济去年对全球总产值的贡献为百分之四。去年,中国消耗的煤炭接近全球总消耗量的三分之一,水泥的消耗量更高达全球总消耗量的百分之四十。此外,中国去年消耗的钢材占全球的百分之二十七,铝占全球的百分之二十五。

*专家:需保持百分之七增长率*

中国今年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是,经济增长达到百分之七,城镇新增就业九百万人,城镇登记失业率保持在百分之四点七。

美国德克萨斯农工大学的中国经济专家田国强教授说,中国要保持社会稳定,百分之七是最起码的增长速度:“他为什么要定百分之七?因为低于百分之七中国的经济就玩不转。也就是说,中国要保证基本的失业率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保持城镇老百姓收入不下降的话,百分之七是一个必要的数字。”

田国强说,他估计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会超过百分之七,有可能达到百分之八,因为目前经济仍然过热,要煞下来不是马上就能做到的。

在美国,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国民经济每年必须增长百分之四才保证增加就业机会。田国强教授说,中国和美国的国情不同:“因为中国隐性失业问题很大,比如说四十五岁的人就退休了,农村人口很大一部份属于失业状态。如果不保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社会不稳定和失业就会造成比较大的问题。”

*严重问题:城乡差距过大*

中国发展改革委员会主任马凯在报告中还表示,今后要采取平衡和可持续的发展战略。他强调了五个方面的协调发展,其中包括农村和城市的发展、不同地区之间的发展、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人和自然的发展、以及国内的经济发展与对外更加开放。

德克萨斯农工大学的田国强教授说,这几个方面问题最严重的是城市和乡村之间的差距过大:“农业在二十五年的改革以后改革带来的贫富差距现在又进一步扩大到改革开放之前,也就是说,城镇和农村收入的差别现在越来越大。农村这一块如果上不去会造成许多问题。”

田国强说,如果农村的儿童大批失学、基础教育跟不上去的话,这些人将来就不能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中与其他人竞争,会给政府和国家造成比较大的负担。

*解决途经之一:土地长期使用权*

位于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的农村发展研究所中国项目主任徐孝白也认为,城乡收入差距过大是中国经济的一个大问题。他说,有两个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一个是在国家预算中拨出更多的资金用于农村项目,另一个是采用能刺激农民积极性的方法来推动农村的发展。徐孝白说,在这方面,一个最好的办法是让农民能拥有土地的长期使用权,这样,他们就会有安全感,对自己的土地有信心,愿意对土地进行投资来提高产量,或是转向种植价值高的经济作物。他说:“他们已经颁布了一项新法, 给予农民更多的使用土地的权利。这项法律并没有给予农民土地的所有权,但是给了他们长达三十年的土地使用权,也允许他们转让土地。这为创立土地市场奠定了基础。”

徐孝白说,中国政府在2002年8月颁布了农村土地承包法。这项从去年3月开始生效的法律允许农民转租和转让他们承包三十年的土地。但是,中国目前还没有开始贯彻这一法律。他说,因此,最重要的是,中国政府从现在起开始执行这一法律,让农民们知道他们拥有这些权利,可以向土地投资,不用担心他们的土地会被人夺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