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官员抵港解释人大释法问题(04年4月8日) - 2004-04-08


中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基本法附件关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进行释法之后,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一行三人前来香港,通过闭门座谈和公开座谈的方式同香港各界人士进行交流,以消除香港市民的疑虑。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李飞和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徐泽应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的邀请,4月7号抵达香港进行三天访问,7号和8号早上分别同香港学术界和法律界人士进行闭门的座谈会,就此次释法进行说明和交流。4月8号下午,在香港九龙湾的展贸中心举行公开讨论会,乔晓阳向包括香港民主派议员在内的各界人士解释这次释法的原委和必要性。

*乔晓阳:两地需长期磨合*

乔晓阳表示,他是本着十六个字的宗旨来香港进行交流的,即�理性对话,良性互动,坦诚交流,寻求共识�。他对香港的记者表示,他在同法律界人士的交流中既听到了支持释法的声音,也听到了反对释法的声音。他说,支持释法的理据和反对释法的理据都说得很清楚,使他进一步体会到中国大陆和香港特区法律体制的差异。他表示,香港长期实施普通法,而中国大陆是另一套法律制度,对释法有不同的解读,因此两地磨合的过程还相当长,需要进一步交流。乔晓阳说:�两地的这种法律制度有了基本法之后,怎么衔接,怎么磨合,这是一个大学问,就这个学问来讲,来日方长,探讨无止。大家彼此更深入交流,希望这种交流进一步进行。�

*乔晓阳:人大释法必要及时*

乔晓阳非常明确地表示,人大常委会释法是必要和及时的。他说,自从去年�七一�以来,香港社会围绕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关于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在2007年以后是否需要修改的问题产生较大的不同理解和认识,对香港未来政制体制的发展也有较大的不同理解和认识,而这个问题关系到一国两制方针和香港基本法的贯彻实施,关系到中央和特区的关系,关系到香港各阶层、各界、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到香港的长期繁荣。乔晓阳说:�因此中央一直高度关注。由于对这个问题的争论不休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到香港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已经出现了把这场讨论引导到偏离基本法规定的倾向,从而在根本上影响到香港政制发展理性健康的讨论和顺利的进行。�

*乔晓阳:释法未干预一国两制*

乔晓阳说,在这种情况下,全国人大常委会经过反复研究,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包括依照法定程序征询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的意见,听取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成员和香港特区政政制专责小组的反应,并听取香港各界人士以及港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意见,然后依照宪法和基本法的规定行使了解释权。

乔晓阳认为,这次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是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所赋予的职责,是责无旁贷的,而且释法并没有干预香港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香港必须适应香港主权回归中国之后宪制方面的变化。乔晓阳说:�不能把全国人大制定的、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的这样一部全国性的法律按照普通法原则去解释,而必须把它同其他全国性法律一样按照内地法律制度的解释原则来理解和解释,特别是涉及中央管理的事务和中央与特区关系的条款就更是如此了。�

*乔晓阳:释法出于万不得已*

针对美国驻香港总领事祈俊文提出的有关人大常委会是否以后还会主动解释基本法的问题,乔晓阳表示,人大释法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为了香港利益而采取的行动。他说:�注意到报章上引用了我2000年4月1号在香港演讲中的一句话�今后不会、也不必频繁释法�,他只引用了这一句。接着我(说)在另一方面必要时今后如果人大常委会再进行释法,也希望大家以一种�平常心来对待�,因为这本来就是一国两制的应有之义。�

*金钟:单一制≠中央集权*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对人大常委会这次释法持反对态度。金钟说,中国高官在这次释法中强调中国是单一制的国家,地方权力都是来自中央的授权。金钟表示,这些言论从中国宪法和基本法相关部份来看有误导的成份,因为中国宪法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七条和第一百零五条明文规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是地方国家权力机构,代表由选民直接或间接产生,这是对地方政权权力来源最明确的规定,中国宪法没有任何文字显示地方权力是中央授予的。金钟说:�单一制并不等于说是中央集权,权力都集中在中央,尤其不等于是君王制度、封建专制、独裁体制。他们是有意回避这个问题,理论上是离开了宪法的根据来说明这个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