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马友友和他的丝绸之路(2) - 2004-03-11


在马友友六岁那年,他父亲在纽约创建了一所儿童音乐学校,1962年他们全家从法国搬到纽约。他先是在纽约音乐学院的少年班学习,中学毕业以后曾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之后又到哈佛大学。除了音乐之外他汲取了丰富的知识营养,给他日后的发展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马友友告诉美国之音说,在哈佛大学的学习对他思想的形成具有重要的意义:“那时候我大概十六岁,相当年青,生活的经验很少,不能马上在音乐界里做事,我真的需要学到别的,知道世界上有什么,所以我在哈佛大学学了四年,对历史、人类学和艺术史都很感兴趣。我是学古典音乐的,我学得愈多看得越深,不管是哪种音乐,我都会从中找到其世界性的传统。”

*东西文化相通*

马友友说,在中国敦煌的壁画中他看到唐朝时五根弦的琵琶,(我们现在的琵琶是四根弦) 后来,他在日本过去的首都也看到了这种五根弦的琵琶,上面不仅有中国的山水画,前面还有一个波斯人的画像,而在这琵琶的背后有两块红色的小石头,这种特别的石头只有在非洲的东部才能找得到。这说明在日本制作的这个琵琶,是由许多民族的文化组成的呀。

马友友还说,他拉的大提琴是意大利的,而它上面涂的颜色来源于印度、阿拉伯、斯里兰卡等国家。中国的琵琶来源于中东, 经过了一千多年,才演变成今天直立演奏的琵琶。而中东的乐器到了西方,逐渐演变成欧洲的这种乐器。中国的二胡和马头琴又都是来源于波斯和伊朗,可见乐器在世界上经历过多少旅行啊!也说明各国乐器之间的共同之处要多于它的不同之处。

马友友说:“我永远记住我伟大的老师们所教给我的:想一想不同的人不同的故事有什么共同的地方。”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马友友从一个著名的大提琴演奏家迈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他致力于各民族音乐文化之间的交流、融合和推广教育工作。1998年,他正式创建了丝绸之路这个组织。那么,丝绸之路都做些什么,它的意义在哪里呢?

最早加入丝绸之路的琵琶演奏家吴蛮说:“很多音乐家给我们创作,演奏家们也来自世界各地,我们有很多欧洲和亚洲的巡回演出。像我是中国音乐背景出来的,马友友先生是西方音乐背景出来的,这个计划的主要目的是想让大家知道或者是想让大家回想起来,其实音乐的根源都是一个。”

*勇于挑战新事物*

吴蛮还说:“马友友是一个很有头脑的音乐家,他不光是演奏古典音乐,他拓宽了他的路子,他演奏各国的音乐、演奏很多新音乐, 对他来说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他等于是起了一个带头作用,对观众和其它音乐家来说都好像是一个提示,观众能够听到能够了解到的东西更多。他已经成功了,但他还去挑战自己去走别的路。这一点非常可贵。音乐的相通也使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拉近了距离。”

胡建兵也说:“他真正是把中国的文化和西方的文化在做一种融合,他曾经给我讲过,他说,‘你们可能不觉得,你们在美国演出,去学校去音乐厅一场一场演,等几十年下来以后,你发现,你把中国的音乐已经带到了美国。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作用,它会影响美国的作曲家,它会影响美国的听众,慢慢地去接受你,等几十年、一百年以后再回过头来看,你们做的是一件非常非常伟大的工作,是非常了不起的。中国那么博大的文化,它需要你们这些实实在在的音乐家来把它体现出来,献给美国的听众、观众,我们做丝绸之路也是想的这个。’我觉得特别好,因为马友友有这种号召力,他能找来钱,能有这么多的媒体来报导,我们弄得再地道再好,也没有能力组织这么大规模的世界性的演出,所以我说这是一件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可以说是非常伟大的一件事情。”

*为音乐发展开辟新路子*

皇帝南巡图是一幅举世闻名的绘画长卷,作品再现了当年乾隆皇帝下江南的盛况,最近马友友的“丝绸之路”在碧波地博物馆以放大摄影把画卷投影在银幕上,又以音乐演奏和讲述相结合,来表达南巡图画卷中的故事,使这静静的绘画变得有声有色,这一视觉与听觉创造性地相结合的新形式,引起了观众的极大兴趣。也为音乐的发展开辟了新的路子。

马友友说,在世界的历史上有很多的黄金时代,比如中国的唐朝就有过世界性的经济、文化和艺术方面大的交流和发展,不仅在商业上,在思想和观念上中国和世界也都有许多沟通。我们从历史也可以看到现在和未来,现在我们似乎又是处在这种全球交流互动的情形之下,马友友说:我时常想,如何把握住这个时代,在文化方面做出好的工作:“每个国家每个社会都有音乐,我相信,音乐是表达我们心里最可贵的思想感情的,在人生里,最重要的是不同地方国家的人与人之间有更多的了解更多的沟通,政治、经济和文化都是增加彼此沟通与了解的非常重要的三个方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