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人大释法港民主派忧虑加重(04年4月8日) - 2004-04-08


中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基本法有关政制发展的条文进行解释之后,香港民主派人士的忧虑并没有得到平息。中国学者对这次北京和香港之间的争论进行了分析。

*北京对港政制发展有决定权*

中国十届人大常委会4月6号发表了对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解释草案。人大释法是针对香港基本法两个附件来解释香港有关特别行政区长官的产生以及立法会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

根据基本法规定,人大常委会有权对基本法进行解释。而香港民主派人士认为,人大释法就是表示对香港政制发展有最后的决定权而不是顺从民意。

*香港北京缺乏互信*

北京大学法律系教授张千帆认为,北京和香港双方对基本法的共识,主要是缺乏沟通,两边的争执并不完全限于对基本法的争论,还有其他的因素存在。

张教授说:“我想最根本的原因,大陆和香港之间的这种对话,我想多少体现了双方一种缺乏互信,这次尤其体现得比较明显,就是说中央政府不是非常信任香港它这种自治很民主的发展。然后香港,尤其是民主派可能也不太相信中央政府比较宽容的允许它以后的政制发展。所以我觉得这主要的还不限于法律问题 ,更重要的可能是双方缺乏一种互信的基础。”

依照基本法,香港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而所有这些权力都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予的。当双方对基本法有不同看法的时候,北京对待香港的态度就会引起香港很大的负面反应。

*中央政府应注意处事方式*

北大的张教授说:“以后可能中央政府更需要注意一个方面,就是说在处理别的事情的时候,尤其不要让别人觉得好像它就是在行使一种权力,就等于是用权力在某种意义上压制香港的发展,因为以前我们对这方面不是很注意,结果引起的后果也不是很理想,象陈水扁第一次当选的时候,大陆这边的态度是非常强硬的,但是用强的态度可能最后反而帮助了他们不想帮助的那 一方。最后结果是适得其反。在第二次选举好像大陆政府吸取了以往的教训,反应比较平和一点。”

张千帆还表示,在香港方面,“中央政府也可以采取这种较类似的比较和缓的态度,以一种比较平等的身份和香港方面进行一种对话,而不是说你已经是我国家的一部份,我已经把你统一进来了,然后你就是我的下级政府。那么,我对你就是一种命令和服从的关系。我想这种态度对于这种对话是没有太大帮助的。”

*港人权组织计划反释法大游行*

香港民主派人士认为,人大释法后,香港的民主发展更加困难,因为基本法里面附件一和附件二的选举产生办法加设启动机制,就是要获得中央的批准,使得香港无权主动提出修改政制。

另外,香港民间人权阵线计划举行411大游行,要求人大撤回这次的释法决定。目前人大副秘书长乔晓阳到香港去解释基本法的释法,这到底会产生多少效果,这就要看两边实际有效的对话发展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