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数理化学科女生持续下滑令人堪忧 - 2004-04-07


美国政府设立了几百个项目,投入了大量财力,希望增加科技、工程和数学专业里女生的人数。尽管做出了很多努力,但是调查结果却发现,计算机系女生的人数还在持续下滑。很多组织都在设法防止数理化学科出现同样的趋势。

“西北女学生合作项目”开展的“课堂科学”计划进行了一年半,最后一次会议是在美国西岸西雅图市附近的微软校园里召开的。参加该项目的女学生一说:“我是一个滑翔学员,将来希望在航空事业方面开创一片天地。我相信外太空在等着我去探索。”参加这个项目的女孩子们,跟学校老师和自己的导师聚在一起,展示自己在科技、工程和数学方面取得的成果。女学生二说:“我可能会去学精算,精算是数学的一个分支。精算师可以在保险公司工作,每天跟统计数字打交道。”

虽然孩子们有这些远大志向,试点也很成功,但是要想让女性进入高科技领域,依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女学生三说:“我长大了想当法医,因为这个职业很有意思,但是后来我知道当法医要学很多专业科学知识,而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现在我就经常因为化学课而头痛,因为化学太难懂了。”

*两性存在信心差异*

特施・米林斯・兹库从微软公司退休之后,开始辅导科技领域里的黑人和拉美裔学生。他说:“如果让一名男性程序师和一名女性程序师坐在一起,男程序师十有八九都会觉得没有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而女程序师则会比较客观,知道自己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这就是两性在信心上存在的差异。”

米林斯・兹库说,女孩子的自信心在青春期就开始削弱:“现在的情况简直太糟糕了。从一个女孩子身上,你能一眼看出她对男孩子感兴趣,对自己的外表感兴趣,但这些都是留不住的。这些留不住的东西反而成了她生活的重点,她在教室里对学科学的乐趣逐渐消失,因为这不够酷。你随便拿起一本Glamour时尚杂志,在里面能找到科普文章吗?绝对找不到。这就是问题所在。我并不是说要让女孩子们完全放弃对时尚、对外表、对异性的兴趣,而是不能让这些东西占据她们的全部生活。”

米林斯・兹库说,要对抗荷尔蒙和大众传媒对孩子们的影响,最关键的就是要跟其他同样关心女性和科技的人联合起来。卡伦・彼得森两年前筹办“西北女学生合作项目”也是出于这种考虑。彼得森是一位教育学教授,最初的时候,她跟其它共同创办人是想创办一个新的教学项目,吸引女学生对科学的兴趣。彼得森说:“我们先对需求进行了考察,结果发现了很多原来根本不知道的项目,这些项目都很棒,但又都苦于孤立无援。所以我们决定,与其创办一个新项目,不如设法把这些已经存在的项目联系起来。”

*青春期发展是关键*

彼得森说,把现存项目联系在一起对于帮助在校女生不放弃对科学工作的追求,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把整个教育过程比做是输送科技人才管道的话,那么青春期就是管道上最大的漏洞,在这段时间里,在女孩子眼里,男生要比生化实验有趣得多。

勘德斯・威廉姆斯是华盛顿州塔克马一家女子中心的毕业班学生。她承认,从小就让女孩子对科学产生兴趣会有帮助,但是她也提出,这样做并不够。威廉姆斯说:“要从始至终让女生参加科技活动,支持她们的努力,不要上了高中就不闻不问了,要始终鼓励她们将来进入科技领域去发展。”

勘德斯“说到做到”。她在会议上发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之后,就开始为“技术学生会”招募新成员。在“技术学生会”最近的一次比赛中,勘德斯在结构工程项目中击败4名女生和45名男生,获得了第一名,她说:“宣布我是第一名的时候我高兴得喊了出来。我赢的时候总会趾高气扬,不过这种表现不会持续很久,而且我也不会过份嚣张。我想自己能做到的事,就不应该算是吹嘘吧。”

勘德斯和同样来参加会议的12岁的非洲裔美国女孩迈兰达・莫里斯聊了起来。迈兰达在会议的计算机课上帮了一天的忙。迈兰达说,她发现,女孩子既能在数理化课程上有充足的自信心,又能成为学校风云人物,二者之间并不矛盾。迈兰达说:“当然不矛盾,绝对可以做到。我在学校里的知名度就很高,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名字。这样很好。科学学科一直是我在学校学习期间最重要的内容,是最酷的,不能跟受欢迎的程度做比较,因为哪天我研制出一种能治病的新疫苗,我自然会受到大家的欢迎。”

迈兰达长大以后想当一名医生。“西北女学生合作项目”现在结束了。项目的创办人正在寻找新的投资,希望把这个项目向全国推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