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剖析中国人权最新发展(04年3月8日) - 2004-03-08


正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全国人大会议星期一开始就有关修宪问题展开讨论,预计将首次把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条款写入宪法。另外,中国政府在最近还释放了几个被关押了多年的异议人士。这些新的发展是否表明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正在放松政治上的控制?是否会影响美国政府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考虑提出对中国人权决议案的决定?

*北京做出一系列举动*

在过去的一个星期,中国政府释放了被关押了十五年的西藏尼姑平措尼珍,减少了新疆维吾尔族女商人热比娅的刑期。更为引入注目的是,中国民主党的创始人之一、被判十一年徒刑的著名异议人士王有才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提前五年获释,开始了他流亡美国的生活。

美国波士顿大学的荣誉历史教授戈德曼在波士顿环球邮报上发表文章说,王有才的获释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因为他和他的同仁在1998年试图成立一个反对党的时候对中国一党专制提出了直接的挑战。与那些讨论敏感的政治问题或是发出要求政治改革倡议的异议人士不同的是,他们通过建立一个反对党这样具体的行动,使言论、结社自由成为现实。另外,中国民主党的领导人不仅是公众的知识分子,他们还是参与民主运动而被监禁的政治活动人士。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主席利奇议员日前也对王有才的获释表示欢迎,认为这是朝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他希望最近一些人的获释标志着中国政府在政治歧见方面采取更为和解的政策。

*非政策转变属于权宜之计*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包瑞嘉教授说:“很难说目前这一系列的释放举动与中国在人权问题上出现长期的政策转变比北京希望影响美国政府在一些问题上的政策决定更有关。例如,美国时不时地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提出有关中国的人权决议,可以想象,北京试图促使美国在今年不要提出这样的决议。”

*美关注发展不愿评论*

中国采取的这些举动以及全国人大把尊重和保护人权写入宪法的讨论是否会影响到美国政府的决策呢?贾米森是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的新闻发言人。他说:“我们正在关注这个情况。在这个辩论结束之前,我们没有评论。辩论之后可能会有些后续行动,在采取行动之后,我们还要看这些新的政策和建议实施得怎么样以及对实际情况带来的影响。这是我们目前在关注的。至于这对我们在即将举行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可能采取的行动会有什么影响,我们还在讨论而且考虑这样做。”

*人权入宪有进步但仍有待观察*

至于全国人大正在讨论把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条款写入宪法本身的意义,中国媒体援引一些法律专家的话说,把保护人权写入宪法的提议本身就非同寻常。

二十年前,人权被看作是资本主义的观念,现在它将在中国的基本大法中占有一席之地,这标志中国过去二十年来在保护人权问题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不过,包瑞嘉教授认为,这种说法有点夸张。他说:“我想,我们都希望在人权上出现更人道和开明的理解上看到一种革命式的进步,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成果。至于目前把保护人权的条款写入宪法是否可以等同于中国在人道主义关注上出现的飞跃,还有待观察。我们都希望这将是中国政策上出现重大改变的一个迹象,但是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

波士顿大学的戈德曼教授认为,在某些方面来说,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与他们的前任采取了不同的方向,他们更加关心中国的弱势阶层;但是他们还是在继续他们前任对倡导民主改革的人的压制做法,他们在释放一些政治犯的同时逮捕其他的人。戈德曼教授说,尽管如此,即将进行的修宪意味着那些寻求行使自己权利的人可以以宪法作为他们行动的基础。她说,自下而上要求政治改革的努力将继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