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普通中国人回忆评论六四(04年6月1) - 2004-06-01


今年6月4号是当年震惊中外的六四惨案十五周年。海内外关注六四事件的中国人以各种方式纪念这个影响中国历史的重大事件。本台记者采访了两个普通的中国人,听听他们当年的经历和今天的想法。

*学生绝不是暴徒*

赵先生是北京人。在1989年六四前夕,他人在深圳。他说,他当时在深圳大剧院对面顶楼上办公,游行示威的学生和群众全都在楼下的广场上,一览无遗。

他说,他1989年时是做生意的商人,虽然没有参与政治,但每天关心政治,看香港的电视节目。

赵说:“那个时候不还没封锁吗?我是昼夜看香港的电视节目,我们还有朋友,把香港的节目都录像录了下来。”

记者:“你们相信香港的电视节目?”

赵说:“我们相信真实。天安门广场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啊。”

记者:“你相信是解放军打死市民,还是市民打死了解放军?”

赵说:“当然是解放军打死了市民。”

海涛:“有人说是暴徒杀死了解放军?”

赵说:“我不相信这样的事。”

赵先生说:“学生手无寸铁,从清明节悼念胡耀邦4月15号以后,这么长的时间,两个月内,你看北京百万市民游行,哪个商店被砸了?你看有小偷吗?你看有坏人出现吗?那个时候,学生都非常理智,怎么会动武力呢?他们不是暴徒,学生绝对不是暴徒。”

*中国留学生愤而抗议*

六四惨案发生时,武汉的张先生正在瑞典留学,在瑞典皇家工学院做博士后。他说,六四凌晨,也就是当地时间6月3号晚上8点多,许多留学生都在看电视。

他说:“我记得很清楚,开始就是一辆坦克,往天安门方向开,然后,被人们挡住了,然后,还有人上去砸。后来连续有很多镜头,后来,又印象很深的著名的镜头,就像一个城被占领了,当兵的拿着枪,后面是火光。就像是原来看的电影:日本鬼子进城了。然后是流血的场面,死人的场面,都放了很多。”

张先生说,当时,在斯德哥尔摩的中国留学生也就一百多人,结果,差不多是倾巢出动,第二天,都到中国大使馆前面去游行示威了。

当时,在瑞典的游行,除了和中国关系不错的瑞典共产党,其它各个政党、人权组织、大赦国际等都参加了这次集会游行。正是在这次游行中,中国留学生喊出了“打倒共产党”的口号。

他说:“口号和国内差不多,但是突然有个女留学生喊了一声:‘打倒共产党!’结果没有几个人响应。”

“我本人年纪大一点,当时没有想到会镇压,还和年轻的留学生辩论。有记者来采访,说一定会流血。我说不至于吧,最多不过是再来一个76年的四五事件。我一般不太关心政治,连联谊会的活动都很少参加。”

张先生说,他的爸爸是个老革命,1941年就参加了新四军。他很早就离休了,但是,六四之前,他给中共高层写信,说邓小平不对。结果,被抓走关了九个月。张先生说,他父亲信中最严重的一句话,也就是“邓小平失信于天下”。

*平反六四非常困难*

那么,如何能解决六四问题这个死结和僵局?瑞典的张先生说,在对待学生运动上面,国民党和北洋军阀反而要比共产党好得多。他说,对于共产党来说,平反六四非常困难:

他说:“平反,往后退,共产党觉得,没有退路了,觉得就垮了。可能会想到这个问题,积怨甚多。我想,可能和这个有关。但当局在六四以后,在经济上给了知识分子很多好处,因此,党内、党外现在要求平反的压力和声音都比较小。”

*普通人无能为力*

深圳的赵先生也认为,大家都对六四事件有自己的看法,但是事情如何解决,大家都无能为力。他说:“我觉得,这就是暴力,武装镇压,打死学生,这是不对的。老百姓大多数都是这样看的。但是,不对,也没有办法。老百姓都是犬儒主义,不对,反正我有饭吃就行,反正我才不造反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