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会纪念台湾关系法25周年(04年4月21日) - 2004-04-21


美国国会召开听证会,纪念《台湾关系法》二十五周年。不过一些议员认为这一法案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应该予以修订。

*海德:外交关系法里程碑*

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星期三举行特别听证会,纪念《台湾关系法》二十五周年。委员会主席亨利・海德破例在会议上向《台湾关系法》的起草人、白发苍苍的赖斯特・华尔夫致敬。华尔夫是当时国会众议院东亚及太平洋事务小组委员会的主席。共和党籍的海德众议员本人是1979年《台湾关系法》获得通过时担任国会议员的少数几位现任议员之一。他称赞《台湾关系法》是美国国会通过的各种法案中的一个典范。海德众议员说:“这项法案经历了时间的考验,是国会通过的有关外交关系法案的一个里程碑式的法案。”

*兰托斯:国会明智决定*

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民主党籍的资深议员兰托斯也表示,《台湾关系法》为美国各届政府处理美国与中国及台湾的关系提供了一个法律基础。兰托斯说:“四分之一世纪已经过去,历史证明,国会做出了明智的决定,通过了这项坚定不移的法案,以确保台湾的自卫能力,以及台湾参与国际经济的能力。《台湾关系法》给予了台湾足够的空间,以便他们能追求革命性的政治改革,和快速增长的经济。”

*凯利:美中关系支柱*

1979年初,美国政府跟北京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同时断绝跟台北的官方关系。为了阻止中国以武力强行夺取台湾,美国国会在同一年通过了《台湾关系法》,并且在4月10号正式成为美国法律。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凯利说,从此,《台湾关系法》就成了美国各届政府处理美中关系的一个重要支柱。凯利说:“这个月我们纪念《台湾关系法》二十五周年。《台湾关系法》跟三个联合公报以及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一起,成了处理美国、中国和台湾之间政治和安全关系的基础。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情况,这些法律和政策当中有些方面很敏感,有的地方甚至相互矛盾。”

*凯利:一个中国定义不明*

很敏感和相互矛盾的地方甚至包括一个核心问题,究竟什么是“一个中国”政策。助理国务卿凯利说,连他自己也没有一个完整的答案。凯利说:“在我的证词中我提到了‘一个中国’政策,但我没有给它下定义。其实我也不确定自己能否很容易的给它下定义,但是我可以告诉各位,‘一个中国’不表示什么。我们所说的‘一个中国’政策不是北京所说的‘一个中国’原则,可能也不是台湾的某些人所说的‘一个中国’原则。我们的‘一个中国’原则是指海峡两岸的某种联合。这一直是我们的政策。”

*议员:确保台自卫条款不够清楚*

一些国会议员认为《台湾关系法》当中有关确保台湾自卫能力的条款不够清楚,应该更加明确。来自内华达州的民主党籍众议员伯克利质问助理国务卿凯利说:“假如中国对台湾发动军事侵略,你认为美国政府会采取什么行动?”凯利没有正面回答美国是否会出兵干预,而是引用《台湾关系法》当中的有关条款、以及布什总统在上任后不久后做出的有关台湾问题的讲话。布什总统在那次的讲话中说,“美国会尽一切所能帮助台湾自卫。”

*罗德曼:美助台决心不移*

很显然,美国在如何处理跟中国及台湾的关系方面有一些模棱两可的地方。但是美国国防部主管国际安全事务的助理部长罗德曼说,美军帮助台湾自卫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罗德曼说:“军事威摄应该尽可能不模糊。我们的任务是对中国人的想法产生影响,把他们估算错误的可能性降低到最低点。”

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的多位国会议员还抱怨说,台湾民选的领导人不能来华盛顿跟白宫官员和国会议员直接会谈,这是《台湾关系法》的一大缺陷,并敦促布什政府改变这一做法。

但是助理国务卿凯利提醒这些议员,不跟台北保持官方接触是自从《台湾关系法》二十五年来美国各届政府执行的一贯政策,改变这个政策有可能带来很大的风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