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观察人士:中国自由增加但民主缺乏(04年4月20日) - 2004-04-20


中国问题观察人士最近在美国威斯康辛州大学举办的一次研讨会上说,尽管中国的老百姓似乎有了以前所没有的很多自由,但是中国的民主事业几乎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费里曼:百姓享有空前自由*

美国威斯康辛州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爱德华・费里曼说,在中国,跟毛泽东时代的后期相比,或者跟六四惨案以来,以及邓小平1992年南巡讲话以来相比,整体而言,至少在中国的城市,也不仅仅局限于城市,中国的老百姓正经历前所未有的自由,有些人甚至说,他们非常自由。更有人说,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象现在这么自由。

*有些人不关心当局“践踏人权”*

费里曼教授同时指出,在这种表面的自由外衣下,如果你向人们指出当权者一些残暴的践踏人权的事例,如当局最近判处宗教人士死刑,并持续镇压西藏的宗教人士。他们会说,这些人搞封建迷信活动,制造麻烦。费里曼教授说,这些人对中国当局实施的有辱人格、残酷无情的政策并不关心。

费里曼说,“他们并没有认识到集权专制和凶狠残暴的专制制度。他们能认同这个统治集团把稳定作为首要任务的政策。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个稳定却意味着当权者不惜以任何代价来延续共产党的专制,对那些危及其统治根基的人们和事情进行镇压。”

*王超华:自由民主方面无进步*

王超华曾经是1989年天安门示威抗议活动的学生对话团成员、六四事件后被当局通缉的二十一名学生领袖之一。目前流亡美国的王超华说,在公民的政治权利方面,她并不认为中国人民比过去更加自由了,中国的社会比过去更加民主了。

王超华举例说,中国当局长期以来一直对互联网进行严密监控,并对在互联网上发表有关敏感政治问题看法的人士进行打压,逮捕或判刑;另外西藏宗教活动人士,以及法轮功修练者人权被践踏的现像极为普遍,尤其多见于中国广大的农村。

*侵犯人权新特点*

王超华说:“但是,我认为人权被践踏的特点这些年来发生了变化,从政策上对人权的践踏,发展到体制上对人权的践踏,主要是腐败的机构对人权的践踏,尤其是基层的司法部门和地方当局相互勾结的腐败现像非常普遍。”

王超华说,在中国,虽然中央当局对地方和基层单位发生的一些冤案错案也曾追查并给予平反,但是,保护中国老百姓的人权免遭践踏,以及纠正人权被践踏的案例,越来越困难。王超华指出,地方和基层单位践踏人权的现像之所以越来越普遍,追根溯源,就是中央政府从来不承认当年在六四事件的处理上用坦克和机关枪来镇压是最严重的践踏人权并给予彻底平反。 她说,这就是为什么地方政府才会这样有恃无恐,大加效仿,致使中国老百姓自由和民主的空间越来越小。

*中国民主人权正面发展*

是不是说,在中国就没有民主和人权了呢?对此,美国威斯康辛州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爱德华・费里曼说,实际情况则不然。

他说:“中国的领导人不仅不希望外界把中国看成凶狠残暴的政权,因为中国希望成为亚洲的盟主,并在世界事务中跟美国一比高低。中国明白‘软实力’的重要性。中国知道不能再使用六四事件时使用的恐怖办法,希望外界把中国看作是有人权和民主进步的地方。甚至在中国政权内部专门有人负责推动中国的人权进步,关注中国的酷刑甚至死刑问题。”

*费里曼:中国社会制度能容纳民主人权*

费里曼说,中国政权的政策是尽可能同大多数人合作,打击少数人,而且在实施这个过程中做得比过去越来越好,比如,他们不是释放了被关押了几天的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和张先玲吗? 费里曼表示,他对中国的人权和民主进步并没有失去希望。

他说:“自由本身具有吸引力,而且在中国,一些有良知的记者,律师,农民,退休人员,被强行拆迁的人们宁愿为追求真理,人权等承担风险,鉴于中国政权的性质,虽然这些人为此付出了代价,但他们是未来一个更好中国的前途所在。我认为,中国社会制度的性质完全能在中国内部为民主和人权建立一个后备基地。”

*永不放弃 终将胜利*

六四事件后被当局通缉的二十一名学生领袖之一的王超华认为,在中国实现真正的民主和自由,取决于中国老百姓政权权利的意识,取决于政治制度的改革。

美国威斯康辛州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爱德华・费里曼认为,只要中国致力于民主自由的人士能坚持不渝地奋斗,他们的目标终有一天将会实现。

他说:“尽管中国的社会制度存在很多因素,使中国人民追求民主、人权和自由很困难,尽管这似乎已经毫无希望,但是我却坚信温斯顿・丘吉尔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著名讲话,‘永不放弃,永远,永远不要放弃,永远,永远不要放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