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跨种族背景家庭中的爱心 - 2004-03-16


在族裔相融的美国,混合种族家庭或者跨种族背景的家庭是很平常的。当然,每个跨种族或者跨文化的家庭都有一个独特的环境。

坎德瓦拉小姐身材矮小,有一双大眼睛,在印度孟买受的教育,成为律师。她在华盛顿国会山一个公墓遛狗的时候,和她的未婚夫乔朗偶然相遇。当时他们俩都在遛狗,坎德瓦拉那时有三条狗。乔朗说:“我记得有关我妻子的第一件事就是她有一副大嗓门儿,喊声能传老远。事实上,我记得对她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她在对狗大声喊叫,几乎把我震聋了。”

坎德瓦拉说,乔朗是一个身材瘦长、头发灰白、50多岁的律师。第一次见面一定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居然还去问我们俩都认识的一个朋友:那个小个子,养着好些狗,有一副大嗓门儿的印度女人是谁?”

两个人开始一起遛狗了并且交谈。乔朗获悉几年前医生诊断坎德瓦拉患有肾功能紊乱症,在有生之年需要每天经受肾透析治疗。乔朗说:“坎德瓦拉告诉我,她每天要接受肾透析,我回家以后就在互联网上寻找和阅读有关这个病的资料。我认为。对她来说,做肾赃移植比做透析好多了。所以我建议她作肾移植手术。”

*男朋友主动提议捐肾*

更重要的是,尽管他们在这个阶段彼此还不太熟悉,可是乔朗主动提出要为坎德瓦拉小姐捐出他自己的一个肾脏。坎德瓦拉说,她深受感动,感激涕零。但当时她并不愿意接受他的提议。坎德瓦拉说:“通常,当你进行了肾脏移植手术之后,或者进行了任何器官移植手术之后,你还必须进行很多免疫抑制类药物治疗。在器官移植之后,要用很多类固醇药物。过去我在使用类固醇类药物治疗的时候,效果并不好。所以我基本上决定宁愿死,也不要终身使用类固醇。”

在长时间一道遛狗的那段期间里,乔朗设法说服坎德瓦拉去做肾脏移植手术。他们的友谊后来发展成为爱情,坎德瓦拉接受了乔朗的求婚。 乔朗说:“我们同一天里结了两次婚。上午我们在一个印度教神职人员面前结婚。那是我从来没有想到的经历,我赤脚结婚,而且要坐下。下午我们在一个教堂里,由一个基督教牧师主持结婚典礼,当时她的几条狗也全在场。”

后来不久,乔朗夫妇了解到有了一种新的肾脏移植疗法,基本上很少需要类固醇疗程。不过,坎德瓦拉仍然拿不定主意。这次她又有了其它方面的担忧。坎德瓦拉说:“我对他给我一个肾非常担心。万一他剩下的那个肾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呢?”

在他们的婚礼举行后的九个月,医生为坎德瓦拉进行了一次肾脏移植手术。捐赠一个肾的是她的丈夫。移植手术非常成功,从而为坎德瓦拉展开了一个能够象正常人那样生活的前景。这一对夫妇准备迎接下一个挑战,这就是组成一个真正的跨文化的家庭。遗憾的是,他们不孕不育,不能够有自己的亲生孩子。

*领养印度遗弃女孩*

乔朗夫妇在印度孟买的一个孤儿院里碰到了加亚特利。夫妇俩都非常喜欢这个女婴。当时她只有一岁。由于这个女孩的妈妈患有艾滋病,人们也就认为这个女孩是HIV阳性。乔朗说:“她一直在接受HIV病毒抗体检验。我猜测那是标准的试验。她最初的检查可能呈阳性。不过,那也可能是因为婴孩有HIV病毒,也可能是因为母亲有HIV病毒,所以婴孩身上产生了抗体。”

不管这个婴儿的条件怎么样, 坎德瓦拉和乔朗都决心要收养她。整个领养过程耗时15个月。在这期间加亚特利再度接受了试验,而这次试验的结果是阴性的。小女孩来到了首都华盛顿。在她的生活中,她第一次有了一个家和一个家庭。加亚特利现在两岁半了,她是一个活泼和幸福小女孩,短而黑的头发,褐色的皮肤,一双又黑又大的眼睛闪闪发光。乔朗夫妇开玩笑时争论这个女孩更象谁,象爸爸,还是象妈妈。

坎德瓦拉说:“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说她像我。我并没有看到我们有很多相象的地方。但是不知道她是领养孩子的人都会假定她是我的亲生孩子。他们说,这孩子看起来就像我。乔朗尝试说服每个人,孩子长得像他,但是迄今为止,他的说服工作并不成功。”

坎德瓦拉、乔朗以及加亚特利经常在国会山的公墓遛他们的六只狗。一个美国家庭的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