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法国将纪念诺曼底登陆60周年(04年6月1日) - 2004-06-01


再过几天,来自世界各地的十几个国家的领导人和数以千计的二战老兵将聚集在法国西北部的海边,纪念诺曼底登陆60周年。1944年的6月6号,盟军部队在法国的诺曼底胜利登陆,发动了那场导致二战在欧洲结束的战役。

60年前,17岁的男孩茹昂看到一队美国伞兵在一条黑暗的乡间小路上行军。在布满露水的田野上到处都是这支部队留下的降落伞。后来,那个小镇的居民用这些降落伞缝制了许多衣服。那些伞兵在1944年6月6号凌晨时分降落在茹昂的家乡,圣母教堂镇。这就是后来被称为诺曼底登陆的盟军战役的一个组成部份。

如今,77岁的茹昂已经退休。这个农民仍然胳膊粗壮,胃口也非常好。他坐在这个诺曼底小镇上自己家的厨房桌子边,回忆起1944年6月6号发生的一切。紧接其后的漫长的血战把法国从纳粹的占领下解放出来,并最终在一年后结束了二战在欧洲战场上的战事。茹昂说:“那些在那个6月的凌晨空降在圣母教堂镇的美国军人是茹昂第一次见到的美国人。他说,圣母教堂镇的居民当时正在等待英国军队来把他们从德国的占领下解放出来。没想到,来的是美国人。”

当法国准备举行大型庆祝活动纪念诺曼底登陆60周年的时候,茹昂和其他很多法国二次大战幸存者的记忆又被激活了。为6月6号纪念活动举行的烧烤、跳伞、以及缅怀演讲等等,让人回想起美法关系中一个不同的时期,那时候,美国的军事行动是受欢迎的。

在诺曼底广阔的海滩上和古老的村落里,世界各国领导人预计将传达和平以及促进大西洋两岸合作的信息,其部份原因是要弥合由于伊拉克问题而出现的严重分歧。在诺曼底,美国的国旗仍然和法国、英国、以及加拿大的国旗一起在二战公墓和纪念碑上空飘扬。象帕里斯这样的幸存者仍然把当年的美国军人当成英雄。帕里斯说,在盟军登陆的时候,他是一个年轻的公证员。6月5号晚上,他把收音机调到一个从英国播送的、由法国抵抗力量主办的晚间节目上。他听到掷筛子的声音。他说,那是登陆的信号。几个小时后,美国部队就到了。美国空降兵从在低空飞行的飞机上跳下来。

从1940年开始就占领圣母教堂镇的德国部队和美国空降兵交火。但是到6月6号凌晨,德国人就逃离了小镇。一面美国国旗在镇政府上空飘扬。圣母教堂镇成为第一个在诺曼底登陆中被解放的法国城镇。帕里斯说,法国人永远不会忘记是美国人把他们从纳粹的占领下解放出来,获得自由。

当年那些空降兵中有一个人就是马诺尼安。马诺尼安在二战结束后回到美国,当了警察。在二战结束40年以后,他返回诺曼底定居。如今,他坐在距离圣母教堂镇仅四公里的家中,回忆起当年最后一批德国兵逃离圣母教堂镇的情景。他说:“我小声对我的人说,准备好,德国人骑着自行车过来了。但我一下意识到他们并没有发现我们。所以我又小声告诉我的人说,如果他们不开枪,我们也不要开枪。他们正在离开小镇,让他们走吧。”

马诺尼安他们花了两天时间,一路躲避开重新聚集起来的德国部队的炮火,赶到了一座他们受命要保护的桥梁。他的这个排继续前进,一路追击撤退的德国部队,进入比利时,又进入了德国。1945年4月,马诺尼安被送回国。几个星期后,欧洲战场的战事结束了。

*法国人永远感激*

六十年以后,那些关于诺曼底登陆的记忆碎片仍然保留在圣母教堂镇的每一个角落。一些奇闻逸事也留在小镇公墓里的墓碑上。位于小镇中心的教堂仍然保留着一个美国空降兵的模型。这个空降兵被降落伞挂在教堂的塔尖上。这个模特是为了纪念在那次登陆中的一个美国伞兵。他降落在错误地点,然后就那样被挂在教堂上。

布什总统2002年访问了那个小镇,向在战斗中牺牲的军人表达了敬意。布什总统和法国总统希拉克计划在诺曼底庆祝活动前在巴黎碰面,争取弥合他们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分歧。在圣母教堂镇出售纪念品的塞列斯对伊拉克问题产生的不愉快的分歧能否很快解决表示怀疑。他说,这种分歧已经存在相当一段时间了。法国人对美国的崇敬已经消失了。但是,塞列斯说,圣母教堂镇的人将永远尊重象马诺尼安这样的二战退伍军人,将永远感谢他们在诺曼底登陆中把这里的人解放出来。

XS
SM
MD
LG